泓爱  

天乾地坤之【四】回帝都

风尘仆仆的越野车队驶入了帝都,即便此行出发前飞鹰曾三令五申进入主城区后必须低调,但这浩浩荡荡一连十数辆清一色的土色军绿还是惹的行人频频张望。

贪狼军第八军副师长飞鹰大校此刻正襟危坐于驾驶员身后的座位上,他将双手攥成拳头抵在双膝间,身子挺得笔直,他扭过头向左侧车窗外瞧去,路上有些行人认出了他们第八师的车标,正隔着车窗冲他们拼命挥着手。


——帝国连年战火不断,如今百废待兴,第八师是贪狼军中最为精锐的作战师,近些年来,他们在战场上创造了太多太多的奇迹,因而,他们是英雄,更是许多老百姓的希望。


副师长苏萧焕年纪尚轻,车队一路进入主城区后冲出来要同他们打招呼的行人更......

天乾地坤之【三】约定

“关于找寻你弟弟坤地一事,有消息了吗?”

乾天听到飞鹰问到这里,神色一黯下意识摇了摇头说:

“还没有,坤地五岁起被他们带走,辗转间已整整十年,至今还是杳无音信,这让下官有时不免会想——不知他……是否还在人世……”


“别灰心。”飞鹰见他垂着头黯然失色,伸出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事在人为。”话音一顿,年轻的大校想起了什么说:“明日就要启程回帝都述职了,这样……”苏萧焕抬起头,他向乾天看去说:“等述完职,我与你一同去找,所谓人多力量大,就先从当年的孤儿院入手!”

“长官……”乾天看着眼前这位亦兄亦长的年轻人,他心中感动无比,下意识还想说些什么,苏萧焕则已伸出手来再次拍了拍他...

通知

今晚更不出来 😂 骑车回到家后又被老爹闹出去进行了一些晚间家庭活动(叹气)……


番外第三章让我们明天见吧朋友们🥲


以及最近在家里,不是被先生叫出去晚间散步就是老爹要我陪他们“遛狗”(????)

😂虽然但是……心情层面上而言是很放松了,但是总觉得提前进入了退休生活真的有点儿负罪感。


再及,我其实确实还是愿意这么堕落下去的! 🤣


天乾地坤之【二】飞鹰

“哟,小乾,回来啦?”

不远外那精神矍铄年近五十的中年男人正在招呼警卫兵帮他搬运行李上车,他肩上的少将军衔十分显目,刚刚自营帐出来的乾天慌忙站定了身子冲着对方恭恭敬敬一记军礼道:

“牛师长!”

——贪狼军原第八师师长牛云,不日之前刚刚接到了帝都下发来的军令,委任其为帝都中央集团军第一参谋长,辅佐于大将莫鼎天左右。

牛云早些年原本就是莫鼎天交给贪狼将军秀文辅佐其左右之人,当贪狼将军慢慢培养起了自己的那批人后,便只把麾下第八师交给了牛云带队,但眼见着飞鹰这代人也日渐开始崛起了,牛云的回归便显得更加实至名归。


虽然日常和这位正儿八经的第八师师长交集并不多,但苏萧焕和乾天他们...

天乾地坤之【一】驱逐行动

*此常世者,或刚健之物,或柔性之顺,响名曰“乾坤”。


新历800年冬,在接连经历了东海峡保卫战,巅峰之战,北方驱逐战等大小战役后,帝国终于即将结束长达二十一年之久的风雨飘扬,对外大权的初步稳定给予了帝国高层们前所未有的作战信心。

乱世塑造英雄,连年不断的内外大小战役为帝国带来了一批年轻有为的将领们。

其中,时任贪狼军军长,年仅二十五岁的少将秀文授领中央下达文件,指派麾下最为精锐的第八作战师深入敌后,意图将小股残留的敌人自帝国的土地上驱逐干净!


严寒的冬日即将过去,帝国仿佛一只于东方沉睡中的雄狮,当她决意要发出怒吼的那一刻,必将是……震耳欲聋的!...


【十八、泪水】

“你跑去哪了?”

男人冷冰冰的话语将门口的少年问的下意识一颤。

奕天攥紧了双肩包背带,他低着头小小声说:

“我……我出去了一下……”


沙发中的男人抬眸间无声看他一眼,继而拿起紫砂水杯大步走至饮水机前,苏萧焕在饮水机前一边接着水一边头也不抬地又问:“出去哪了?”

——他往常甚是不喜这群孩子们跑去后山那边,总说后山那片地儿阴气太重。

“去……去……”奕天照旧立在门口攥紧了双肩包带低着头,少年人就这样结巴了好一会儿才小小声说着:“我到山南去看了看大伯他们……”

正在接水中的男人骤然间剑眉紧蹙,他面色极为阴沉的转过头来,呵斥:“不是节日不是祭日的,大晚上你没事做一个人往那...

Q:太太,秀文和苏大谁是攻啊(好奇jpg.)(狗头jpg.)

老苏:啥意思?看不懂。

秀文:你想当啥哥哥都依你。


知道真相后的老苏:请滚,谢谢。

Q:我推测寒二和秀文都爱的是苏爹

寒毅:????

(老婆孩子热炕头他不香吗?如果这些不香,家国天下是香的……)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