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通知

今晚更不出来 😂 骑车回到家后又被老爹闹出去进行了一些晚间家庭活动(叹气)……


番外第三章让我们明天见吧朋友们🥲


以及最近在家里,不是被先生叫出去晚间散步就是老爹要我陪他们“遛狗”(????)

😂虽然但是……心情层面上而言是很放松了,但是总觉得提前进入了退休生活真的有点儿负罪感。


再及,我其实确实还是愿意这么堕落下去的! 🤣


天乾地坤之【二】飞鹰

“哟,小乾,回来啦?”

不远外那精神矍铄年近五十的中年男人正在招呼警卫兵帮他搬运行李上车,他肩上的少将军衔十分显目,刚刚自营帐出来的乾天慌忙站定了身子冲着对方恭恭敬敬一记军礼道:

“牛师长!”

——贪狼军原第八师师长牛云,不日之前刚刚接到了帝都下发来的军令,委任其为帝都中央集团军第一参谋长,辅佐于大将莫鼎天左右。

牛云早些年原本就是莫鼎天交给贪狼将军秀文辅佐其左右之人,当贪狼将军慢慢培养起了自己的那批人后,便只把麾下第八师交给了牛云带队,但眼见着飞鹰这代人也日渐开始崛起了,牛云的回归便显得更加实至名归。


虽然日常和这位正儿八经的第八师师长交集并不多,但苏萧焕和乾天他们...

天乾地坤之【一】驱逐行动

*此常世者,或刚健之物,或柔性之顺,响名曰“乾坤”。


新历800年冬,在接连经历了东海峡保卫战,巅峰之战,北方驱逐战等大小战役后,帝国终于即将结束长达二十一年之久的风雨飘扬,对外大权的初步稳定给予了帝国高层们前所未有的作战信心。

乱世塑造英雄,连年不断的内外大小战役为帝国带来了一批年轻有为的将领们。

其中,时任贪狼军军长,年仅二十五岁的少将秀文授领中央下达文件,指派麾下最为精锐的第八作战师深入敌后,意图将小股残留的敌人自帝国的土地上驱逐干净!


严寒的冬日即将过去,帝国仿佛一只于东方沉睡中的雄狮,当她决意要发出怒吼的那一刻,必将是……震耳欲聋的!...


【十八、泪水】

“你跑去哪了?”

男人冷冰冰的话语将门口的少年问的下意识一颤。

奕天攥紧了双肩包背带,他低着头小小声说:

“我……我出去了一下……”


沙发中的男人抬眸间无声看他一眼,继而拿起紫砂水杯大步走至饮水机前,苏萧焕在饮水机前一边接着水一边头也不抬地又问:“出去哪了?”

——他往常甚是不喜这群孩子们跑去后山那边,总说后山那片地儿阴气太重。

“去……去……”奕天照旧立在门口攥紧了双肩包带低着头,少年人就这样结巴了好一会儿才小小声说着:“我到山南去看了看大伯他们……”

正在接水中的男人骤然间剑眉紧蹙,他面色极为阴沉的转过头来,呵斥:“不是节日不是祭日的,大晚上你没事做一个人往那...

Q:太太,秀文和苏大谁是攻啊(好奇jpg.)(狗头jpg.)

老苏:啥意思?看不懂。

秀文:你想当啥哥哥都依你。


知道真相后的老苏:请滚,谢谢。

Q:我推测寒二和秀文都爱的是苏爹

寒毅:????

(老婆孩子热炕头他不香吗?如果这些不香,家国天下是香的……)

Q:此心还会有更新吗?

此心要等。

(毕竟我怕正追《同行》的小伙伴们大刀飞我……)

【十七、无字灵牌】

冰冷的水从他那乌黑的发丝间悠悠淌落……

少年人用一只手轻扶着洁白的瓷砖墙,他拥有着匀称的身段和一身优美内敛的肌肉线条。眼下,这十五六岁的少年正深垂着首,任喷头中哗哗的冷水流顺着发丝流过他的脸颊,继而向他那布满了无数青斑伤痕的身体淌去。


奕天就这样深垂着首将自己置身于冰冷的水流下冲了好一会儿,然后他突地抬起头来,仿佛打气一般用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他努力的扯出了一个微笑,抬头对着镜子中的自己说:

“加油!”

——镜中的人儿甚至还青肿着一只左眼,那模样实在狼狈极了。

少年人不再盯着镜中的自己,反是伸出手去扯下了洗漱间外一条洁白的毛巾囫囵吞枣地一阵乱擦,继而穿戴好衣物便离开......

【十六、回来吧】

少年是以丙道第八外勤队长的身份出席会议的,所以眼下这称呼自然不能开口乱叫。

“主……主子……”

奕天结结巴巴开口,继而上前一步单膝跪倒于地讷讷道:

“我……属下是在……”


“谁派给他的椅子?”

长身立于台上的男人却看也不看他,反而抬起头去质问会议室最后方站着的服务人员。

先前遵照严队长命令搬来椅子的年轻人傻傻站了出来——对方看起来年龄并不太大。


“你是看不见他的衣着还是看不清他的配饰?这屋子里该摆几副桌椅你不清楚?”

长身而立的男人面色如铁厉声质问。

“主子,此事是属下叫他……”

严队长见状正要说话。

“我问你了?”

男人阴沉着脸蓦地打断......

【十五、暗狱之主】

奕天拖拽着变得僵硬的身子慢慢向那一片黑暗中踱步而去,他的眼睛渐渐开始能习惯搏击室里的亮度了。


在搏击室较为靠里的地方,那儿搁置着一把年代较显久远的小叶紫檀椅,紫檀椅雕工精美,通体由一块儿整木打造,眼下,椅中正坐着一位身穿纯黑素衣的男人,坤地则笔直跪于这男人的身前。

这男人看上去年龄约摸四十来岁,手持一把铁力木银杖,眼下他正阖着眸子坐于紫檀木椅中闭目养神,这样的坐姿若换在游家现任家主游公爵身上便会令人觉得慵懒无比,可眼前的这个男人……哪怕是在闭目小憩,他都仿如一把隐去锋芒的宝剑——即使隔着剑鞘,亦有寒光刺目!


只是……


奕天第一眼看到的却是...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