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Q:此心还会有更新吗?

此心要等。

(毕竟我怕正追《同行》的小伙伴们大刀飞我……)

【十七、无字灵牌】

冰冷的水从他那乌黑的发丝间悠悠淌落……

少年人用一只手轻扶着洁白的瓷砖墙,他拥有着匀称的身段和一身优美内敛的肌肉线条。眼下,这十五六岁的少年正深垂着首,任喷头中哗哗的冷水流顺着发丝流过他的脸颊,继而向他那布满了无数青斑伤痕的身体淌去。


奕天就这样深垂着首将自己置身于冰冷的水流下冲了好一会儿,然后他突地抬起头来,仿佛打气一般用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他努力的扯出了一个微笑,抬头对着镜子中的自己说:

“加油!”

——镜中的人儿甚至还青肿着一只左眼,那模样实在狼狈极了。

少年人不再盯着镜中的自己,反是伸出手去扯下了洗漱间外一条洁白的毛巾囫囵吞枣地一阵乱擦,继而穿戴好衣物便离开......

【十六、回来吧】

少年是以丙道第八外勤队长的身份出席会议的,所以眼下这称呼自然不能开口乱叫。

“主……主子……”

奕天结结巴巴开口,继而上前一步单膝跪倒于地讷讷道:

“我……属下是在……”


“谁派给他的椅子?”

长身立于台上的男人却看也不看他,反而抬起头去质问会议室最后方站着的服务人员。

先前遵照严队长命令搬来椅子的年轻人傻傻站了出来——对方看起来年龄并不太大。


“你是看不见他的衣着还是看不清他的配饰?这屋子里该摆几副桌椅你不清楚?”

长身而立的男人面色如铁厉声质问。

“主子,此事是属下叫他……”

严队长见状正要说话。

“我问你了?”

男人阴沉着脸蓦地打断......

【十五、暗狱之主】

奕天拖拽着变得僵硬的身子慢慢向那一片黑暗中踱步而去,他的眼睛渐渐开始能习惯搏击室里的亮度了。


在搏击室较为靠里的地方,那儿搁置着一把年代较显久远的小叶紫檀椅,紫檀椅雕工精美,通体由一块儿整木打造,眼下,椅中正坐着一位身穿纯黑素衣的男人,坤地则笔直跪于这男人的身前。

这男人看上去年龄约摸四十来岁,手持一把铁力木银杖,眼下他正阖着眸子坐于紫檀木椅中闭目养神,这样的坐姿若换在游家现任家主游公爵身上便会令人觉得慵懒无比,可眼前的这个男人……哪怕是在闭目小憩,他都仿如一把隐去锋芒的宝剑——即使隔着剑鞘,亦有寒光刺目!


只是……


奕天第一眼看到的却是...

与晨读共舞

每次葳哥儿或静姐来找我写关于晨读群的招募帖时,我都会感到“压力山大”,一方面,这些年随着年龄渐长,越发觉着持久地去坚持一件事是多么的不易,另外一方面,他们总说我的招募帖写的“十分动人”,我却渐渐明白了人当虔诚下拜,见此方天地方能见那众生万物。


不敢在关公面前耍了大刀,故而求助于晨读群里的老伙计们帮了这个忙,这张招募贴多的不说,只请目前在晨读群里坚持至今的大家伙一起同各位聊聊:

*注:以下排名不分先后。


小葳:

嗨!亲爱的朋友,我是小葳,自晨读群成立以来,见证许多人的成长与蜕变,私以为阅读是一场安全的冒险,加入这场冒险,将会站在不一样的高度、看见全新的视野...

【十四、进来】

“天儿……”

紫妈妈说话永远有着独属于她的温柔,奕天甚至能想象出母亲此刻正在电话那边柔柔微笑着,然后,母亲用一种温柔却坚定的声音说:

“哥哥当然会回来的,妈妈同你保证。”

不知怎的,奕天觉得在此之前一直悬着的心突然就落在了地上,他忍不住地勾起嘴角,握紧了手机狠狠点了点头答:“恩!”


至此,紫妈妈又在电话那头唠叨起儿子的近况,再三叮嘱儿子要好好吃饭,晚上睡觉要盖严实被子,在学校里不要和新同学起矛盾……

总而言之,皆是一堆鸡毛蒜皮的絮叨。

奕天一边喝着芸豆猪手汤一边随口应着,母亲大多数的絮叨眼下都飞去了不知哪个外星,直到紫教授那边似乎拿到了一份底下人递来的资料,紫妈妈接...

【十三、电话】

今天高层食堂这边掌厨的刘婶是三年前紫教授带到暗狱里来的。


刘婶的家人走得早,她人长得不是很漂亮又有些跛脚,亏得人勤快还做得一手好菜,后来便嫁了个同村的男人。

日子起初不见怎样,但二人结婚没出两年这男人便本色尽显,不光酗酒凶猛不说还彻彻底底是个赌徒,二人结婚后的第三年,这赌鬼加酒鬼便将刘婶早年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家本败了个尽,及至后来从刘婶这儿要不到钱时甚至还动不动棍棒加身。


紫教授是在一次下基层考察药材基地时遇到的刘婶,那次考察因为要测试药性,紫教授便在村落里多住了些时日,毕竟身为女子诸多不便,村书记便将刘婶指给紫教授伺候左右。

一来二去间二人便熟络了,女...

【十二、自由通路】

自由门前设有一间专门进行出入登记的门房,暗狱在这儿设立它却并不是因为警备,而是为了……

“小少爷,回来啦~”门房中的大叔探出头来同少年打了声招呼。

“恩……恩。”奕天有些腼腆的笑了笑,继而很是不好意思的挠挠脸颊拿起地上自己的双肩包说:“徐叔叔,这个月的生死契我应该不用再签了吧?”

——凡是第一次或者时隔三个月后想要再次进入自由门的人,都需要在门房徐叔这里签订一份生死契,合同里的条款简单极了:甲方(进入者)为自愿进入自由门及其后通路,此后遇到一切意外情况乙方(暗狱)概不负责。


“不用啦不用啦~”门卫徐叔大手一挥说:“您快些进去吧,这已经快过了饭点了,早晨坤地大人回来的时候...

【十一、自由门】

奕天最终也没能劝动游小真同他一起回去,他明白,对已经打定了主意的公爵大人来说,所有的语言都是苍白的。


少年回抱了他四哥一下,郑重说道:

“保重,四哥。”

游公爵在微笑,他拍拍弟弟肩膀的同时点了点头沉沉回应:

“天儿,照顾好自己,记得帮我同师父师娘问声好。”

话音微微一顿,游公爵……不,游小真想到了什么又笑:

“你嘛……就健康快乐,至于他们,四哥跪禀师父师娘万福金安。”


奕天没忍住的笑了,他立于游小真身前站定身子,下意识拽了拽了身上的包带,这才看向兄长问:

“你一定会回来的,对吧?”

微笑中的游小真沉沉点了点头,他说:

“对!我一定会回去的,到...

【十、考核】

自动车门缓缓滑开,柔柔的光线紧随着打亮了一些,奕天当先走下了车,游小真便陪在他的后面随他一道儿站在了车外。


奕天自然而然的走在前方打算给他四哥带路的时候——

“天儿。”

游小真突在后轻声唤他,奕天愣了愣,背着黑色的双肩包转头向四哥看去。


游小真仰起头,他向奕天欲要前行的远方遥遥望了一眼,面上的笑意依旧是云淡风轻的:

“四哥就不去了。”

奕天赫然一愣,他傻傻看着游小真下意识惊道:

“四哥?”

——哪有转眼三年不见,如今经家门却不入的游子?


小真笑着走上前来,他伸出手去,帮眼前这个几乎已同自己一般高的弟弟理了理衣领,继而他又十分耐心的帮后者捋平了那微微有些洗的发白的黑...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