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三十五、回家(二) 】

游小真走出车门的时候,才发现初秋的天开始淅淅沥沥下雨了。


暗狱基地坐落在度假村中,四周都是山岭地,所以一年四季气温都要比市区里低上那么几度,更何况此刻这淅淅沥沥的小雨一下,游家家主在这样一片雨色中突然就闻到了初秋的气息。


家主大人驻足于车外沉默着环视四周一切,也不知怎的,这些年来明明淌过了大风大浪的心再也无法克制地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涟漪,他无声沉眸间向四野看去,这一眼仿佛看过了太多的星辰流转也看过了太多的岁月如梭……


一柄大黑伞“啪”的一声撑开在了他的头顶,撑伞立于他身后的云澜也不说话,继而便又有人将一件大大的风衣盖上了他的肩,游小真微微一愣...

【三十四、回家】

游家家主这天晚上的生活过得实在有点惊悚。

虽然从很小的时候起游小真便已习惯了来自各方的威胁,但似乎从来没有一次,动手方能够做的如此干净利落。


游家的护卫队里不乏高手,更何况他的身边还有阿掩阿鬼两个名副其实的世界级高手,但这天晚上,仿佛是说好了一般,阿掩阿鬼全都在最合适的时间被支了出去。


游小真被蒙上双眼绑了手脚塞进车里时开始做推测,对方实在是太了解自己身边的安保配置了,如此利落的手法及行动安排,无一不显示着对方极高的专业性来。

他一时有点儿想不通——毕竟这样水平的组织一般来说都是榜上有名的,他们不可能轻易会对自己出手,不过游家家主自有自己的打算,即便被人...

【三十三、绑个架吧】

奕天本来是想出去借接待前台的座机的,一转眼间却发现VIP病房中配置十分齐全,他心中不由想就这先前父亲还叫自己出去给刘婶打电话,明明在房间里打不是更方便些?


当然这还是一件敢怒不敢言的事,他默默走到沙发旁的座机电话前按开了免提,继而拨通了一个手机电话。

这个电话是游家家主的私人号码,知道这个私人电话号码的人如今整个帝国也超不过十个人,但座机里此刻传出来的一直都是忙音——电话那边没人接。

奕天突然觉得父亲适才的推断可能所言非虚——毕竟游小真的这个手机号码是专门为了家人而存在的,一般来说都二十四小时不关机且从来保持着畅通的状态。


少年愕然转头向夫妻二人看去,男...

【三十二、新闻】

奕天知道,只要那名被父亲调走的护卫可以回到自己身边,那么父亲身上事关绝杀的问题便一定会有解决方法。既然心中初步有了一些计划,少年人便觉得那个心头仿佛一直悬着的大石头现下短暂的落了地。

他此刻依旧单膝跪倒于地,想到这儿不由可怜兮兮地偷向父亲瞧了一眼,这个可怜十足的表情所表达出的情绪再简单不过了:我……可以站起来吗?


刚刚才被母子二人齐齐将了一军的苏萧焕见状冷哼一声,但妻眼下刚回来不久,之前的事儿不看僧面还要看佛面,便一时间颇没好气道:“还不过去搬个凳子来给你妈妈坐。”

奕天一听这话乐了,床边上有沙发,他自是不可能叫母亲坐板凳的,便“噌”的一声站起身来后拍了拍沙发扶手看向母亲...

【三十一、除你之外】

孩子出门之后,男人就这样静静,静静躺在病床之上,他的呼吸有些短促,显然身子还是极其不舒服的状态,他用一只大手紧紧握住妻子放在身侧的手,好一会儿后他道:

“这次出去有碰到什么有趣的事吗?”

紫眮用两只手一起握着丈夫左侧的大手,她明明是想微笑的,却下意识红了双眸轻声说:

“有点儿忙,食人俸禄替人办事,也不光要处理个人私事。”

病床上的男人在无声无息间点了点头,他握着妻子的手突然想起什么轻声道:

“记得年轻的时候,有好些家伙追求你,也不知道那群家伙们现在怎么样了?”

男人的话音一顿,他慢慢转头看向妻子说:

“我记得,你和其中一个一直还保持着联系,不知道……”

“苏萧焕!”

紫眮是何...

【三十、苏醒】

少年一步三阶的飞奔,人还没走出住院部,却和门口处抽烟踱步中的身影撞了个满怀!

对方赶忙伸出手来扶了他一把愕然:“小少爷?”

“乾天叔?”奕天叫这人撞的痛死了,眼前此人似乎无论什么时候都像钢铁打造而成的一般,等等,少年突然有些发蒙,这回忍不住问对方:“您是不是也曾注射过‘绝杀’药剂啊?”


这回轮到尚且捏着烟蒂的乾天愣住了,他将手中燃烧中的烟蒂按灭在了手边的垃圾桶上,先是蹙眉瞧了少年一眼,继而下意识又抬起头向看不见的主楼上看了一眼,这才一把将少年往角落处拽了拽说:

“是夫人告诉您的吗?”

少年还没来得及答话,轻拽着他的乾天已一脸谨慎的又说:

“主子应该还没醒,所以并不知...

【二十九、绝杀计划(四)】

“数据显示,被注入‘绝杀’药剂的人存活率有万万分之一,也就是说,一万万人中会有一个人,他拥有着可以产生对抗‘绝杀’药剂的抗体基因。”

紫眮话说到这儿,看着眼前同样蹙起着眉头的孩子解释说:

“妈妈这些年来经常就去外地出差也是因此,妈妈一直在寻找,在寻找这个存在几率只有万万分之一的人,在寻找这个可以救你父亲一命的人。”


奕天眉头蹙的更深,看向母亲轻声说:“那您有试过我们吗?我们会是吗?”

紫眮先是摇了摇头,继而她露出一抹苦涩的微笑说:“妈妈在三年前之所以会接受了二院院长的邀请,来做他们的客座教授主要也正是因为这所医院拥有着帝国最丰富的血库……”

紫妈妈说着话,她看向孩子说...

【二十八、绝杀计划(三) 】

“地下机构被紧急封锁,为控制事态继续蔓延扩大,三天之后,以你父亲为首,帝国当时最为年轻的三位将级军官共同接到了一个名为‘绝杀行动’的任务计划。”紫眮话说到这儿,她转过头来静静看着眼前的孩子慢慢说道:“接下来妈妈要说的事儿,是一段已被尘封了太多太多年的辛秘,是一段关于你父亲他的过去,当然也是——”

话说到这儿,紫眮轻轻叹了口气,她说:

“他从传说中的飞鹰中将坠入暗狱从而被迫成为暗狱之主的原因,这件事的起因要从……”


“妈妈!”

奕天突然握紧了母亲的手并打断了后者的话,紫眮愣了愣,下意识地向眼前孩子看去——

“我可以暂时不听吗?”

话虽是个问句,转头静静看向男人的小脸此...

【二十七、绝杀计划(二)】

“说起绝杀这项行动,就同样必须提及十五年前发生的另外一件事儿。”紫眮看着眼前孩子慢慢说道:“这件事儿同样也是你爸爸他不想告诉你们这些孩子真相的原因之一——这件事跟我有关系。”

紫眮说到这儿慢慢低下了头,奕天微微一愣,他发觉母亲的神情突然变得有些黯然了。


“妈妈也出身于军部,后来官至首科办的最高科研院长,妈妈当时负责着军部一切特殊科研项目的审批以及随后的安全道德测评。”

紫眮说到这儿话音微微一顿,她看着眼前的孩子平静地说道:

“这个名义上的特殊科研项目部,有着另一个通俗易懂的别称,它叫‘生化武器科研部’。”

紫眮的话音微微一顿:

“这个部门的加密级别在整个军部中都是首...

【二十六、绝杀计划(一)】

奕天傻傻看着身侧一身白大褂的景医生,他忍不住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片刻——

“三哥……你……你刚刚说什么?”


“你看……”多年来培养出的职业素养使此刻的景医生平静异常,他指着化验单一字一句说:“白细胞含量只有正常人体内的十分之一,红细胞却高的离谱,帝都位于零海平面,师父体内这个红细胞含量通常只有海拔四千以上出现高原反应或大面积烧伤时才会这么夸张,血红蛋白有明显的病理性升高,此外,淋巴细胞……”

景云看着少年手中那张几乎所有数值都在深红色条幅之内的化验单,话说到这儿他突然有些说不下去了……

一身白大褂的景医生张开大手狠狠捏了一下额头两侧的太阳穴这才勉强继续说了下去...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