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二十二】另类的爱

虽然在里面捶乾天那会儿苏萧焕就把基本情况问的差不多了,但冰玉眼下处于什么都不知道的状态,眼下是三人还在山洞内难得没有外人的时光,苏萧焕看向乾天时明显脸色就没那么好了,他抬起手来一指乾天,冷着脸说:

“你把情况具体和冰玉大校汇报一下,她有点儿事要去找余载华。”

和冰玉大校汇报工作绝对比给自己长官汇报工作舒服多了,乾天秉持着这样天真的看法站得笔直继而冲冰玉大校敬了一礼后开口汇报:“报告长官,我侥幸成为了沉梦三号小队的队长,领任务时刚好发现了余载华的第五技术队那边发布了一项任务,说需要有人前来接帝国的某位高官,所以我就领着任务来了!”

“怎么个侥幸法?我听你家长官说你也就比他早进来没几个小时?...

【二十一】嫂子

乾天在里面整理着装的时候,冰玉大校扶住了这抹走起路来尚且有几分蹒跚的身影,她沉默了片刻还是没忍住开口说:

“虽然我知道你们作战部队的教官中十个有八个都打人,但像你这样亲自拎起皮带的指挥官倒还真挺少见的。”

“我自十四起就进入二哥的贪狼特战部队了,军队里那群五大三粗的爷们可从来都不在乎年龄这种东西。”苏萧焕说话淡淡的,就仿佛他在谈论的并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那般:“二哥那时候已经是贪狼特战队的队长了,而作为我,我是老师义子的同时又是二哥的弟弟,只要迈入进军营势必是光芒万丈万众瞩目的,可哪会有人愿意服气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孩呢……”

冰玉大校听他淡淡说到这儿,下意识蹙起秀眉向他看去——试想...

【二十】又见乾天

在等待余载华派人来接他二人接下来的时间中,冰玉大校一直都不怎么搭理某个其实并没做错什么的年轻人——后者也压根不知道要该怎样才能去哄好这个“莫名其妙”就生气了的姑娘,事实上,对方这几天来骂自己流氓的次数可能比自己二十来年的人生中加起来的都要多……

好在这样的尴尬的时间持续的并不太久,在听到洞穴外有脚步声的动静后,二人几乎是不约而同抬起头相视了一眼。

来了!


苏萧焕有些艰难的从原地站起,站到一半的时候冰玉大校冷哼了一声走过来搀扶起了他,他弯起唇角,打算用不太多见的微笑向对方表达一下谢意,后者却压根就不搭理他。

某个好不容易才竖起了耳朵和尾巴的大金毛仿佛在一瞬之间耳朵和尾巴又...

Q:高中一个距离远新建(师资好生源好,但第一届风险大),一个较近(师资不确定,风险较小,较稳定),怎么选

看个人性格,我这个人比较喜欢挑战(不明白为什么从来喜欢迎着困难上),生活中容易给自己增添很多困难,但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惊喜。


如果随遇而安求稳的性格,就不要犹豫选第二种。

【十九】行动前期

当水滴顺着潮湿的山洞内一竖奇丑无比的钟乳石滴落在飞鹰大校脸颊上时,他慢慢睁开了眼……

全身上下到处都在疼,但这种疼显然没能压盖过眼下他的惊愕——他惊愕于怀中的这抹柔美身影,冰玉大校在他怀中睡得正香,此刻甚至还有一只手是轻轻覆在他额头上的,他的余光看到了掉在身旁的那块儿尚余酒味的布块儿——那是冰玉大校整宿帮他擦拭过额头和脖颈部的东西,这使得他的高烧一夜就退了下去。


他感到心中有一处说不出的地方被悄悄触动着,这种感觉很是特殊,有点儿酥麻,又有万般的怜惜,他害怕惊醒怀中的这抹倩影,甚至觉得眼下身上所有的疼痛一瞬间全都不翼而飞了!

苏萧焕看着眼前十分普通的睡颜,突然觉得世界上最好...

泓爱与我2.0版

 首先欢迎每一位新老朋友的到来。


我叫泓爱,不管你们是通过山中也好晓白也罢,或者这段时间内我一直在大修以及尝试添入新番外的同行从而认识我的,我是这些作品的作者,打过防伪码的那种~(笑~)


之所以要写这个自我介绍的2.0版,是因为经常会有古灵精怪的小伙伴在后台私信我,比如以下这种:

“秋大大你需要学生吗?”


我基本上看到这种私信都是懵逼三连的。


熟悉我的朋友们知道,现实生活中,我是一个尚在求学中的在读博士生。

我的生活偶尔一团乱麻,偶尔焦虑挣扎,偶尔不得不硬着头皮挑灯夜读,当然了,偶尔……我也会徜徉在学术的海洋...

【十八】拥抱

眼前女子放声痛哭的瞬间,苏萧焕则十足的手足无措,他下意识伸出惯用的左手想拍拍她的头,但刚刚举起左臂的一瞬间断裂处撕心裂肺的疼便使得他原本没有多少血色的面容更加苍白了……

他咬紧牙关,任凭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角滑落,继而,他不动声色的换出右手伸出,他轻轻缓缓地拍了拍冰玉的头,然后他极小声说:“对……不起……”说完这三个字后,苏萧焕说不出更多的话了,也不知道更多的动作会不会让对方觉得自己太过于轻浮,所以想了想后还是老老实实的问:“我……我可以……抱抱你吗?”

冰玉大校原本的失声痛哭早在他轻拍她的脑袋那会儿便化作了小声的哽咽,在听到他像个傻瓜一样问出了这样一句话后……

“噗……噗嗤……”

破涕...

【十七】杀生

常年在刀尖上舔血的雇佣兵们拳劲不是开玩笑的,外加了拳刺这种道具后苏萧焕只觉得对方的每一拳都快要将自己的五脏六腑捶碎了一般!

再又是一拳吐出一口血沫并再次被身后之人推回了阿大身前后,苏萧焕的眼前开始发花,双膝一软间噗通一声单膝跪倒在了地上,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濒临极限了……


阿大见这人全程闷着声挨打竟是一个疼字也不吐,眼下山洞中起先还在起哄的手下们此刻仿佛也被眼前这幅“钢筋铁骨”一般的躯体震慑到了,山洞中除了年轻人单膝跪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息声外,竟一时间什么声音也没有了。

阿大作为雇佣兵们的首领,绝不能允许这样的挫败存在——虽然一口一个兄弟的叫着,但日常刀尖嗜血的雇...

【十六】被抓

就在冰玉大校并不知道要该如何回答对方这句突如其来的邀请时——

“别说话!”

苏萧焕突然扬手一把打灭了二人眼前的篝火并扯着冰玉的手一起躲到了一块巨石后。

冰玉下意识一愣,不知道这人突然发的什么疯,刚想开口问句什么时便听到了离二人不远外一阵儿窸窸窣窣的对话声:

“刚刚是这边传出了火光和烟对吗?”

黎明尚未到来,略显灰暗的天色下,有五六名扛着猎枪的男人出现在了不远外。

“大哥,虽然狮王过吩咐咱们,说要咱把那群不走寻常路试图不通过争抢木屋就蒙混过关的小王八蛋们给干掉,但哪会有人不怕他的那群狮子啊,我看他真是想多了!”

这些人已经快要走到篝火处了,苏萧焕这回看清了说话的是六人中那个最矮的小...

【十五】黎明之前

苏萧焕并不知道眼前之人要打算如何去“成为规则”,但冰玉大校眼下已经开始仰首瞧着他二人所在的山岩最高峰处说:“天亮之前,你能爬的上去吗?”

苏萧焕顺着她的目光瞧去,山岩陡峭,有些地方几乎已经接近九十度的垂直状态,事实上这对于他而言都是一份挑战,但他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轻轻说着:“可以。”
“外界传闻,飞鹰大校素来行事稳健,你应该不是在逞能吧?”冰玉蹙眉,向他看去。

苏萧焕没有说话,反而蹲下身子开始检查自己的鞋带,在确定一切都没有问题后,他神色淡然站起身来仰头看着面前陡峭的山峦说:“可以就是可以,不可以就是不可以,有重要的人在等我回来,面对危险,我从不以命相搏。”

冰玉的眉峰一时蹙的更深了,她当...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