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十四】沉默

两位年轻人很快就跑出了狮群的伏击范围内,苏萧焕惊魂未定转头看向身侧这个即使在经历了一场生死之后却依然冷漠如常的年轻身影——

他不明白,他甚至不太确信这到底是不是仅仅是自己的某种错觉,但他总觉得这个年轻有为且被外人称为天才的大校身上似乎总有一种置生死于度外的……那是该被称为某种决意吗?


二人就这样沉默着在夜晚的密林中又行径了一段时间,许久,冰玉大校突然转头向苏萧焕看来,她蹙起秀眉问他:

“你怎么知道我顺走了刀疤脸的打火机?”

“你给他钱那会儿。”苏萧焕静静回答:“不过是递钱罢了,完全没必要贴对方那么近吧?”

冰玉大校听他说到这儿并没有答话。

苏萧焕同样沉默了一会儿,他...

【十三】狮王

“欢迎各位的到来,我是各位接下来一个月中的‘引路人’,我叫狮王。”

就在冰玉大校实在不知道到底该怎样去接年轻人的那一句“我会保护你”时,即便天色已黑,隧道外却早已有一男子等候他们多时了。

所有人的注意力便都被月色下那手持银杖腿边更卧着一只巨大雄狮的异眼男人给吸引了过去,说是异眼其实颇有几分不确切,事实上,这声称自己名为狮王的男人半张脸眼下都掩盖在一只银色的假面之下,而透过银色假面他看向众人的那只异眼——

苏萧焕下意识皱眉,银色假面下的是一只棕黄色的眼睛,这只眼睛眼仁极小,倘若定睛看去的话,就仿佛……这是一只狮眼吗?!

“果然,她已经成功了……”

冰玉大校在看到眼前这拥有着一只狮眼的男...

Q:大大,写完老父亲的番外的话,是会接着更卷四的情节之后吗?怎么办,又想看卷四后又想看晓白山传,太贪心了

写完老父亲的番外会继续跟着修卷三的内容(我应该没记错我在修的是卷三对……吧?)

坑多不怕,一路同行(顶着锅盖开溜~)

【十二】冰玉

外出任务时被人叫破了身份其实是非常危险的事情,但奇怪的是苏萧焕眼下内心中竟还隐隐多了一些欣喜的感觉,他不明白这样的欣喜出自何方,但他快步追上了那个已经半个身子步入隧道中的人儿说:

“你……我要怎么称呼你才好?”

时倪蝶淡淡斜他一眼,脚步停都没停说:

“随你便,你们第八师隶属作战部队,未来……我不会也不能同你有太多的交集。”

她在说话的时候只给了苏萧焕一抹侧影,苏萧焕看着这略有几分熟悉的侧影突然啊了一声说:

“我想起来了,那天晚上的授勋仪式上,你是帝国最高科研技术部的,你当时在看一本叫做什么……《热工流体数值计算》的书,勋表特别多,外加你的级别资历别章为红色底纹,所以你也是一位大校……...

Q:哎嘿秋,我明天中考,不知道秋当年中考的时候啥样子紧不紧张?反正我是比模拟考还放松…嗯,祝我好运吧

不太好运一直没能拥有过“考试紧张症”,但我们那个年代的升学率确实也和现在没法比……(手动笑哭)

尽力而为就好  享受当下~

Q:请问《此心》还有后续吗?

会哈 但最近在写同行 暂时不太有时间写此心

【十一】沉梦考核(始)

一行四人出了门,管事儿的开始在前面介绍基本情况了:

“我们沉梦的杀手可不是好当的,今天晚上你们都好好休息,明天再带你们到大本营里进行体能测试,这测试通过不了的人啊,最后会被……”

管事儿的在前面絮絮叨叨的,苏萧焕却全程都没进去几句,眼下,他的注意力全部被身旁那个自称时倪蝶的时姑娘吸引去了,走了再几步后,时姑娘忍了一路他的注视,忍不住蹙眉转头向他看来。

“咳……咳咳咳……”也不知怎的,苏萧焕下意识的一阵儿猛咳,继而略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微有些尴尬道:“那……那什么,谢谢你啊,叫你破费了,那个钱……之后我会还给你的。”

时倪蝶看他一眼,表情冷清的要命,她一改先前在大汉面前的能言善...

【十】时倪蝶

苏萧焕在听从管事之人命令出门的时候,专门停下身来等了等最后那位其貌不扬的姑娘,这女孩儿挺有意思,她在听到了门外有人的呵斥声后,走的不紧不慢,既不凸显出她的独特,但也不会扭扭捏捏等到最后才出门。

苏萧焕跟在她的身后倒数第二个出了门,出门后,走过一条乌漆墨黑的甬道,管事之人将他们带入了另一个房间中,这个房间不如刚刚那个那么黑了,房间摆着一张像是刑讯桌的金属桌子,正有一位满脸横肉的大汉坐于桌后。

“哭什么哭,给你妈奔丧啊?!”刚刚管事之人说话间踹了一直哭哭啼啼的姑娘一脚,苏萧焕下意识皱眉,正想挺身而出说句什么时——

“对不起啊对不起……这位大哥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大人不记小人过……”那个先前他注意...

【九】沉梦

要抓沉梦的主人可不是开玩笑的,但苏萧焕很显然压根就没把进来前秦寿昇的那翻谏言当回事——毕竟后者的话实在是太密了!


柳如是有一瞬间真的觉得眼前这个长相还不错的年轻人脑子八成是有点儿问题的,但后者一本正经的模样又令她多少有些不忍心道破这个事实,秉持着这么好看的皮囊可不能让上面那群人给糟蹋了的心思,柳如是还是耐心说道:“这位……苏小爷,我劝您还是断了这样的心思吧,沉梦的主子可不是您这类公子哥能够惹得起的。”

——作为一个老江湖,柳如是当然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苏萧焕自报家门时的苏字。


苏萧焕一本正经瞧着她,先是皱皱眉,继而干脆摸出了自己全身上下最后的家当来全部拍在了...

【八】暗狱之主

“小爷不妨给我交个底儿吧,您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呢?”

年仅二十一岁的苏大校虽然久在沙场中沉浮,但面对着像是柳如是这样的“黑大姐”仍是太显稚嫩了,他于无声处暗自吞了口唾沫,就像是要给自己壮声势一般照例面无表情地说:“这不关你的事。”


同一个夜里,好不容易才处理完了第八师内务的秦寿昇站起身来长长伸了个懒腰,就在他准备回宿舍睡觉的时候——

急促的电话铃响了起来,贪狼军的最高统领贪狼将军秀文在第八师完美完成上一次任务后便“强行”给第八师放了假,所以这两日来作为第八师参谋长的秦寿昇罕少听到隶属公务的电话铃声,而眼下……

他伸出手去蹙着眉接起了电话,心道哪个不长眼的这会儿往作战部里打...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