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九十一】先哲亚圣

打开衣橱,清一色的衬衫西装挂了满满一衣柜,青青黑黑一眼扫过去也见不着几件浅色的衣服,苏萧焕伸出手去,下意识去拿挂在最前面的青色衬衫和薄款正装外套——

“给你。”一只秀手从后探了过来,手的主人拎着一件纯棉的V领T恤颇有无奈的看着丈夫说:“苏教授,我们又不是去开会,裤子你等会儿穿那件藏青色的牛仔。”

苏教授拿着手中纯白色的V领T恤沉吟了片刻,终日奔波于暗狱学校家这三点一线间,自己其实很少有机会穿这么休闲的浅色系衣物,但今天……男人轻轻叹了口气,甩了身上原有的衬衫将白色V领T恤套上了身。

 

一手插在口袋里在门口打了足足三通电话后,妻子和孩子终于收拾停当有说有笑的走了出来,男人挂了电话转身看去,下意识的挑了挑眉。

“看看你俩是不是大小号?”妻笑搂着儿子的肩膀抬头看向丈夫。

苏爸爸瞧见妻和小家伙穿着都是同自己一般的一色系衣物,他下意识地摇了摇头,从鞋柜上拿起车钥匙的同时亲吻了一下妻的侧脸颊道:“走吧。”说完话,男人当先去车库里开车了。

“妈妈……”天儿往前走了两步转头。

“恩?”正在确定包里东西的紫妈妈应。

“为什么只有你的T恤领子是圆的?”天儿揪了揪自己的衣领示意了一下母亲的衣服。

紫妈妈下意识笑了起来,伸出手去揉了揉小家伙的头说:“因为妈妈瘦,穿圆领不显胖。”说到这儿,她搂着孩子向外面走去。

“那我和爸爸很胖吗?”小家伙锲而不舍的追问着。

“呃……”紫眮非常认真的沉吟了一下,继而一本正经的:“爸爸胖,天儿不胖。”

“那我也要穿圆领的!”

“可是男孩子的话,穿V领会比较帅气哎~”

“哦,那好吧。”

某妈妈听到这儿终是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

学区房在郊外,离着大型的购物商城还是很有一段距离的。

男人的车刚一开出院子,院外原本靠车抽烟中的坤地赶忙掐灭了香烟站直了身子唤:“主子。”

苏萧焕按下车窗,扭头向周围看了一眼确保没人后这才皱眉问:“什么时候来的?”

“属下以为您今天是要回……”坤地看到了副驾驶上探出头来对他摆了摆手的女子,赶忙低头问候了一声同时问:“夫人,您二位今日这是要出门吗?”

“是三个~坤地叔叔~”一人霸占了整个车后座的小家伙笑嘻嘻的按下了车窗,从座椅的那头挪到了这头又将头探出车窗说:“叔叔是一个人来的吗?乾天叔叔竟然没和您一起?”

坤地忍不住笑了起来并伸出手去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这才说:“小少爷,一个人坐在后面更要系好安全带。”话说到这儿,他打开车门弯下身子凑近车里把天儿身上的安全带系牢靠了。

再次关上车门,他抬头看向男人请示:“主子,去哪,需不需要提前做些安排?”

苏萧焕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按起车窗的同时话音淡淡的:“购物,过来帮着拎包吧。”

坤地愣了一下。

男人则一脚油门把车开走了。

……

黑色的家用轿车徐徐行驶在了环城路上,苏萧焕时不时会透过左后方的倒车镜确定一下后方随行的坤地等人。

车中此刻正放着一首叫做《多情总被无情伤》的老歌,翻唱者是帝国这些年兴起的一位拥有黄金重低音美誉的女歌手。

悠悠扬扬的前奏,温润的曲调,动人的音色,坐在副驾驶上的紫妈妈少见的极有兴致,此刻正轻声跟唱着:

“我的眼里有漫天风沙,

我的心不为谁融化,

我的泪洒遍沙漠不开花,

不愿为你,牵挂。

 

给爱流浪的人一个家,

送给孤独的人真心话,

经过这些年你还想我吗?

其实也不必回答……”

副驾驶座上的紫眮歌唱到这儿,一时间扭头静静向车窗外看去,这样的举动惹的苏爸爸没忍住抬眸向妻瞧了一眼,须臾便又听:

“多情的人总因为无情伤心,

又何苦执着谁对谁最真心,

风沙千年都吹不停,

掩住我滴滴泪的眼睛……”

“婉儿……”苏爸爸终是忍不住了。

紫眮转头看向丈夫。

“要不要换首歌听听?”苏爸爸用一脸非常认真的表情在建议:“比如……《向天再借五百年》那种?”

“噗!”紫妈妈忍俊不禁哑然失笑,摇了摇头的同时转头问后面的孩子:“不好听吗?”

“好听!”小家伙永远是妈妈忠实的拥趸者,兴致勃勃应了一声后见爸爸正透过车中内视镜看着自己,便撇了撇嘴小小声补充说:“爸爸刚刚说的歌也好听!”

某爸爸略为满意的移开目光专心开车去了。

“小叛徒!”紫妈妈笑着转过身去勾了下儿子的鼻子佯装生气的:“你啊,要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

天儿当然也知道妈妈这是在闹着玩,腼腆笑了下的同时抱着副驾驶的椅背贴近母亲跟前问:“妈妈,什么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呢?”

“很早很早以前,有个叫做战国的时代,那时候的纵横家们朝秦暮楚合纵连横,以口才和机智换取高官厚禄,世人便将这些人一时称为大丈夫。”苏萧焕说着话,透过后视镜向认真看着自己的小脸看了一眼这才道:“先哲亚圣便在此时提出了非常冷隽的三句话,即为‘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意思是说真的大丈夫,当不该被荣华富贵所诱惑,不能为贫贱困苦所改变,不会因威胁暴力所屈服。”

天儿“哦”了一声恍然大悟,这回抱起了男人身后的椅背贴着父亲问:“爸爸呢?爸爸你是真的大丈夫吗?”

苏萧焕沉默着。

汽车稳健疾驰在公路上。

片刻——

“爸爸想做真的大丈夫。”

……

……

====================

今天这章从之前紫妈所唱的那首歌起,到后面苏父为孩子讲解“三句”,其实都非常有意思~

2022-04-02 评论-5 热度-250 师徒原创同行小说现代暗狱
 

评论(5)

热度(250)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