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九十三】一号设施案

天儿回来的时候,夫妻二人已经聊起了关于圆顶建筑中陈列的帝国近代史——紫教授虽是中医大家,但于史学倒也如数家珍,二人挑着前后一百年里粗略点评了几个人物,天儿便听出了父亲与母亲具有很大的区别:

于情,天生敏感的女性们总是要先占三分的,对于家国天下这四个字而言,紫妈妈会习惯以小家的立场出发。

于理,苏萧焕总能在滚滚历史的浪花中含着那一丝微妙的清醒,这分清醒多了让人觉着冷酷,少了让人觉得感性,偏偏介于冷酷与感性间的度……实难把握。

 

——帝国新政权稳定刚刚六十一年整,一家的兴起,势必意味着另一家的消亡,历史从来无关于对错,它只有相对下的胜与负。

 

夫妻二人就这样轻轻松松聊了一会儿,苏萧焕给妻子碗中夹了一片藕,紫眮笑他:“苏教授竟也知道女人不可三日无藕的养生法子。”

苏萧焕瞧妻子一眼,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刚想说句什么时他的电话响了,苏萧焕看了眼手机屏幕,皱眉的同时拿着手机起身说:“我离开一下。”

母子俩这一等,大半个小时后男人都没回来,再回来的却是坤地。

 

一脸歉意的坤地走至桌前,有些抱歉的半鞠了一躬压低声音说:“夫人,主子临时有急事,账单已经结过了,他刚刚吩咐说接下来由属下陪着您和小少爷……”

即使知道情况的特殊性,但紫眮与孩子就这样干等了大半个小时,此刻她又看到了孩子五分委屈五分难过的表情,心头便再也忍不住的有些烦躁,她对着坤地摆了摆手:“你忙你的去吧。”

坤地有些抱歉的继续说:“可主子刚刚吩咐让属下陪着……”

“他是你主子,不是我主子。”来来回回听坤地口中的“吩咐”二字,紫眮开始有些不高兴了。

坤地一时间有些尴尬的恭敬站在桌边,二人这一来二回间的对话已经引得不少用餐者的关注,紫眮感到别人投来了异样的目光,生气归生气,却还是忍不住轻轻一叹看对面的孩子问:“吃饱了吗?”

天儿点点头,继而无声向身旁空着的座位看了一眼,孩子没再说话。

紫眮自然将儿子的表情一览无余,但她不知道该怎样和孩子解释,这就如同适才她和丈夫点评的帝国近代史中那些英雄人物一般……

——丈夫在乎的是这些人最终是否改写了历史的浪花,又是否在滚滚红尘中倾注一切书写下那惊鸿一笔。

可自己……

——自己却更在乎这些英雄……与他们的妻儿是否终得善果。

紫眮突的不敢再往下想了,她拿起手提包,看向了对面的孩子问:“妈妈挺喜欢刚刚那件衣服的,天儿陪着妈妈去买回来?”

孩子安静地点了点头。

紫眮转头,看着有些尴尬的坤地叹了口气说:“坤地,你就莫要跟着我们了,眼下……恐怕他更为需要你。”

“可是夫人……”坤地有些担心母子二人的安全问题,话还没说罢便听女子话音淡淡地:“我虽没你们手起刀落间杀人不眨眼的本事,但自保的能力尚且足够。”她话说到这儿,拧着秀眉看了坤地一眼说:“早上的事,按理来说你是为萧焕着想我本不该多嘴,只是你们兄弟二人执掌暗狱这些年来戾气愈来愈重,坤地……”

坤地自然抬头看向女子。

紫眮盯着他一字一句道:“要去翻开多年前的那本旧账本这是你主子做的决定,他意已决,我也不会去责备什么。但我要提醒你们,愈接近真相,才愈该沉得住气,无论是于他……还是于你们。”

坤地愣住了。

紫眮不再多说,就此搂着儿子的肩膀转身离开了。

……

“人在哪?”携着风的男人大步而来,阴沉沉的面容仿佛要掉下冰一般的寒。

“根据最新传回来的消息,燕先生在今早八点一刻从拘留地被秘密转入了‘一号设施’中。”穿着中山装的男人划拉着一台电子设备仪紧跟其后,话说到这儿他的指尖微微一顿,继而还是开口说道:“眼下设施内的‘钉子’还没有传回消息来……”

男人的面色愈加发沉,他转头向乾天看了一眼,乾天则下意识低下了头。

片刻——

“叫技术部去入侵,半个小时内给我‘一号设施’内一切资料,尤其是……人现在到底关在哪!”

“可是……”乾天硬着头皮在男人目光之下一字一句说:“技术部骨干前几日就已经全部投入到燕先生设计的‘芯片破解计划’中了,如今本家这边,怕是没有能够入侵‘一号设施’资料库的人,除了……”乾天说到这儿抬头向男人看去,继而表情有些尴尬的又移开了目光。

苏萧焕下意识的皱眉,好一会儿后没好气的挥了挥手说:“我知道了。”

……

游总裁刚刚从周末第三个例会场上走下来,秘书阿杰便捧着接下来的行程表行步匆匆走上前来说:“先生,接下来是这次招标例会,这份是……”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有些恶俗的电话铃响起,游总裁抬手制止了阿杰接下来的话,继而皱着眉从怀中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在看清楚来电之人后,他的表情明显也是愣了下的。

须臾,小真赶紧伸手接通了电话并疑:“师父?”

“老四……”电话那头的声音明显有几分犹豫,罕见的问:“忙?”

游总裁此刻正夹着手机同时偏过脑袋翻阿杰刚刚递过来的企划案,听到电话对面的人儿如此说的时候先是怔了一怔,继而毫不在乎笑道:“不忙。”

这句话一出口,秘书阿杰都没忍住朝眼前这嬉皮笑脸中的年轻人看了一眼——手里这份日程表都排到晚上十二点了!

 

游小真一边侧着脑袋夹着手机打电话,一边将手中的企划案放到了阿杰那里示意后者赶紧把他刚刚画出来的地方改一下,手中没了东西,他才将夹着的手机拿稳在了手里继续嬉皮笑脸着:“这才小半天没见啊,您这怕不是半日不见如隔三秋?”

“你燕伯伯现在人在‘一号设施’里,半个小时内我们需要有关‘一号设施’一切信息。”男人也不寒暄,直奔主题:“需要什么配置?”

游小真下意识皱眉,他思忖起来:“有点难,‘一号设施’的安全网是军用级别的,设施内的终端和外界并没有交集。别说半个小时,半个月弟子也未必能入侵进去。”

苏萧焕在电话那头皱眉,电话这边的小真沉默了一会儿,继而想到什么笑道:“不过天底下再密不透风的墙也总有漏洞,入侵的方法太麻烦了,弟子还是直接进去要资料吧~”

电话那头的苏萧焕愣住了。

游小狐狸则笑眯眯的在电话这边继续说:“游家的唯一继承人要求参观‘一号设施’还是没什么难度的~弟子这么多年享有着这破烂名号却一次都没体验过纨绔子弟,不过弟子要提前和您约法三章啊……”游小狐狸笑嘻嘻的继续没个正经:“弟子这回无论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您可都不能……”

知道这混小子是在电话对面刻意帮自己缓解情绪,苏萧焕下意识勾起嘴角并摇了摇头说:“莫贫了,注意安全。”

电话被挂断了。

游小真听着电话中“嘟嘟嘟”的忙音,原有的笑脸渐渐僵在了脸上,片刻,他突然伸出手一招,唤:“阿杰。”

“先生?”

“速去查清燕伯伯和伯母名下所有的财产分布状况,在事情没有定论之前,操作所有财产‘流失在外’!”

阿杰下意识一愣,抬头想问些什么:“先生?这……”

“再叫阿掩去联系‘一号设施’,以游氏继承人的身份。”游小真打断了阿杰的问话摆了摆手。

阿杰知道对方并不想展开聊刚才的事情,便颌首急匆匆离开了。

 

吩咐完这一切的游总裁却未离去,此刻,他就这样负手静立站在玻璃窗前沉默着看向窗外。

窗外的天空乌云密布,也不知何时悄悄暗了下来。

……

……


2022-04-04 评论-14 热度-232 师徒原创同行现代小说暗狱军事
 

评论(14)

热度(232)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