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九十四】一号设施案(二)

定制款麦尔登黑西装,狮口大张的金权杖,剑盾交织的宝石戒指,盘着腾云之火的金丝眼镜,他从车中走出,胸口别着那只绘有狮子盾牌剑与火象征这帝国最为崇高的贵族纹章。

这是帝国四大贵族游氏家族的继承人第一次如此高调的出现在公众面前,此前因为特殊保护法,他的样貌与姓名一直处于严格保密下,便是每年必须出席于电视上的演说也至多不过一个背影。

 

游小真拄着狮口金权杖慢慢站定在地,两旁等候已久的媒体人一时间蜂拥而上:

“是游小公爵,游小公爵!”

“游小公爵莅临一号‘一号设施’了!”

“小公爵这还是第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吧,为什么会挑‘一号设施’这种特殊地方呢?”

“你挤什么挤?!”

“不好意思……请让一让……”

阿掩领着护卫队寸步不离地守护在游小真身边阻挡住这些蜂拥而上几近疯狂的人们。

 

身穿西装拄着狮口金杖的游小真对着道路两旁被拦住的人群微微一笑,继而慢慢走上了红毯在这条由道路两旁围观人群构成的道路中缓缓向“一号设施”的大门走去。

“小公爵!”

在红毯尽头等候已久的戎装身影看上去约摸五十岁上下,此刻他整肃衣装标标准准向迎面而来的游小真敬了一礼说:

“第五集团总军少将兼‘一号设施’第一指挥官赵偲向您报道!”

 

游小真毫不在乎地冲赵偲笑笑,继而仿佛没看见对方般转过身去又对身后隔开好远的人群挥了挥手,期间还不忘亲吻一下自己大拇指上的戒指并对着人群最前方几个姑娘们抛了个飞吻~

“哇啊啊啊……”

围观的人群瞬间爆发出一阵高喊,伴随着接连不断聚光灯的“咔嚓”声,游小真一时间看上去心情大好,直到此时才转过头对仍然一直敬礼中的赵偲说:“找死将军,走吧。”

年近五十的“一号设施”指挥官瞬间黑了脸,但眼前这小子身份特殊,即使他再不高兴……赵偲强忍着转过头,做了个请的手势对游小真说:“小公爵,您请。”

……

暗狱本家中。

站在会议室中一边看实况播报一边紧密部署行动计划的男人从作战台上抬起头来看着大屏幕中的一切久久沉默着。

“噗!”那边刚刚紧跟着男人安排下发了一条指令的乾天此刻看着屏幕中的一切忍不住失笑,继而他看了眼照旧沉默中的苏萧焕道:“您瞧瞧,以四少爷这身份,若您至今还留在军部当那飞鹰,怕不也得享受一下今日赵偲的这份待遇。”

那头听兄长如此说的坤地下意识皱了皱眉说:“四大贵族虽代表帝国无上荣誉,手中却无半分实权,按理来说赵偲也没必要对四少爷如此的谨小慎微。”

“你多年不管行政只抓实事这就不清楚了吧~”乾天笑着看了眼坤地笑:“帝国的四大公爵手中虽无半分兵权,却都有着帝国最高审判庭中的一票否决权,这四票别说区区一位少将,如果他们真想,那便是去弄垮一位帝国的‘首席执行官’也是绰绰有余了!”

坤地一愣,下意识转头向苏萧焕看去:“这也就说,如果我们的四少爷愿意,他只需在法定成年后接下游家便比当年的主子还要厉害了?”

“从帝国目前权利分配上来看确实如此,主子当年也只有最高军事法庭的一票权,若想进帝国的最高审判庭,整个军部也只有几位大将才行。”乾天笑着说:“所以你莫要看四少爷如今年纪轻轻,那可是真正的小太子爷~”

坤地听到此处挑了挑眉:“若按你这么说,那游不凡可就是上皇大人了?”

乾天没想到坤地的套下在了这儿,一时间哭笑不得的:“游不凡那老匹夫,这些年来和其余三大贵族争锋相对,他手中那一票早就形同虚设了,咱们四少爷当然是不同的!”乾天说到这儿,下意识向上首由始至终不曾开口的男人看了一眼,乾天没再往下说。

——坤地自然明白兄长其余没说出口的话:外界周知游氏继承人与游家现任家主不合多年,游小真又即将面临帝国法定成年日,一旦成年后他便会拿回(顺位继承)那些原本属于他的权力,这样的状态下自然是多了些众望所归的味道。即便不去考虑先前这层因素,单说游小真若真能拿回那些原本属于他的权力,以此子的能耐才情,不出十年,帝国四大贵族的四张票权便定会抱成一团,单是想想也知届时这会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先前一直看着大屏幕陷入长久沉默中的苏萧焕却在此时轻轻摇了摇头,他扯开了一张部署行动图突的轻轻说出了沉默以来的第一句话:

“终是我这个做师父的无能,老四回不去学校了。”

乾天坤地皆是一愣,相视一眼后却都不知该说些什么。

——不错,今时既已身处世界的浪花之上,便再也没有回头之路了。

……

游小真就这样跟着赵偲在一号设施中临时设立的参观路线下溜达了一圈。

“一号设施乃帝国一级特殊监牢,专门关押一些帝国特殊嫌疑犯,不知小公爵此行所为?”赵偲领路在前,他扭过有几分苍老的面向游小真看来。

拄着权杖的小真闻言毫不在意咧开嘴一笑,答:“还不是游不凡那老家伙总说像我这样的,想来迟早有一天会犯事被抓进这一号设施中,所以我来提前和您搞好关系啊~!”

赵偲皱眉,他心知游家族长也好还是面前这位继承人也罢都非他可议论的,便摇了摇头淡淡说:“小公爵大人说笑了。”

“我可不是在说笑~”小真用小拇指掏了掏耳朵懒洋洋地:“你这临时允许参观的区域也太没劲了,就不能让我到别的地方去看看?再说你一直像个狗皮膏药一样领着这么多人粘着我是要做什么?”

赵偲一板一眼地:“没有帝国的一级军令,一号设施其余地方都属于保护区,还请小公爵大人不要为难在下。”

“啧!~”游小真满脸不屑的吹了吹小拇指说:“知道了知道了,阿掩!”

“先生?”

翻了个白眼的游小真一戳权杖,突然说:“我要尿尿!”

阿掩了然的点点头,抬头向赵偲看去,游小真已是漫不经心又一挥手说:“没事,赵将军想跟着看我尿尿也行,反正他……”

赵偲贵为少将,又是这一号设施的第一指挥官,本身自也是帝国位高权重之人,此刻他叫一个年龄不满十八岁的娃娃一再说来面上自是有些挂不住了,一时涨红了老脸说:“通道尽头就是卫生间,属下暂且回避,还请小公爵……”

“哎呀我要尿裤子了!!!”赵偲话都没说完,游小真已经毫无形象一溜烟的冲着走廊尽头的卫生间去了。

……

冲入卫生间后反锁好门,适才慌乱到正在遭受人生三急的游小公爵眸色一凌,继而不紧不慢的坐在了马桶盖上并扯过自己的金色权杖拧开了权杖上的狮子头。

他从狮头内摸出了一只大约只有半个手掌般大的电子仪器,继而拉开了仪器上的天线设备,继而,小真又转动手指上的剑盾宝石戒指,将戒指原本朝内的那侧贴在了刚才的电子仪器端口处,戒指上的红宝石瞬间投射出了一组虚拟影像。

他坐在马桶上皱眉看着这组由无数光点组成的光影成相,片刻后露出了常见的狐狸笑小小声说:

“找死老贼,不枉小爷此前调查了一番你的资料,就知道你这种小心谨慎的实干派定会安插反侦察信号源,但这信号最密集的地方不就是我们要找的地方吗~”

小真说到这儿,拨动电子仪器左侧的放大按钮,再次确定了信号源密集处继而又嘿笑了一声说:

“现在倒是知道地点了,但如何把地点信息传出去嘛~小爷我还真就不按你想的来传输讯息,你奈小爷何~”

……

“传球传球!”

奕天陪着妈妈回了家后不一会便被班里的同学叫上了篮球场。

3V3的情况下打了一会,六个大男孩凑在一起喝喝水稍作休息。

“哎你们知道吗?我爸爸说今天早上的新闻里说晓白山大学的校长因为受贿被拘留了呢!”一个喝水中的男孩向众人看来。

“真的假的?”

“校长也会因为受贿被抓啊!”

“可不是吗,大学校长可有不少油水呢!”似懂非懂的孩子们随即附和。

“谁?”正在咕噜噜喝水中的奕天转头向起初说话的孩子看去。

“晓白山大学那校长啊,班长你爸妈不都是大学里的教授吗,你怎么会不知……哎?!班长你怎么走了?我们球还没打完呢!”

“叔叔……”刚刚拦下一辆出租车火急火燎上了车的孩子看一眼司机,想了片刻道:“去后海商务会所。”

暗狱通常十四天一个大轮班,孩子在心中默默想,如果没记错的话,父亲和乾天叔叔他们应该是在这个基地中。

……

……


2022-04-04 评论-17 热度-230 师徒原创同行现代小说暗狱军事
 

评论(17)

热度(230)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