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九十六】部署行动

男人将这本《所罗门王》摊开在了指挥台上,他蹙起剑眉思索着说:“所罗门王是大卫王朝的第二任国王,也是圣经之中最具智慧的代表,前段时间我将这本书的原语版推荐给了老四……”他话说到这儿,翻开了书的封面道:“进门之前那一下是大拇指,意为总纲页面的数字一……”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摊开的书页上寸寸划过,苏萧焕依旧眉头紧蹙:“出门之后则分别是代表着行数三的食指,与列数五的掌心……”

——他的手指紧跟话音停在了书页的某处。

 

众人凑上前来,只见手指停留之处的那一行索引标题上写着:

“整个世界都希望听众去听神赐予所罗门智慧之心”。

 

乾天凑上前轻轻跟读了一遍,一时间愣道:“主子,这是?”

苏萧焕陷入了沉默中,这样的沉默维持了足足有四五秒的时间后他才沉沉开口说道:“这并非这本书中的原句,它出自《希伯来圣经》,是王上10章中的第24节……”男人话说到这儿,大手一挥间抬头吩咐:“调出一号设施的平面图,以设施中心为原始坐标,锁定(10,24)方位,大哥应该就在这个坐标下。”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赶忙分头进入忙碌的准备行动中了。

 

苏萧焕却在众人分散后立于原地又盯着指挥台上的那本书看了好一阵儿,他慢慢翻开了适才索引指向的章节,同样是在这一章节中,为了证明所罗门王拥有无上的智慧,笔者陈述了一个十分有趣的故事:

有两个女人来到所罗门王前为了解决问题而争吵不休,她们试图解决的问题是——谁是婴儿真正的母亲。在争吵了许久都不得结果时,所罗门王便提议用剑将孩子劈作两半,从而去分给两位母亲一人一半……

 

苏萧焕看到这儿时阖上了眸子,并下意识又伸出手去合上了手中的这本书。

——老四不光是在向他传递一个坐标的问题,孩子还在试图通过这个故事告诉自己,若想最终紧紧地抓住些什么,便必须在特定的时间下去放弃些什么!也许在这场不久即将到来的行动中,他打从一开始,就不得不是故事中那位最终舍不得劈开婴儿的母亲,只是……

故事中的所罗门王是一位拥有着无上智慧的王,他最后的确将婴儿判给了婴儿真正的母亲。

可于自己而言呢?

打从多年之前,他不得不亲手手刃猎豹将军那天起,又从多少飞鹰将士死不瞑目起——智慧之王,于他而言便再未存在过!

 

男人用大手轻轻摩挲着《所罗门王》黑色的书脊,略带磨砂的触感穿梭在指肚和手掌之间,骤然,他抬起头一字一句慢慢道:“营救行动正式开始,相关部门就位,一线战员进入准备状态,把时间调出来……”男人示意部下把时间放上大屏幕沉声下达指令:“各部门对一下时间,两个小时后出发。”

“是!”

震天的响应回荡在指挥室中,男人再次看了一眼这本放置在台子上的黑色书籍,他什么话都没有说,他甚至连书也没有拿,就此转身离开了。

……

行动迫在眉睫,苏萧焕却没有赶往一线落实行动细节,男人去了医护室,他并未能看到此行想要看到的那抹小小身影。

 

微微皱眉,再迈步而行时去往的是先前去过的训练室。

身子刚走到训练室前还未推开门,男人便听见了训练室中虽然沉闷却颇有节奏的“碰碰”声响,苏萧焕再熟悉不过这样的声音——这是拳头打在沙袋上的声音。

男人抚在门把上的手没有推下去,他就这样静静站在门口听着:

“碰!”

“碰碰!!”

“碰碰碰!!!”

一连数下仿佛有序却凌乱不堪的拳头饱含怒火,苏萧焕沉默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直到房间中的孩子击打沙袋的拳头渐渐变得无力时……苏萧焕推开了门,向屋中那疲惫到扶着沙袋俯下身的孩子看去。

兴许是因为听到了声音,那前半刻还疲惫不堪的小身子噌的一声从弯腰状蹦了起来,他回过头看了一眼的同时低下头讷讷的唤:

“爸……爸爸……”

“怎么不打了?”男人冷冷斜了他一眼,迈开步子向孩子走了过去。

奕天没有答话,他甚至没能抬起头来对视父亲的目光。

 

苏萧焕不再看他,径直走到沙袋前,男人拿起了架子上的两只拳套分别戴好,沉腰,屏息,肩周微微内收,继而拉开了一个拳击的架势,便听——

“碰!”的一声闷响。

沙袋在闷声之后仿佛要生生被这一拳打出吊环一般!

“碰!”的又是一声。

卡准角度,沙袋向与之前相反的方向狠狠飞了出去!

“碰!”的第三声后……

“哗啦……”

细碎的沙子撒了满地,崭新的沙袋竟就叫男人三拳生生打破了一个洞来。

 

孩子由始至终低头站在原地,他就这样低头看着撒了一地此时甚至已经开始向他脚边漫延的碎沙……

苏萧焕直起身来慢悠悠摘下了拳套,面无表情走过孩子身边时顺手将拳套塞入了后者怀中继而看也不看孩子道:

“发火也不会发。”

抱住拳套的孩子窒了一下。

“回家去,今天没空……”

“碰”的一声!话都未能说完的男人愣了片刻,他支起手肘来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骤然一脚横踢而来怒意十足的小家伙。

“奕。天。”

一字一句,字句清冷,男人看着眼前这含着五分怒意与五分委屈的孩子,他的面色逐渐阴沉了下来。

然而……

天儿此刻的小眼睛中写满了三分怒色三分狠意,以及那说不出的四分泪色,即便在男人沉声一喝后,他的动作却是越加的发狠了!

一个让步欺身而来,小家伙出手处竟招招都是紧要关节!

苏萧焕不愿陪他胡闹,又勉强避了两下后见这孩子是真的发了狠的,一时剑眉一锁探出手去顺势兜了一下孩子的力,这一送一带间,便轻轻松松仅用一手将奕天扣了个结实。

小家伙不服,狠狠又挣了好几下后发现挣不开怒道:

“你放开我!”

男人闻言眸子微微一沉,却听孩子又怒,只是这回的怒色之中分明有了些哽咽:“凭什么四哥就什么都可以知道我却一点都不可以?!”孩子含泪嘶吼着:“既然我那么不值得你信任,那你不如打死我好了!”

话说到这儿,一直阴着眸子扣着孩子的男人微微眯了眯双眼,继而——

堪比军用的武装皮带被从男人从腰间解落,他的话音冰的似铁:

“跟着你妈妈就惯了你一身的臭毛病,为父今天就如了你的愿。”

……

……

================================

乾天还有三秒到达战场~

 


2022-04-05 评论-26 热度-256 师徒原创同行现代小说暗狱军事
 

评论(26)

热度(256)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