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九十七】许诺

然而男人手中扬起的皮带并未能抽落在孩子身上,乾天破门而入并面色分外焦急道:“主子……”他的目光定睛在了孩子身上,有些犹豫着说:“这家务事您怕是得往后放放了。”

苏萧焕自然知道若不是迫在眉睫的大事,乾天绝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一时寒着面看着身前这个依旧梗着脖子和自己倔上劲完全不打算退让的小身影。

“反了天了。”苏萧焕一拽别在领口间的通讯设备怒:“坤地,滚过来!”

不消三十秒,一脸无辜的坤地就出现在了训练室门口。

 

“啪”的一把将手中孩子推到了坤地面前,小少爷趔趄着即将摔倒,坤地吓了一跳赶忙伸手去扶,便听男人沉声怒斥:“扶什么?!都不知道这是在哪吗?!谁要是还搞不明白自己的身份就滚到刑堂里去学学规矩!”

男人这一说,坤地哪还敢扶,便只得眼睁睁停在了原地看着小少爷摔倒于自己身前,坤地尚且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此刻向兄长乾天看去并使了个眼色。

由始至终静默立在屋中低着头的乾天朝坤地摇了摇头,乾天用眼角余光示意了一下摔在地上的孩子,片刻又轻轻向男人那面偏了下脑袋。

坤地了然,明白男人这是动了真怒,他兄弟二人跟在男人身边多年来深谙男人的脾气——此时任何形式上的劝阻都无异于是在火上浇油。

如此想来,坤地便一时老老实实站在原地突然说道:“主子,您刚刚叫属下?”

苏萧焕颇没好气的冷哼了一声,冷冷的目光斜着刚才摔倒在坤地面前此刻正在爬起来的孩子道:“你带出来的人,你管去吧。”

坤地愣住,傻傻向此刻同样正向他看来的小少爷看去,内心深处的崩溃几乎在如自由落体下坠般的速度扩大着。

——开什么玩笑?!

坤地看着眼前已经站起身来一言不发拍着膝盖的小少爷想:眼前这位小主子说个不好听的话那可是暗狱真正的太子爷,而且如今也不比小少爷曾经小的时候,管的轻了主子那儿过不去,若是管的重了……

坤地觉得眼下这事他是真的不能接手,便硬着头皮在明知男人会生气的状况下正色道:“主子,属下是这次行动前线指挥,怕是没法……”

“关到禁闭室去,你总会吧?!”这回不光坤地愣住了,由始至终低着头一言不发的乾天也愣住了。

就在坤地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去接话的时:“主子……”一直沉默不言的乾天终是开口了:“小少……”乾天险些咬了舌头,慌忙改口:“孩子还小,禁闭室那种地方怕是真的不太合适。”

——伸出手去不见五指的密闭空间,成年人往往都为之胆战心惊。

男人闻言微微皱眉,他下意识向那头的孩子看去。起料这小小的孩子却还是一如既往,天儿一如刚刚般低着头一言不发,固执的模样下写满了不服与倔强。

“呵。”苏萧焕怒极反笑,他冷笑道:“他不是觉得我差别对待他了吗?那就按照暗狱的规矩来,关进去好让他好好想清楚他到底有几斤几两……”

“主子!”坤地开口还欲再劝——

“怎么?”男人周身的温度寒的仿佛要将水化作冰般:“你还想去给他做邻居了不成?!”

坤地愕然,这下哪还敢再说什么。

“走。”负着手的男人对着乾天示意了一下,头也不回经过坤地身边冷冷道:“关好了就赶紧回来落实指挥的事。”

……

坤地走在前方领着身后的孩子慢慢向禁闭室走去。

奕天低着头随他走了一条走廊,拐弯处突然停下了脚步。

坤地自然察觉到了,然而身后这位小主子不比旁人,他不敢也不能直接上手有什么动作,坤地就这般随着孩子站定原地静静想了一会,突然像是下定什么决心般叹了口气转过头道:“小少爷,要么我给夫人打电话您同夫人回家去吧?”

低头站在原地的天儿沉默着看了他一眼,他心里自然清楚作为父亲的亲信,坤地叔叔说出这样一句话来需要多大勇气,他轻轻摇了摇头,用小手攥了攥身上篮球服的衣角这才小小声说:

“叔叔……我是拖油瓶吗?”

坤地愣了愣,继而有些无奈的伸出大手拍了拍他的小脑袋道:

“当然不是,您只是年龄还太小了。”

“如果我所学的一切,只是为了……让大家更好的保护我的话……”

孩子低着头慢慢,慢慢说道:

“我……我不要成为那样的人。”

坤地面色十分地无奈,他下意识伸出手去揉了揉孩子的头,许久才轻轻开口道:

“您必须要知道,很多时候,耐心的等待远比奋起的努力更为可贵,后者只需要激情,前者却需要远非常人的意志与耐心。在叔叔迄今为止的人生中,能沉下性子这样去等待的人并不多,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您的父亲了。少年时候的主子并不出众,或者说,比他出众的人实在太多太多了,但大浪淘沙,时间终会成为最好的试金石,小少爷。”

孩子慢慢抬起头看向了他,坤地勾了勾嘴角说:“主子并不是看不到您,只是对于您来说,他还在努力试图去做好一位父亲,他自幼父母双亡,再苦再难的路都是一个人淌过来的,也正是如此,他会倾尽一切哪怕只为能给您一个无忧无虑的孩提岁月。”

坤地看着眼前这小小的孩子慢慢说:“就像这次,当我和大哥都惊艳于四少爷的身份能耐时,您知道主子说了什么吗?”

 

孩子眨了眨眼。

 

坤地看着眼前这小小的身影轻轻叹了口气道:“主子说,终是他无能,四少爷回不去学校了。”

由始至终一言不发的孩子突觉鼻头一酸,继而扭过头去以防坤地看到他眼中的粼粼波光。

“无论是四少爷还是谁都好,主子其实从未想过要让你们这群孩子来染指此次行动。”坤地也假装并没有看到孩子眼中的泪光有些无奈的苦笑道:“但我想,哪怕是主子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已渐渐开始不再属于我们,它终有一天将是你们的,小少爷。”

孩子低着头久久,久久沉默着。

坤地觉得该说的也好不该说的也罢反正他都说了,眼前的孩子依然不说话他也束手无策,便也只能伸出手去掏身上的通讯设备,坤地说:“我来给夫人打个电话……”

一只小手突然抬手阻止了他,坤地微微一愣,孩子抬头用微微有些发红的小眼睛紧紧盯着他说:

“你们一定会把大伯救出来的,对吧?”

坤地微笑,拍了拍胸口答:

“当然。”

孩子伸手挠了挠小脑袋,有几分别扭转过头去说:

“我去禁闭室了。”

说完这话,这不大点儿的身影竟是绕过坤地大步向禁闭室的方向走去了,继而——

“对……对不起。”

坤地忍不住笑了:

“您放心,我会转达的。”

小小的身影没入禁闭室中了。

……

……

============================

“你们一定会把大伯救出来的,对吧?”

“当然。”


——这个世界已渐渐开始不再属于我们,它终有一天将是你们的,小少爷。

2022-04-06 评论-23 热度-314 师徒原创同行现代小说暗狱军事
 

评论(23)

热度(314)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