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九十八】行动

总指挥室中,乾天微有些担心的看着上首间那面色苍白伏案布置着行动计划的男人,乾天敏锐的捕捉到男人会下意识的用左手轻轻压住胃的位置。

“主子。”乾天向男人那边走了几步,继而俯身凑近男人身侧耳语:“叫医护室的医生拿点药过来?”

正布置任务细节中的男人冷冷瞪他一眼,乾天啧舌,男人不再搭理他,继续沉声说着:“一号设施是典型的军备建筑,因其特殊性设施内部每二十四个小时便会完成新一轮换岗,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任务目标现今在(10,24)位置下,根据信息部适才预测,潜入行动至少要破三道关卡,好在这三道关卡因为依赖高科技程度很高,我们可以切断电源令其自身陷入瘫痪状态。”

话音至此,作战案前有人皱眉发话:“主子,既然是军备设施,设施内部肯定是备有小型发电设备的。”

“不错。”男人皱着眉下意识又按了按胃部淡淡道:“为此,我们将一共派遣出三支小队,狱司乾天的小队负责切断外部供电设施,坤地……”说到这儿,男人抬头向左手边空着的地方看去下意识皱眉:“人呢?什么时候布置行动计划也允许迟……”

“主子!”坤地的身影伴随着男人的话音出现在了门口,男人微微一愣,突的想起导致坤地迟到的事好像同此刻导致自己胃疼的原因如出一辙,他心里突地有些说不出的难受,懒得再训斥便只是冷着脸挥了挥手道:“坐。”

坤地从进门到走到指挥桌前见男人一直苍白着面按着胃,啧了啧舌走到座位边却没落座唤道:“主子。”

正在布置行动计划的男人皱眉看他,坤地双手扶着椅背,因为作战桌便还有许多外人,便略显尴尬地说:“那个……他说对不起。”

桌前众人听的一头雾水,上首间的男人却分明是愣了下的。

片刻——

“坐!”

蹙起的剑眉一如既往,可常年跟在男人身侧的兄弟二人却还是敏锐的察觉到那按在胃上的手渐渐有了松下来的意味,如浸了墨色的话音照旧如斯沉稳:“狱司坤地的第二小队将负责跟进切断设施内部的小型发电……”

 

同一时刻,禁闭室中的孩子就这样静悄悄坐在伸手不见五指的一片黑暗中,他抬起双手,似乎是试图想去看一下自己再也熟悉不过的双手的,然而一片绝对的黑暗下,眼睛所能捕捉到的却只是沉沉一片仿佛没有尽头般极致的黑暗。

孩子有些泄气的放下了手,清了清嗓尝试着造出一点声响,然而这点声响转瞬便被埋没在了一片黑暗之中……

就仿佛——

它们其实从未存在过一般。

这个夜,无论对谁来说,都显得那么未知而漫长。

……

换上一号设施内部工装的男人沉默着,他跟着一支小队慢慢向换班的守卫们走了过去,挂在耳朵上的通讯设备中依次响起乾天坤地二人的声音来:

“第一小队已全盘掌握发电装置。”

“第二小队到达指定地点,待命。”

领队走上前去和上一班守卫交接权限卡,男人低着头静静站在最后一排,对方和领队交待了两句,一抬头间突的盯着末尾处的男人看了好一会皱眉道:“你是什么人?我怎么看你有些面……”

“碰”的一声关节被扭断后的哑响,男人目光轻轻淡淡向前半刻还在和对方谈笑风生——此刻已经干脆利落扭折了对方脖颈的领队看去——对方将守卫的身子轻轻放倒在地,继而转过身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对着男人行了一礼道:

“主子,属下隶属暗狱第三训练营,是前来接应您的钉子。”

苏萧焕面无表情点点头,向小队里其余几个人看去,对方赶忙道:“这些都是属下的人。”

男人不再看他,只用手指轻轻敲下耳边的通讯设备,片刻问钉子:“从这里到关押地需要多久?”

“坐标属下看过了,如果能成功切断电源破坏安检设备,绕过警备点大概只需要不到五分钟。”钉子从怀中掏出了一份手绘的草图递给男人并指给男人看。

“太慢了,预备电源五分钟便会完成再次重启,坤地那儿撑不到那会儿。”苏萧焕皱眉,伸手一指最近的路线道:“这条路更近,会遇到几波人?”

“两波。”钉子郑重回答:“每波六人,都是尖兵配置。”

“你出训练营时最终格斗评估什么成绩?”男人看向钉子。

“回主子,八十六。”钉子回答。

“很好。”男人一把卷起了手绘地图话音淡淡地:“这么高的格斗成绩倒叫你蒙尘了,第一波交给后面这四位兄弟,第二波六人……我和你来。”

钉子微微一愣,片刻答道:“明白。”

拿着手绘地图的男人慢慢站起身来,他伸出手去,不轻不重敲击了三下耳麦。

“咔嚓”一声响,电网上电流的声音消失了,大约十秒后自备电源供电,继而又是“咔嚓”一声——

“行动!”

一如既往的话音沉沉,他们的身影就此没入了一号设施的铁门之中。

……

在帝都正中心的一座标志性的高塔上,长发飘飘的人儿正手拿着军备望远镜含笑远望。

高塔上的风吹动着他那倾泻如墨的乌丝,他的身形高挑而俊美,乍一眼看上去似乎在男子中略显消瘦,但恰恰是这份消瘦却越发衬出他那身英姿勃发的戎装和肩头上的令人无法侧目闪耀无比的将星!

须臾,一件貂皮军大衣罩上了他的肩膀,拿过军大衣立在他身后迎着风口而站的黑狼俯身凑近他的耳边劝说:

“先生,这里风太大了,咱们早些下去吧。”

他笑了,略显懒散的抻了个懒腰后,他扭回头将手中的望远镜塞进了黑狼怀中,继而伸手一指塔外的万千鳞次栉比道:

“回到这一别数年的锦绣河山来,你不高兴?”

黑狼抿了抿唇,随着男人所指之处望了一眼,他们居高而望,星罗棋布的高楼大厦在此刻化作了星星点点连成线又织作网,猎猎的风同样吹动了黑狼那硬的仿佛钢丝般的发,他突然说:

“我不高兴。”

话音一顿:

“就是在这里,您为了……放弃了整个贪狼军。”

黑狼转头看向微笑依旧的男人:

“也是在这里,您开始变得喜怒无常,又不得不成为了被天下人所唾弃的叛徒。”

男人的微笑一时更甚了几分,他仿佛没听到般悠悠转过头去,他偏过脑袋,看向了一个正在“呜呜”哭泣中的胖军官。

却见——!

此刻那被两个环扣倒吊于塔外栏杆之上的胖军官脸色已开始发青发紫了——他的头冲向着毫无防护又因为过高早已化作万千蚂蚁一般的车水马龙,而他的肩上,那闪闪发光中的将星同样令人无法侧目。

秀文微笑着走了过去,他将身子半探出栏杆后笑眯眯地看向了这惊恐十足的胖军官,就仿佛在与后者探讨天气那般说:“您听到了吗?”

对方嘴被塞的结实,满是横肉越发青紫的脸上惊恐万分,此刻只能呜呜呜的应答着。

“其实无论你们要夺走贪狼军也好,还是让我被天下人唾弃也罢……”男人扶在栏杆上向远方望去微笑着,风吹动他那秀美的发:“您知道的,我都不太在乎。”

胖军官惊恐的呜呜呜着。

男人转过头来微笑更甚:“按理来说,我呢……是您和家师看着长大的,我不该伤害您。”男人说到这儿伸出手去,他“啪”的一声解开了吊着胖军官的两个环扣其中一个,胖军官的身子狠狠向下一坠,即使嘴被堵住也还是发出了相当可怕的尖叫声。

 

“现在我帮您把嘴里的东西取出来,但我要请您不要吵,好吗?”

男人含着笑,温柔地凑近了胖军官身边轻声说,胖军官自是拼命点头。

 

他取出了军官口中的东西,将胖军官的私人通讯设备递到了胖军官嘴边微笑:“两件事,一、请您将当年所持的密码告诉我;二、您那群护卫队真是差点儿意思,我已经帮您送他们下去好好练练了。作为回报,还得劳烦您帮我同他打个招呼。哦对了!您的女儿那么可爱,和您长得真是一点儿也不像呢~”

胖军官狠狠颤抖了一下,犹豫再三最后还是冲着通讯设备低声说出了一段话,这才继续颤抖着说:“阿……阿文,你……你这么做……鼎天……鼎天是会难过的!”

“家师吗?”他笑着,一抬手将手中设备丢给了黑狼淡淡笑道:“您真是不太了解我,我不在乎那些,至于我在乎的……”

他微笑着,站定在塔顶遥遥向远方望去,他看向的,似乎恰巧正是一号设施的方向,而这一眼……仿佛过了千年万年。

片刻,他突然微笑着唤:“黑狼。”

黑狼答:“是。”

“你……你们要做什么?!啊……啊!!!”

 

帝国新历年十月初,少将陈楷不慎于帝国波尔多铁塔顶失足坠落,享年53岁。

陈少将生前,主要负责管理帝国机密档案职,其人与已逝帝国大将莫鼎天私交甚好,曾为莫将军左膀右臂。

……

……

==============================

秀文文末去杀的这个人,其实非常有意思~

我们最近在群里有过相关讨论,好奇的朋友可以入群~

一群已满,新来的友人请入二群(Q:712552203),老规矩,入群需敲一个喜欢的角色名~


2022-04-08 评论-22 热度-272 师徒原创同行现代小说暗狱军事
 

评论(22)

热度(272)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