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九十九】一杯薄酒祭君前

他的身影快速穿梭在有些漆黑的走廊中,耳边整五分钟的倒计时滴滴答答仿佛欲扼住命运的咽喉般计着数。

钉子带来的人并不多,前四人拖住了第一波人后,男人和钉子迅速解决了第二波人留下后者善后,他是一人进的监禁室。

 

位于(10,24)坐标下的铁门上有些许血迹斑驳的余迹,苏萧焕一时间有些焦急的向屋中看去——

 

仿如锁住精神病人那般被锁在床上的高大身影此刻依然是轻佻十足的,他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的躺在拴着铁链的“病床上”,听到门这头有声响后头也不抬的说:

“老家伙们至不至于啊,一天叫你们来这么多趟你们不烦我都……”

“大哥!”男人忍不住唤了一声走上前去蹲下身来开始解束住对方的链条。

 

尚被绑在床上的人儿蓦然间一怔,待男人解开锁链后慢慢坐起了身来,他那惊愕一闪而过的面上有了几分喜色,下半刻很是激动的站起身来有些不可置信的:“萧焕?你怎么来了!!”

手铐脚链的声哗哗作响,燕校长身上有不少伤痕,此刻他的脸上青肿交加,嘴角边的血迹到了这会儿还没干透彻……

只一眼,苏萧焕就明白连日来大哥过得如何,他强忍心头泛起的滔天怒火,摸出随身的万能钥匙后再次蹲下身去给燕校长解脚上的脚镣。

燕校长见男人蹲于自己身前半天都不言语,浓眉一蹙间却碍于手镣无法扶住弟弟的肩膀一时间急道:“糊涂啊糊涂!他们本就是要用我去确认你的死活,你这般举动岂不是恰巧落入了……”

苏萧焕在燕校长说话间已然站起身,他将万能钥匙又一次插入了燕校长的手镣中,话音一如既往地听不出一丝波澜,他道:

“既然起了疑,被发现便不过是时间早晚的事,不过……”男人略显沉重的打量了燕校长一眼,说:“我未能料到他们竟有胆子对一位少将级别的军官动用私刑!”

全身上下的束缚皆已解开,燕校长揉了揉手腕神情有些复杂的看着苏萧焕摇摇头:“不碍事,带刀没?”后者怔怔,却还是依言从腰间的行动包中摸出了一把小刀递了过去。

 

燕校长卷起破破烂烂的裤管,手起刀落极其利落地在大腿根处深深划拉了一个口子,继而,他面色如常,竟是伸出手去翻开皮肉生生从皮肉深处翻取出了一枚指甲盖般大小的芯片来!

在苏萧焕皱眉刚要说句什么时,却见燕校长将这只染血的芯片在他那褴褛的衣衫上随意蹭了蹭,继而燕校长才将这枚芯片郑重地放在了男人手里说:“这是此行的收获。此外,还得知老师竟是当年行动的发起人之一,秀文牵扯其中不知所图为何,不过这枚芯片中记载着当年一二旧事,若想还原事件的全貌便必须要凑齐三枚,这三枚由当年三位发起人分别持有,今日给你的这只便是当年老师手里的那枚了。”

燕校长话音一顿,盯着苏萧焕叹了口气说:

“好消息是……至今为止应该还没有人知道这一枚落在了我手里,坏消息是……”

燕面色略显沉重,看着男人突然压低了声音说:“我进来之前,老师身边当年的第一参谋长陈楷离奇失踪了!”

 

苏萧焕颤抖着……他低头看向手心中这枚指甲盖般大小,看着这枚尚且染着大哥鲜血的芯片,突然——!

“萧焕!”燕校长下意识一声惊呼,竟是男人生生将那枚芯片捏碎在手心之中了!

 

燕校长一时间口不能言,苏萧焕则铁青着脸在捏碎了芯片后一言不发握起燕校长的手腕便向门外走去道:

“我不在意这些了,过去的东西就该让它们尘归尘土归土,大哥,大嫂在哪儿?我们找到她一起走!”

燕校长身上伤势适才看不出,这一走路下却尽现无疑,他的身子在男人的拉扯中趔趄了好几下,勉强跟着男人走了两步突地苦笑道:“备用电源还有多久会重启?”

男人铁青着脸不答话,他心里又怎能不明白这种状况下他们根本无法在约定的时间内赶到出口处,他一句话不说,终了竟是蹲下身子来示意要背身后的燕校长唤:“大哥。”

燕校长看着蹲于身前示意他上来的弟弟忍不住又笑了,他下意识伸出手去轻轻揉了揉弟弟的头发丝儿——这一刻间,他们兄弟二人竟仿佛回到了小时候那般,燕校长一时间忍不住的笑着感慨道:“你啊,以前可从来没心甘情愿让大哥揉过你的头。”

“大哥!”男人继续蹲在他的身前并皱眉看他,神情之中罕见的多了焦急之色。

燕校长在微笑,他看着蹲在眼前的弟弟有些无奈更有些宠溺的笑着叹了口气说:“大嫂曾躺在你蹲着的这个地方……”

“轰隆”一声巨响炸开在了男人的心尖处,苏萧焕的面瞬间化作了惨白,他低下头去,傻傻向自己的脚底看了一眼,地面上似乎还隐隐残留着鲜血的颜色——苏萧焕一瞬间觉得自己没法呼吸了,他倏地从原地站起了身疯了一般扶住燕校长的肩嘶吼起来:

“他们跟你要什么?!你给他们!!都给他们啊!!!”

燕校长平静地看向他。

苏萧焕在大哥的注视下,在对方波澜不惊的目光中终于慢慢低下了头,他扶着燕校长的双手剧烈地颤抖着:

“老师曾说,我们是帝国所锻造出最为锋利的刃,我们从穿上那身戎装接过刀柄起此生此世的唯一职责便是保护与守卫……因此,当年被抛弃后我便一直在逃……我为此隐姓埋名,为此改头换面,我在尽可能的不与他们发生争执,然而……”

苏萧焕低头看向地面,他的整个身子都开始大幅度的颤抖了起来,他咬紧牙关,五分难过五分痛苦的慢慢抬头,他看向眼前的大哥,又仿佛是想透过大哥看到另外什么人那般一字一句地:

“难道赶尽杀绝,就是他们所能回馈给我们最好的礼物吗?”

燕校长伸出手去,他坚定而又决绝的轻轻将眼前颤抖中的弟弟拉入了怀里,他安抚般依次拍了拍弟弟的脑袋与肩膀,这才轻轻慢慢道:

“萧焕,答应大哥,永远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苏萧焕的身子猛烈地颤抖了一下。

“有一件事……”燕校长再一次轻拍了拍怀中的弟弟这才继续说道:“你大嫂的身份不日便会曝光,我也应该会被扣上贪污受贿的帽子予以裁决,父母发生了这样的事,灵儿在军部便再无立足之处了……”

男人紧咬了牙关,他明白大哥所说句句属实,他甚至说不出哪怕一句话来。

燕校长却是轻轻笑了,他露出了见面以来唯一的一丝苦涩,终了,这苦涩便又一次化作了云淡风轻地笑意,他说:“倒也好,你大嫂以前还成天老抱怨我呢,说好好的一个丫头片子成天跟一群大小伙子们风风火火混在一起,半点都没有丫头样,这下可好,我也有脸去地下与你大嫂见面了。”

燕校长说到这,话音第一次有些轻微哽咽了。

饶是苏萧焕咬紧了牙关,却也全然无法抑制那一阵阵绞上心头的痛意。

又是片刻——

“时间不多了,你该走了。”

燕校长再抬头时,面容早已化作了往日的模样,他坚定的推了一把男人郑重说道:

“大哥这辈子活的够精彩了,大哥没有遗憾,这最后一程,你要让大哥自己选。”

“大哥!”苏萧焕走上前去,还要说些什么。

“听着。”手指轻轻点上了他的额头,微笑中的人儿一如多少岁月中那风华绝代疏狂十足的模样,便是这幽暗的牢房,似也在他温暖的笑意下柔和了不少,他说:“你有你要选择的路,但你一定要记住,无论你将来走上了哪条道路,你永远都不是孤身一人,萧焕!”

苏萧焕张开口,话音还没说出口,脖颈后便是狠狠一震,他震惊地看向眼前一言不发突然就动了手的燕校长,他的身子一点点软了下去,眼前也逐渐被黑暗所取代。

“带你主子走,要快。” 燕校长看向那刚刚赶到门口尚且气喘吁吁中的钉子。

钉子愣愣看了一眼燕校长,在下意识背起苏萧焕的同时忍不住说:“可是,您……”

“看到了吗?”燕校长微笑着给钉子指了指脖颈皮下一处闪光的地方毫不在意地笑说:“手术植入的,简单来说这跟给狗带项圈是一个道理,只不过多了一点儿暴虐的功能,就等你们来带走我呢~”

钉子愣住了。

“走吧。”燕校长风轻云淡的从地上捡起了男人先前递来的小刀微笑道:“就凭他们,想靠这种手段控制我还太嫩了,我的生死,当然得我自己来做选择~”

钉子眼中神色一暗,他下意识地向眼前这高大的身影恭敬的低了低头,继而背着昏迷中的男人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身后,燕校长微笑看着二人渐渐消失在走廊之中,他拿起精致的小刀,轻轻叹了口气的同时看向了地上那仍似留有一滩血迹的地方,他就这样微笑着喃喃说道:

“抱歉啊,似乎让你久等了呢,明明也没过多长时间,竟已经开始有点儿想念你的唠叨了呢~”

汹涌的血从手腕喷射而出,他将双手垫在脑后悠悠然然躺上了床,片刻却是哼起了歌来:

“巍巍青山苍松绵延,

茫茫四野翠柏孤寒,

英雄逝,年年春风麦饭,

 

一杯薄酒祭君前。

遥想当年七出汉关,

……

心中自将家国天下看,

岂因闲人一言谈。”

……

……

=========================

没什么可说的,想说和能说的其实都在文里了~


2022-04-10 评论-33 热度-294 师徒原创同行小说现代暗狱军事
 

评论(33)

热度(294)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