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一百章】谁言男儿无泪

次日清晨,穿戴整齐准备下基地检查的女军官再次出现在了镜子面前确认仪表仪容后,利落拿上军帽转身欲要出门。

“灵儿!”神色有些慌张闯进办公室来的青年满头大汗看着她,燕灵儿微微一愣,面容看似严肃实则含笑瞪了他一眼说:“叫什么呢?前段时间一个人完成了S级任务了不起啊?升迁令还没下来,老老实实给我叫长官。”

吴奇有些尴尬的抿了抿唇,继而很奇怪的挤出一个很不好看的笑容道:“燕长……长官。”

燕灵儿满意的点了点头,拿着军帽大步向外走去边走边说道:“你来的正好,陪我下基地那边去……”

“你!”脖颈后突的被狠狠被挨了一下,燕灵儿不可置信的转头向神色很是复杂的吴奇看去。

吴奇将渐渐昏厥的女子抱在了怀中,门口出现了另一道身影,因为站在黑暗中,看不太清那人长什么模样。

却听那人轻声笑道——

“恭喜你啊,吴团长,这么年轻就累立战功,此番上一次升迁令还没下来就带人平反了燕团长的暴动。”

吴奇面无表情抱着昏迷中的燕灵儿冷冷道:“你们只是要火凤特战团不出意外,特战团从今往后我会接手,你回去复命吧。”

“呵……”那人在阴暗处微笑道:“接下了这样一道由‘老人们’下发的密令,吴奇团长还真是什么都不问啊。”

吴奇看了怀中女子一眼,话音如常道:“我是个军人,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黑暗中的人忍不住哈哈大笑道:“不愧是一人就端了暗狱大本营的吴奇中校,知道老人们为什么选了你吗?”

吴奇抱着燕灵儿一言不发,对方则继续微笑道:“一来,我们了解到你刚来特战团时燕团长很不待见你,二来……吴奇中校固执的性子老人们早有耳闻,想必您定不会让老人们失望,对吗?”

由始至终抱着燕灵儿无动于衷的吴奇慢慢说:“我是帝国的军人,我只做我认为该做的事,比如……平复叛乱。”

对方又是一阵大笑道:“好好好,您怀中那个叛徒该怎么处理,不需要我再教您了吧?”

吴奇再次向怀中的女子看了一眼淡淡道:“你回去告诉老人们,两百个,入我私人账号。”

对方明显愣了一下,突的失笑道:“没想到吴奇中校还是爱财之人。”

吴奇又一次不答话,对方却明显松了口气微笑道:“也对,您这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嘛,期待与您的再次合作。”

脚步声响起在走廊中,对方离开了。

大约五分钟后,吴奇的手微微颤抖着伸进了燕灵儿的衣服口袋中,他摸出了一个小型发射器,发射器的背后画着暗狱骷髅的标志。

按开,小心翼翼确实放稳妥在燕灵儿口袋中,因为不放心又检查了检查,大概隔了又三分钟时间。

“来人。”新换的近卫兵出现在门口,吴奇面无表情一指昏迷中的燕灵儿说:“基地内部叛乱还没完全稳定下来,为避免二次爆发内乱,你找几个人带到离基地远一点的地方处理了吧。”

对方自然称是,找了几个新换的小战士把燕灵儿拖走了。

吴奇在燕灵儿的办公室中又瘫坐了好一会儿,这才慢慢站起了身走到书桌前,书桌上摆着一只木制的相框,相框中是一副全家福——

看样貌,大致是燕灵儿刚刚考上军校的时候吧。

一身戎装的女孩笑的灿烂站在高大的父亲与温柔微笑中的母亲中间,燕校长戎装上的功勋多的刺目,他用大手搂着爱妻独女……

吴奇的指肚,轻轻的抚摸过那神采飞扬中的女孩,他什么话都没有说,他只是转过头去,向办公室外尚还有些蒙蒙亮的天色瞧去。

约摸一个小时后,帝国上下大小军部同时收到一级通告,原帝国少将现晓白山大学校长因贪污受贿在狱中畏罪自杀,其女特战团团长燕灵儿中校带手下制造暴乱,幸被手下校官平叛,破格拔录该校官为特战团团长,授予帝国二级功勋。

……

加长的林肯车中,刚刚被从特别监控下放出的年轻人伸手关掉了早间新闻的播报。

有别于军部内部通告,新闻里只粗略提及燕校长因贪污受贿于狱中畏罪自杀便一闪而过转为某领导视察的报道了。

 

“先生。”

开车中的阿掩有些担心的透过后视镜向后排不动声色中的游小真看了一眼。

沉默中的游小真扭头看向车窗外飞速倒退中的景物,好一会才似询问又似自言自语道:

“并没有提及大姐,对吗?”

阿掩点头应了一声,又是好一会儿的沉默,小真突道:

“阿掩,改道,我们去一号设施。”

“先生?!”阿掩有些诧异。

后座中的游小公爵却闭上眸子一言不发了。

 

去一号设施的路并不遥远,不出十分钟后,加长的林肯车便紧贴着一号设施前的警戒线停下了。

游小真坐的这辆加长林肯车牌号特殊,一号设施外的两个小卫兵看到后不知如何是好——眼下不敢上前来驱逐甚至不敢过来询问一二,小卫兵们只能面面相觑地看着车上下来的大人物会做些什么。

 

阿掩为游小公爵拉开了车门,后者于沉默中走下了车,他身穿一身黑色风衣慢慢走到车的右后方,站定,踩着警戒线静静看向眼前的一号设施——设施的整体构造十分沉闷,此刻角度看去竟像极了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狮像。

片刻,游小真转过头去,他问身侧阿掩:

“带烟了吗?”

阿掩愣了愣,他虽不抽烟,但因身份特殊常常有需要让烟的场合,所以身上配备着烟与火机已成习惯,眼下,他听到小真发问赶忙摸出了一盒烟递过去说:

“就剩这盒了,先生,西北的烟冲,您悠着些。”

小真也不说话,他身着黑色风衣此刻略显疲倦地靠在加长林肯车上,小真于沉默中伸手接过香烟和打火机,将烟敲出烟盒后慢条斯理地放入了嘴中,继而点燃,深深,深深地……他靠着车尾望着一号设施深吸了一口烟气。

继而——

“咳咳咳!!!”

连声的咳嗽溢出喉口,游小真似是被呛到了,他咳的完全无法自抑,一时间竟是弯下了腰去,继而不得已伸手扶住了身旁的车身。阿掩见状欲要去扶,眼前的年轻人却已扶着车身缓慢的直起了身来,阿掩看到他嘴角含着那抹一如既往的笑意,只是……

年轻人伸出手去狠狠揉了下发红的眼,片刻,小真看着食指和中指间这飘着袅袅烟气烧至半截的香烟突然含泪恶狠狠地笑道:

“操你妈,真冲!”

——眼泪都给你冲出来了。

 

阿掩突然觉得难过,他扭过头去不敢再看眼前的年轻人。

 

小真就这样有些庸懒的靠在车上再次将香烟放入口中深深吸了一口,他的目光在烟气中平静看向不远外那仿佛狮子般张着血盆大口的一号设施——

这一回他没有再被呛到。

他伸出手去,伸直了手臂用食指和中指夹着这仿佛在熊熊燃烧中的烟头直指天际,烟气袅袅……就这样飘向蓝天白云间,有风吹过,带来的烟灰漱漱落了他满手满身……

他就这样用手指举着熊熊燃烧中的香烟等待香烟完全燃灭在了他的手中。

继而——

“走吧。”

游小真将熄灭的烟头丢了老远,头也不回的上了车道:

“我们去处理大伯伯母的财产,那是属于大姐的东西,谁也不准夺走。”

“是!”

阿掩赶忙跟在游小真身后合上了门,片刻,加长的林肯车“轰”的一声射出了老远老远。

游小真微微偏首,他就这样静静看着一号设施渐渐消失在了视线之中,他扭回头来轻轻闭上了眸子,却似乎又念起那日在微笑中悠悠吐着烟雾的男人说:

“真正的男儿,就要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娶这世上极品的姑娘吐着世间上好的烟雾……”

……

“阿掩。”

“先生。”

“下回找个好抽些的来吧。”

片刻沉默:

“是,先生。”

……

……

【第二部●终】

================================

“操你妈,真冲!”

——眼泪都给你冲出来了。

 

化烟为香,小真用属于他的“薄酒”专门去一号设施前祭奠了燕大哥。

未来,他将接过少年时候燕伯伯曾偷偷递给他的那盒香烟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谁言男儿无泪,情到深处肝肠碎。

 

二卷改完后我会休息几天,再琢磨是改卷三还是更卷五的事儿(大家如有好的看法也请一定告诉我)。

另外,宣一下我们的二群:712552203(一群已满,加不进去的)。

 


2022-04-10 评论-34 热度-333 师徒原创同行现代小说暗狱军事
 

评论(34)

热度(333)

  1. 共1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