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三、偲鬼偲掩vs.阿鬼阿掩】

“站住!”赵偲和随行的军官急匆匆向不远外披着黑色大衣的年轻人冲了出去——后者正在准备进到电梯间里。

被叫住的年轻身影明显是愣了下的,他在赵偲适才呵斥声后慢慢转过了身来,这回却轮到赵偲愣住了。

“赵将军?”阿杰微笑着,说话间他揭下了自带连衣帽的黑色大衣,非常礼貌的同赵偲打了个招呼的同时开口询问:“请问您是有什么事吗?”

赵偲和身旁的随行军官面面相觑!

随即二人便反应过来这怕是中计了,赵偲莫名有些恼火,走上前去一把揪起了阿杰的衣领厉声询问:“刚刚不是你在开车?”

阿杰被赵偲揪的有些喘不过气来,面上的微笑仍是半分不减说:

“我家先生夜里突然想开车兜兜风,我一个小小的秘书又哪敢阻拦?再说了……”阿杰微笑着看了一眼赵偲和其身旁的军官慢慢微笑道:“打从一号设施出来后,几位似乎就对我家先生格外‘关照’呢~”

“嘁!”赵偲面色阴冷间一把将阿杰推了开来,后者踉跄了几步跌倒在了一个刚从电梯里走出之人的怀里。

 

赵偲深知自己这回是被那毛都没长全的毛头小子给耍了,一时间恼羞成怒,狠一甩手后命令身侧的军官道:“我们走!”

“师兄。”轻轻淡淡的话音,这回竟是从刚刚扶住了阿杰的中年男人口中发出的,这一声后不光赵偲微微一愣,便是被扶住的阿杰也下意识向来者看去。

 

适才从电梯间中走出的中年人慢慢摘下了遮住他面容的黑色连衣帽,露出的是一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中年大叔模样,赵偲皱了皱眉,在他刚要说些什么时——

那人又突然从脖颈的地方,慢慢,慢慢揭下了一张薄如蝉翼的人皮面具,这回映入赵偲眼中的是一张被大火焚烧后十分丑陋的容颜。

阿杰在这一来二去间已站定了身子,他定睛向对方丑陋的容颜瞧了一眼,突然没忍住轻轻说:“阿掩先生您怎么会在……不过先生若能瞧见今日您这般模样,便无论如何也不会再调侃您年轻时是万人迷的事了吧?”

——倘若细细瞧去,依然能从那副烧焦的丑陋面容下看出来者昔日的俊朗。

露出满脸烧伤原本丑陋面容的阿掩没有说话,倒是那边的赵偲一时睁大了双眼仿佛不可置信般,好一会儿后才轻轻开口了:“你……难道……难道你是……偲……偲掩?”

赵偲原本阴鸷的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他上前一步抓住中年男人的胳膊,一时间惊呼道:“你竟还活着?!”

“是的,师兄。”丑陋的面容上咧开一个极为难看的笑容,阿掩看着眼前目瞪口呆的赵偲说:“我和鬼哥都还活着,师兄。”

“怎么会……怎么会……怎么会!!??”

赵偲一连重复了三遍相同的字眼,他极为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自顾自地:

“不可能的,上面明明传下了话来,说……说你们都已牺牲在了十年前的那场任务中,所以……所以我和老师才……”

“师兄。”阿掩平静的微笑中多了一些难以诉说的东西,他反手一把抓住了赵偲的胳膊说:“当年……代号绝杀的那个任务……牵扯实在太多了,我一时半刻怕是与您讲不清楚,倒是眼下有件事……”他说到这儿,朝身旁的阿杰看了一眼,这才又一次看向赵偲平静微笑道:“您不是一直在追查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在您的眼皮子底下,在一号设施那种地方中还能动燕校长吗?”

赵偲愣了愣,继而蹙眉点头说:“不错,燕校长死的实在离奇,案件没经会审尚未定罪,他又如何轻易会在设施中畏罪自杀呢?所以我不得不怀疑是游小公爵进入后想方设法给燕校长传了话,或是做了什么不太好的暗示。”

阿掩听到此处,下意识地拧起了眉:“所以说,便是连您也并不知道此前燕校长在一号设施中已被动了私刑的事儿?”

赵偲面色大惊,讶道:“你说什么?”

“师兄……”

阿掩轻轻低下了头,对话至此,便连阿杰也无法看到他此刻丑陋的容颜上到底是何表情,他先是这样沉沉唤了赵偲一声,却沉默了足有好一会儿后才再次轻轻说道:

“这只大手已经伸的太广太久了。无论您相不相信,十一年前的绝杀任务其实并没能在那场大屠杀后划下句号,那一年中我们死了太多不该死的将士,更失去了太多太多不该失去的忠魂……即使如此,我们却依然……是在这片土地之上长大的。”

赵偲的手开始颤抖了起来,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又还能说些什么呢?那些年里,眼前之人本是扣着心房,铁骨铮铮说着“定不辱命”的帝国一号特工,他和兄长偲鬼曾抱着必死的决心光荣接下了“肃清绝杀叛逆者”的任务,却至如今……

“偲掩,你听我说,我……”赵偲伸出手去,焦急的正想要说什么时——却听“碰”的一声响,赵偲吓了一跳转头看去,竟是自己身旁的军官被阴暗之中的一道白光放倒在地,继而有一道身影纵身一跃,这道身影无声无息从停车场上的排风系统间跃到了众人面前,赵偲一时间睁大了双眼看着对方惊道:“偲鬼……哥?!是你吗?”

“你是谁哦?”

阿鬼皱着眉显然一脸不高兴的模样,他径直走上前去踢了踢那个被自己放倒的军官说:

“讨厌!这个一点都不好玩儿~!”

“偲鬼哥?你不认得我了吗?我是你师弟赵偲啊……”

赵偲走上前去,试图和对方面对面交谈一下,却被一只手拦住了去路,拦住他的阿掩冲着他轻轻摇了摇头,赵偲愣住了。

那头的阿鬼高高兴兴蹲下身去,从口袋中摸出将一剂药剂扎在了那个军官的脖颈处继而欢呼道:“掩掩,打进去了,一会儿他就会什么都不记得了对不对?”

“对。”阿掩笑的十分温柔,这样的笑意削弱了许多丑陋面容上的狰狞之色,阿鬼歪歪头,继而颠颠跑到阿掩身前摊开手,一脸期待的在管后者讨要糖糖。

阿掩颇有无奈,从口袋中摸出一颗奶糖仔细剥开了糖纸这才放入对方手中叮嘱:“这是最后一颗,今天不可以再吃了。”阿鬼将糖放入口中,冲阿掩翻了个白眼,在一转头冲着赵偲做了个鬼脸后竟是就此化入黑暗中跑了。

赵偲傻傻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阿鬼头也不回消失在众人眼前的背影傻傻道:“什么情况,偲鬼哥这是……”

“他忘记了。”阿掩颇为无奈的苦笑道:“那年我二人侥幸逃出来后,他便只认得我,张口闭口间却又喊我做哥哥,搞得有些时候我都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真的还记得我……”

赵偲觉得心头说不出的难过,他傻傻又向黑暗中偲鬼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那可曾是帝国最为杰出的零号特工啊!

一念至此——

“偲掩。”赵偲面色显得焦急而凝重,他看向阿掩道:“告诉我,告诉我这一切到底都是怎么回事!”

阿掩静静注视着记忆中师兄的面容好一会儿,他翻腕向手上的腕表看了一眼,突然对着身侧的阿杰示意了一下苦笑道:“很抱歉师兄,今天怕是不行,晚上我还有件老板布置下来的要事需要处理。”

阿杰在阿掩说话的时候走上前去恭恭敬敬递给了赵偲一张名片,便听阿掩又说:“有关多年前的那件事,还请您郑重再考虑考虑,如果您考虑清楚的话……这是我的名片。”

在赵偲显然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

“师兄,再会了。”

阿掩站在电梯门前轻轻向赵偲颔了颔首,转头对阿杰吩咐道:

“走吧,我们回公司吧。”

“好的,阿掩先生。”阿杰闻言从口袋中拿出一把车钥匙,二人就这样一前一后渐渐消失在了赵偲眼前。

赵偲皱眉向昏睡在地的军官看了一眼,继而下意识向手中名片看去——晓白山集团执行副总裁阿掩,提前三日预约电话……

赵偲:“……”

……

……

==================================

这段其实是埋有很多伏笔的,看过后文的小伙伴可能会发现一二~

我就不多说了~~~


2022-04-29 评论-7 热度-178 师徒原创同行现代小说暗狱军事
 

评论(7)

热度(178)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