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四、怒与泪】

“好,我知道了,辛苦了。”

A城东头的一处写字楼地下停车场中,刚刚停稳了车的游小公爵面无表情走出车门,抬手用电子锁将车门锁好,继而将车钥匙环在食指上转动两圈,不远处的电梯门恰在此时打了开来。

 

“四少爷。”乾天站在电梯之中按着开门按钮冲不远外的游小真微一颔首。

“乾天叔~”游小真冲乾天扬扬手打了个招呼,旋即摘下了黑色的连衣帽后将双手插在裤兜之中走上前去:“路上出了点儿岔子,叫您久等了吧。”

“四少爷传信息进来时前后用两个虚拟信号源做转码,以此避免此处基地暴露,您年纪轻轻做事便如此谨慎且滴水不漏,乾天实在佩服。”乾天向刚刚走进电梯间的年轻人鞠了一躬,后者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年轻人懒洋洋的靠在了电梯墙上笑道:“啧~您这般不吝言辞的夸真儿,真儿可忍不住要怀疑面前这位狱司大人又到底是不是货真价实的了~”

乾天闻言也一时笑了起来,他摇了摇头不再搭话,只是伸出手去在电子屏幕上依次按下了六个楼层的按钮,继而电子屏上弹出了一个指纹扫描系统,乾天伸出手去,将自己的食指贴了上去。

 

游小真由始至终靠在电梯墙上环着双臂歪过脖子看,直到乾天直起身来后才显得有些没话找话般说:

“这处基地我虽是第一次来,但我记得,咱暗狱内部的安保措施通常都是三道,这既然有了密码指令和指纹系统,那是不是还有一道虹膜系统?”

“是。”乾天冲游小真点了点头,说:“一如您猜测,等会儿我们出去后还需通过一道眼底虹膜的扫描。”

小真耸了耸肩,一脸意料之中的等着电梯开始下降,这个过程似乎显得颇为漫长。

在电梯中突然陷入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之后——

“师父他……还好吗?”

小真突然松开了抱在身前的双臂站直了身子问。

乾天闻言向身侧突然发问的年轻人看了一眼,沉默了一下才反问道:

“您……已经知道了吗?关于燕校长的事。”

“啊。”

游小真挠挠头漫不经心般应了一声,继而他显得有些懒洋洋说:

“虽然尚不清楚具体的行动细节,不过……”

年轻人抿了抿唇,眸色一时间阴沉了下来:

“这件事对外的报道力度明显过大了!”

 

乾天向眼前突然严肃的年轻人看了一眼,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孩子因为非同寻常的出身,总归是对这些信息有着远超常人的敏感度的。

 

“哎……”

游小公爵突然轻轻一叹,这回恢复了先前他懒洋洋的模样又一次靠在了电梯墙上说:

“话说回来了,既然连我都想明白了这件事,想必师父和叔叔您也定是知道的,他们之所以会大肆报道燕伯伯一事更试图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的原因……”

游小真说到这儿,抬起头来静静向乾天看去,后者笔直立于电梯间并未说话。

电梯中再一次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直到——

“您说得对,四少爷。”

乾天立得笔直轻点了点头说:

“这本就是一场无声的宣战,他们透过这一切正在向我们传递信号,他们想要告诉我们……他们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存在,也想要告诉……他们并不畏惧我们,更试图在激怒我们。”

乾天话说到这儿,轻轻叹了口气后才转头看向了身侧的年轻人说:

“然而您也要明白,即使主子再清楚不过对方恰恰是在用这样的举动诱逼我们现身,他也不会……不会对这件事忍气吞声。”

“那是当然吧!”

“碰”的一声闷响,游小真突如其来狠狠砸在电梯间的举动吓了乾天一跳,年轻人的笑意不知何时化作了熊熊燃烧的怒火,他攥紧拳头一字一句说:“韬光养晦也该有个度吧,无论师父也好叔叔们也罢,即便连我……我长久以来如此地积蓄力量,为的也不过只是想要去守护住在意的人罢了!”

话音微微一顿,游小真阴沉着眸子慢慢拿下了适才痛砸在电梯间的拳头说:“更何况,无尽的愤怒总比入骨的痛彻心扉要好的多!”

乾天微微皱眉,他下意识张开口,显然是想说些什么的——然而“叮咚”一声响,却是电梯到了。

……

“所以说,燕伯伯他们都没有被救出来吗?”

地下基地的另一头,尚且穿着一身球衣的孩子神情难过极了。

“是的,小少爷。”

狱司坤地拎着一盏照明灯恭敬地行在孩子半步之前给后者照亮前行的路,昏黄的光亮打亮了他的侧脸颊,这使得那原本刚毅的面容突然间多了些许黯然之色。

将一只小手插在短裤口袋中的小身影突然慢慢停下了脚步,孩子深低着头,坤地有些诧异的转头瞧去——

“嘀嗒……”

“嘀嗒……”

“嘀……嗒……”

汹涌而出的泪水,自那小小的脸颊上夺眶而出,十一二岁的孩子即便狠狠咬紧牙关,却也同样抑制不住这仿佛决堤般的泪水:

“大伯是个骗子……”

他一边哭,一边狠狠擦揉着小眼睛:

“明明说好了要教我木剑的,明明只有他才会用扎扎的胡子扎我的,明明答应了来年过年还说要亲手包饺子的……”

单纯稚嫩的话音,却仿佛化作了一记重锤,这话音如剑似刃,狠狠,狠狠倒刺在坤地的心尖之上。

坤地骤然间觉得自己无法呼吸了。

好半天的沉默——

“小少爷。”

坤地弯着腰慢慢走到了孩子身前,沉默,继而他突然极缓极缓地单膝跪倒在了这个不停擦拭着眼泪的孩子身前,坤地用没有拎着照灯的手轻轻环住了眼前的孩子说:

“对不起……”

哭成了小花猫的孩子看他,用哽咽的话音轻声反问:

“叔叔……叔叔您为什么要道歉?”

坤地神色一黯,再次沉默了许久才说:

“是叔叔没有用,是叔叔在行动前……和钉子下达了必须要将保护主子性命视为第一目标的行动命令。”

话音微顿:

“如果那时候钉子他没有接到这道指令的话……”

坤地没有再说下去,他只是慢慢低下头去狠狠一咬牙说:

“叔叔也不知道,但如果将行动目标第一位换做是解救燕校长夫妻二人的话,也许……”

哭泣中的孩子不知何时起渐渐止住了哭腔,他红着小眼睛看向眼前表情十分痛苦的坤地说:“可是……”孩子再次哽咽了一下:“可是那样的话也许爸爸也会出不来的,对吗?”

单膝跪倒在他身前的坤地黯然不语。

“妈妈她总会说……”孩子看向身前这低眉颔首的刚毅身影一字一句说:“叔叔们既不是爸爸的刀刃更不是爸爸的部下,叔叔就是叔叔,你们是爸爸的兄弟。”

坤地愣住了。

“但是……叔叔……”孩子伸出他的小手,他将小手轻轻,慢慢的却极有分量的放在了坤地的肩膀之上,天儿不知什么时候再一次哭了起来,他哭的是那样全然无法抑制,大哭中的他将两只小手死死压在坤地的肩膀上,他说:“但是我要同你约定,我再也不要这样只能听着你们说,再也不要置身事外,再也不要这样……这样的无能无为,哇——!”

不知为何,听着此刻如此痛彻心扉又纯粹无比的哭腔,坤地的眸子也在不经意中发红了起来。

继而——

“遵命,小少爷,属下也将与您约定……”

坤地站起身来,轻轻牵住眼下这尚且瘦弱无比的小手,他轻轻缓缓却一字一句说道:

“属下将与您约定,属下也再也不要见到您这样哭了。”

坤地站起身来,他静静牵着这只小手先行半步打灯走在光明幽暗叠加的通廊间……

 

——我发誓,从此我将化作您的刀刃与盾牌,我再也不要见您流下这样的泪水。

……

……

===================================

看过番一的小伙伴应该知道,从个人情感上来看,坤地其实对天儿一直都是有愧疚的,再加上至如今的大伯一事后……

这造成了此后很多年,坤地对天儿有着不同于乾天的“忠诚和偏爱”。

 

这样的偏爱即便是在后期老苏“黑化”后也不减分毫,在天儿后三年的煎熬挣扎中,坤地其实一直都在“想方设法”的挡在年幼的天儿身前,即便……这导致老苏会一再的命乾天将坤地送入刑堂。

 

本章的前半段乾天在愤怒的小真面前是欲言又止的,这种欲言又止背后的情绪其实非常的复杂,他正在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主子(兄长)化身为一个复仇者,从理性的角度上而言这非常不正确,但从感性的角度上而言……

乾天连一个愤怒的游家小公爵都无法阻止,又何来立场去阻止他所尊敬的半兄半长选择步入黑暗呢?

 

大多数朋友都会觉得天儿此后于暗狱成长的三年过的非常的辛苦,从老苏和天儿(父子)关系来看,的确如此,但其实在背地里天儿依然是在被很多人默默守护着的:

他的坤地叔叔会一再地想法设法去挡在他复仇者的父亲身前;

他的乾天叔叔其实一直都清楚的知道复仇之路终只能是歧路。

 

而身为暗狱除老苏之外最大的两位狱司大人,这样的偏爱和决意其实侧面为后期的天小队带来了很多不同的东西。

就如三年之后,坤地会伸出手去推开那扇天儿不敢推开的大门,此谓万般善缘皆有因果。


2022-05-01 评论-26 热度-230 师徒原创同行现代小说暗狱军事
 

评论(26)

热度(230)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