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五、请哭吧!】

“咳咳,咳咳咳……”

小真在还未能看到师父的时候,便听到了漆黑的走廊中远远传来着那一声重过一声的咳嗽声。

 

“师父?!”

即使尚是个不满十八岁的孩子,乾天却同样已有很多年不曾见过眼前这位四少爷犹如眼下这般惊慌失措的模样,在乾天的记忆之中,这孩子这些年来素来都是于嘻嘻哈哈间轻易便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

 

小真的身子快步冲到了走廊的拐弯处,这便看到了在那昏暗的廊道中男人拄着银杖连声咳嗽的模样……

小真的身子骤然顿住了,不远外那只手持杖半倚于墙壁间咳嗽不止中的身影在这一刻间仿佛苍老了太多太多,游小真的大脑有片刻间的空白,继而——

“混账!”

滔天的怒火几乎要将他焚烧殆尽,游小公爵冲冠眦裂青筋暴起,大怒之下却是一拳砸出“咚”的一声便狠狠砸在了身旁的墙壁上。

约摸也就三四秒钟的时间……游小真面色骤然间阴冷至极,他一言未发,竟是转过身原路向乾天那边折返而去!

 

乾天吓了一跳,下意识唤这个正在和自己擦肩而过的孩子:“四少爷?”

“阿杰,过来接我。”阴沉着脸的小真不知什么时候从怀中掏出了手机,他阴沉沉的面容上不再有肉眼可见的怒色,那些怒火在这一刻间似乎都化作了说不出的威严与冷峻,秘书阿杰也许是在电话那头应答了一句什么,游小真对着电话那头厉喝:“马上!”

乾天被这样一句罕见的厉喝声震于原地,一时间站在原地好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站……站住……咳咳,咳咳咳……”

底气不甚足的声音显得微弱极了,但也就是这样轻轻两个字,却在瞬间阻断了盛怒之下游小真一切的行径,倚着墙壁接连咳嗽中的男人轻声发问:

“去哪?咳……咳咳咳……”

即便打从事发起就一直在努力克制情绪,即便一直尝试着用嬉皮笑脸和没个正经来掩饰自己,即便……

小真还是全然无法抑制那从心口深处径直涌上眼眶的酸楚,汹涌而出的泪水仿佛暴雨山洪,他就在仅仅哪怕只有一句话,哪怕这句话只有两个字:

“去哪?”

小真就在这样一句问话后哭的根本答不上话来了。

 

“老……老四……”

又是一连串的猛咳后,男人尝试着在不远外深深调整起他的呼吸,继而:

“哪都不许去,更什么都不准做,尤其是你。”

这并不是一句在同他商量的口吻。

小真泪如雨下,他背着身子站在走廊间一直伸手恶狠狠地抹着眼泪,他没有转过身去,他甚至罕见的没有去接应师父的话。

 

苏萧焕在说完先前那段话后显得有些疲倦的阖上了眸子,眼下,他实在疲惫极了,但他还不能倒下,便也只好将半只毫无知觉的身子再往墙壁间送去试图借力几分……

“主子?!”

乾天直到此时才反应过来眼前的这个男人身体状况绝对发生了什么未曾告知他的问题,乾天惊呼一声后上前去扶住了苏萧焕,他眼中有了浓浓的担忧之色——看这症状,只怕是男人的旧疾又加重了。

苏萧焕这一次并没有勒令乾天前来扶住自己的举动,他甚至话都没有说,不是不想,只是他累到已快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老四……”不知缓了多久,被乾天搀扶中的男人才又一次慢慢开了口。

总算是抹停了眼泪的游小真慢慢转回头,他裂开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应:“师父?”

“此事……还不是你们这些孩子该操心的事,你明白吗?”苏萧焕话音轻轻软软毫无气力,这在游小真的记忆中简直不可思议。

小真没有应答,他在不远外的那一边无声低垂着头。

这一刻——没有人知道他到底低着头是在想些什么……

 

“四少爷!”

乾天见小真迟迟不答话,他搀扶着男人一忍再忍,终是忍不住高声开口呼唤了一声,游小真微微一愣间才算是被唤回了神,他抬头向乾天看去,继而,他的目光从乾天那边慢慢移回了师父身上,在看到了后者身体的状态后……

心底悲痛至极,痛到深处便又化作了仿佛欲要将人焚烧殆尽的怒火,小真明白自己有满腔的怒火无处宣泄,但他最终还是雾着眸子“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他强忍着哭腔说:

“是,弟子……都听您的!”

……

苏萧焕的状态糟糕极了,乾天知道,游小真也知道。

——但这二人却如出一辙般一言不发,就这样陪男人静静站在房门口。

游小真无法开口劝慰师父,纵使机灵如他,眼下唯一能做的事儿不过也就是守候在男人身旁陪后者一同静静站着……

 

“爸……爸爸?!”

约摸五分钟后,坤地陪着小少爷也下来了。

尚且穿着一身篮球服的孩子从阶梯上一路奔跑而来笔直冲到了男人身前,天儿什么话都没有说,他只是借着冲劲狠狠一下撞入了父亲的怀里!

若非身侧有乾天扶着,苏萧焕定是要叫这仿佛一只撒开缰绳小狗一般的小家伙给冲倒在地的。

——但罕见的,他没有出言呵斥,他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

 

天儿扑在父亲的怀中,抱着后者哽咽了起来。

苏萧焕伸出手去,他抬不起没有知觉的左手,便只能用右手的半只手掌一半勉强握住银杖继而用剩下的不足二分之一的部分轻轻揉了揉埋在怀中的小脑袋。

天儿觉得爸爸的这只大手……不……事实上父亲的整个身子眼下都是前所未有的冰冷。

天儿特别熟悉这样的感觉。

在很多很多年前,在那暗狱训练营里,在爸爸还没来找他的日子里……

人一定是世上最奇怪的恒温动物了,因为除却体温,人类还有另一种被唤为心灵的温度阈值。

想到这儿,天儿伸出他的小手,他在尝试着用自己并不宽厚的怀抱抱紧了眼前这个冰冷冰冷的父亲,他将小脑袋埋在爸爸的怀中,好一会儿后,他用尚且稚嫩并满含哭腔的童声说:

“妈妈说,难过的话,哭出来就会好很多的。”

半只轻轻捂在小脑袋上的大手似乎狠狠颤抖了一下,却终究……男人的面色一如既往平静极了,他什么话都没有说。

 

“爸爸……”

孩子紧紧的搂着他,说话间却是先他一步哭了出声:

“是你告诉我的,所有逝去的人都会化作星星在天上守护着我们,如果我们想他们了,那就抬头看看星星,便一定会看到他们就在那里,不离不弃……”

苏萧焕的身子开始无声的颤抖起来,一直咬牙立在一侧的游小真却是再也忍不住的哽咽了起来。

“我和妈妈四哥……还有大姐三哥叔叔们,还有……还有啊……”

小家伙啜泣的几乎喘不上气了,但他深吸了口气,到底憋足了气用哭腔大声说:

“还有那个讨厌的二哥,我们会一直,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孩子说到这儿,便连乾天坤地二人也忍不住双双雾了眸子。

“所以……”

已经哭成了小花猫的孩子攥着他的衣角在他怀中慢慢抬起了头,天儿尚且稚嫩的小脸上满是泪色,但他还是坚定的哭着对眼前的父亲说:

“所以如果你难过的话,就请你也哭出来吧!”

 

“梆”的一声响,银杖自男人手里摔落在地了。

片刻……

“嘀嗒。”

“嘀嗒。”

“嘀嗒……”

那无声的泪,悄悄落在了孩子扬起的小脸间,这素来高大的身影突然跪倒在地,他猛烈的颤抖起来,他用右手搂住孩子深垂着首,那无声无息的泪水有些落在孩子的身上,有些则一滴又一滴的敲落在了大理石石板间……

乾天坤地游小真三人皆站在男人的身后,他们看不到男人的正面,但他们却在苏萧焕这一跪后同样跟跪在了后者的身后。小真泪如雨下,他看着记忆中那素来高大的身影此刻跪倒在地抱着弟弟无声落泪,他看着弟弟“哇”的一声嚎啕大哭,再也忍不住的泪水同样夺眶汹涌而出,他忍不住转头向身侧同样跪倒的两位叔叔看去,才发现在场中人早已皆是泣不成声了……

 

哭吧。

逝去之人皆会化为世间星辰……守护着你。

哭吧。

身旁之人皆会伴你左右,静静等待……你的站起。

……

……

=====================================

第一次听到噩耗的时候,老苏没哭;

乾天劝老苏节哀的时候,老苏没哭;

真儿归来泪如雨下的时候,老苏没哭……

 

只有在天儿横冲直撞冲入他的怀中嚎啕大哭并对他说——

“所以如果你难过的话,就请你也哭出来吧!”

老苏终才跪倒在地无声落泪。

 

父与子,大抵如此吧。

【ps.天儿真的是个小暖男不接受反驳~~】


2022-05-01 评论-23 热度-248 师徒原创同行现代小说暗狱军事
 

评论(23)

热度(248)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