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六、复仇者&决意】

男人拄着银杖慢慢走入房中时,女儿的情绪似乎在妻子的安抚下已经好多了,只是……

啜泣中的燕灵儿在听到门后男人一行的动静后转过头来,当她看到此刻立于房门口一言不发只轻拄银杖静默注视于她的父亲时——

“义父!”女儿从远方含泪冲来扑倒在他的怀中,这孩子身上甚至仍穿戴着那尚未来得及换下的……笔挺戎装。

 

灵儿扑入了苏萧焕的怀中,她泪流满面在父亲怀中连声说着:

“义父,爸爸和妈妈绝不会做出那样的事,义父,他们绝对不会做出那样的事的……”

苏萧焕听到女儿一连重复了数遍的话语,他心底深处突如揪一般的痛。苏萧焕眼下有半个身子使不上力气,他只能慢慢,慢慢抬起了右手轻轻抚摸着女儿那头柔顺的发,他说不出哪怕一个字来。

“义父……”

许是因为他的抚摸,灵儿在他宽厚的怀抱中一时间痛哭出声:“我不懂,我们从来都没有背叛……不!哪怕连辜负我们也从未辜负过这肩头的使命一分一毫,我不懂,我不懂……义父,您告诉我,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这又是一个苏萧焕无法回答的问题——做错了什么吗?

眼前这孩子尚且一身笔挺戎装,想必不久之前,她还在坚守于她的岗位间。

却转眼……

她成了掀起叛乱的主谋,若非有人出手相救,这年轻而又前途无量的孩子必定会无声无息消逝在整条历史长河中,此后百年,再也不会有人记得西北总军那赫赫有名战功累累的火凤凰,人们只知道……她的父母皆是大恶之人,而她……是自然而然流淌着恶人之血的叛党。

做错了什么吗?

大哥一生铁骨铮铮,男儿之躯可问这天地无愧。

做错了什么吗?

大嫂一生兢兢业业,医者仁心布施那天南海北。

做错了……什么吗?

便是眼前的这个孩子,这连戎装都没能来得及换下的孩子,她于半日之前,才刚刚带着部下捣毁了一处边境人贩的窝点……

苏萧焕全然回答不出女儿一声连着一声仿佛正在鞭笞灵魂的发问,便也只好在漫长的沉默中轻轻抚摸着女儿那乌黑的发。

 

许久许久,久到当所有人都以为男人不会再说什么时——

“错的并不是你。”

苏萧焕轻轻开口了,只是这轻浅六字却仿佛刚从至寒之地打捞出来般!

房间之中一直无声抹着眼泪的紫眮听得心底深处突地一声咯噔,因为太过了解,她开始莫名害怕丈夫接下来即将说出口来的话,不由傻傻抬头向丈夫看去——后者的表情一如既往平静极了,在光线并不太明亮的房屋中,在所有人都向他看去的视线下,在他素来刚毅的脸颊上渐渐染上了寒气与阴鸷的片刻间,苏萧焕再一次轻轻冷冷说出了剩下的话:

“错的是这个世界。”

 

“萧焕!”

这绝不是紫眮在这样的境地下愿意从丈夫嘴中听到的话,她无法想象丈夫是在经历了怎样的内心争斗后才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她也更不敢想象丈夫说出这样一句话后将会采取怎样的行动,她最不敢面对的是——眼前的这个男人说出这句话时压根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他此刻既不愤怒也不迷惘,这只能意味着……

 

“乾天坤地听令。”

拄着银杖的男人是面无表情的,再也没有人能读懂他这样的平静之下到底蕴含着怎样的惊涛骇浪,就仿佛暴风雨前的海面般,男人一字一句轻声说道:

“三年,既然如今的暗狱还无法撼动那只大手,那我便给你们兄弟二人三年时间。”

单膝跪倒在地的兄弟二人面面相觑——他们都从对方的面上看到了那浓浓的忧色,只是……这到底是来自暗狱之主的命令,二人终只能齐声应道:

“是。”

“灵儿。”

男人轻轻唤了声怀中的女儿,灵儿从没见过一个带着阴鸷之色的父亲,此时竟是短暂的忘记了哭傻傻向男人看去,便见后者再一次轻轻抚摸了下她的发丝柔声说:

“为父把城西最大的基地给你,论编制它没有你原来的火凤团大,但那里有暗狱最好的训练营,你知道,暗狱大多数的高层都是从这座训练营中走出来的。”

苏萧焕的话音微微一顿,他收回了抚着女儿乌发的手,这一次却是重重拍了拍女儿的肩膀,他说:

“这三年里你就跟着两位叔叔好好学,不懂就问,还有,你是做大姐的,从今往后,不许再轻易哭鼻子。”

燕灵儿愣住,她明白义父这是要做什么了。

 

“老四。”

苏萧焕的目光转向了那边由始到终躬身而立的游小真。

小真抬头,他向师父这边深深看了一眼,继而他上前一步跪倒在地郑重道:

“请您吩咐,师父。”

“为师要把你逐出师门。”

轻轻淡淡一句话,所有人都愕然向男人看去,游小真自然也于大惊之下抬头看去,待他看到了面色平静一言不发静静看向他的男人时……

“你……明白吗?”苏萧焕突然发问了。

“我……”小真皱着眉微微颔首,片刻思索,他神情复杂抬头向男人看去却未发一言。

“为师将给你两张牌。”苏萧焕用手中银杖轻敲了敲地面说:“城东的这一处基地,以及郊外一个废弃了的仓库。”

男人看着跪于身前未曾答话的年轻人慢慢又说:

“你不能继续站在游不凡乃至整个游家的身后只被人称做游小公爵,你需要有功绩来证明你的实力,你已经迈出了第一步,如今便必须走到人前去,老四。”

跪在地上的小真再一次皱眉,他依然没有答话,便又听:

“这两张牌该在什么时候打你自己去掂量,三日之后,我自会找人向游不凡传递你与我恩断义绝的消息。”

“师父!”游小真突然抬头,他的神情难过极了,仿佛快要哭出来那般,小真略显有些焦急地说:“我……弟子不怕来自外界的危险,我也会很小心注意……”

“老四。”男人蓦地皱起剑眉,游小真愣住了,他抬头傻傻看了男人一眼,继而黯然失色的低下了头去。

好久好久——

跪倒在地的游小真狠咬着嘴唇,力度大到仿佛要将其生生咬破那般,末了,他说:“弟子明白了,弟子会好好打这两张牌,在没成为游家家主或是拥有足够的力量前……弟子不会冒然和暗狱进行牵线。”

敌暗我明,游小真当然明白这一记釜底抽薪是眼下最能够保护他的方式——在帝国高层那群已经注意到自己的人大动干戈调查他之前,对外散播他是忍辱负重秘密调查暗狱的钉子,再选取合适的时候将师父刚刚给予的两张牌打出去,这样一来可以先发制人阻止更多的人对自己进行明里暗里的调查,二来可以很好的帮自己扬名立万巩固自己在游家的地位,只是……

这也同样意味着,在一切未能尘埃落定之前,自己将不能再回到暗狱回到师父他们身边来!

游小真觉得难过,但他到底什么也没说,他明白,这是属于自己的战场,如果想拥有力量,如果再也不想无能为力的……

小真跪在地上深深叩首,他向不远外的男人和女子沉沉磕了三个头,三叩之后他慢慢,慢慢站起了身来——

从今往后,即便能在帝国的某处偶然相遇,却该面前的夫妻二人向他行礼更尊称他一句“游小公爵”了。

 

苏萧焕由始至终静默原地无声受了游小真三拜,直到小真站起身后,他的目光才最终定格在了站于众人最后的天儿身上。

片刻——

“这三天好好陪陪你四哥。”

继而……

银杖“邦邦邦”的声音敲击在了昏暗的房间中,男人就此转头而去,任他那高大的背影渐渐融入那片黑暗之中,最终被黑暗彻底吞噬。

……

……

============================

哎……


错的并不是你,

错的是这个世界。


给了灵儿暗狱,便剥夺了灵儿此后三年现柔软的权利;

给了小真安全,便拿走了小真此后三年唤师父的权利;

看似什么都没有给天儿,却其实走向黑暗,唯予一抹寂寥决绝的背影。

 

这便是复仇者的“决意”。


2022-05-02 评论-19 热度-203 师徒原创同行现代小说暗狱军事
 

评论(19)

热度(203)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