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八、这个她是谁?】

篮球到底是个团队竞技,即使一班的这位小班长实力再逆天,却也还是没能挽回一班最终以两分之差输给了二班的事实。

刚进高中来队伍组建并不久,不光综合实力相差还欠缺打磨,这个结果是在奕天的意料之中的,在一班几个垂头丧气的队员们发现这位鼎鼎大名的小队长比想象中要平和后……十五六岁的孩子们不一会儿便又勾肩搭背的说笑了起来。

 

场外的观众席上,观众们倒也十分知足,一方面这场竞技早已将篮球精神展现的淋漓尽致,另一方面……他们确实狠狠被场中那英姿飒爽的少年投喂了名为赏心悦目的东西。

——看那笑容腼腆的少年打球,看他在一瞬间的进入状态,看他驰骋在赛场上的身影真的是一件很舒服的事。

 

球员和观众们都开始陆陆续续退场了,臂弯中又多了只篮球的少年微笑着与队友们并肩向场外走去,在他的身影走到研晓身前时——

“队长,我跟你说,最后那个三分球就应该……”

搂着他的好友依然在他耳边喋喋不休着,他却无声无息止下了步子,抬头向坐在观众席第一排的研晓看去。

所有人都是一愣,研晓也没忍住的眨了眨眼。

臂弯中夹着篮球的少年勾起了唇角,他那被汗打湿的额头上还留有几缕结成条的乌黑短发,白炽灯恰从体育馆场顶打落,静静立在灯下勾起笑意的少年这一刻仿佛从画中走出,研晓不由是看痴了。

却也只是瞬间,他朝她轻轻点了点头,再次和一众队员们迈步离去了。

好半天的时间——

“晓儿!”研晓被耳旁突如其来的一声呼唤吓得打了个激灵,朋友拉起她的手抱怨:“喊了你几百声也不见你答应,人都快走光了,一个人傻傻坐那也不知道想什么呢!”

研晓在朋友的抱怨声中渐渐被扯离了观众席,快离开场馆时,她又一次忍不住……无声回头向赛场的方向看了一眼。

一如朋友所说,硕大的赛场已经空了。

……

因为举办了全校高一篮球决赛,这天下午学校的高一的学生们放学很早。

背着一只黑色双肩包的少年在路口间微笑着告别了朋友们,继而背着双肩包一个人慢悠悠离去。

他那只朴素的黑色双肩包洗的很干净,但明显已经用了好些年头开始隐隐有些发白了。

 

徐徐穿过一条种满杨柳的马路,便进入了临近学校最大的商业街范围内,这处商业街建成的并不太久,这个点街上的行人也不是很多。

少年就这样一人背着黑色双肩包静静走着,在通向下一个街道的必经之路上,有一家据地极佳的首饰店,这家首饰店处在商业一街和二街的十字路口边,是所有前来商业街的客人们下车后第一眼便会看到的店铺。

 

他的身影,就这样静悄悄驻足在了首饰店的橱窗前,橱窗中摆放着一根简单大方品质极佳的珍珠项链。

项链上的珠子虽不大,但做工精美,每一颗都透露着“我是珍品”的味道。

 

少年开始看吊牌上的价格,他在心中默数:一个零,两个零,三个零……当数到第四个零时,他忍不住将手摸进了口袋中拿出来开始认真清点:几张叠放整齐面额十元的纸币和三两个钢镚是他现在所有的家当了。

 

他轻轻叹了口气,将全部家当小心翼翼又放回了口袋中去,背好双肩包转头,迈步向十字路口的红绿灯走去。

静静站在路口边等红灯的档,一辆帝国限量发行的加长黑色豪车从他的面前疾驰而过,因为平常很少见这么豪华的轿车,连少年都忍不住向那黑色豪车多看了几眼,起料刚定睛看了一眼——

“请通行。”却是红灯变绿灯的提醒音响了起来。

奕天摇摇头扯回了神,赶紧迈步向路的另一边走去,走过了十字路口,在沿着马路没能走上多久的时。

先前那辆加长版的豪华轿车不知为何去而复返,豪车就这样一路驶来,继而无声无息却正正停在了他的身旁,背着双肩包的少年愣愣,不由傻傻转头向停在身旁的豪车看去。

……

全自动的车门无声滑开,奕天下意识皱眉,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他的感知异与常人,眼下,他能感受到这辆车中绝对坐有两个极其厉害的人物,但他站在原地没有动,因为车内的人似乎并没有杀气或者恶意。

全自动的车门敞开在他的眼前,车内自然而然亮起了柔和的光芒,继而——

“嗨~”

坐在豪车内的人儿微笑着冲他打了一声招呼,奕天愣住了。

“干嘛呢,傻小子?”

那人挑了挑眉毛,见他以一副痴痴傻傻的模样呆站在门口不由翻了他个大白眼道:

“这地方可禁停啊,再不上车贴了罚单你给四……”

“四哥!!!”

极其兴奋的一声惊吼,少年径直从车外扑进了车里去!

 

车内身穿笔挺麦尔登西装的年轻人叫他扑了个结实,得亏身下的座椅不光看起来豪奢至极便是坐在上面也柔软至极,否则的话……

“痛痛痛!”

绕是如此,年轻人还是没个正经佯捂着腰抱怨:

“哎呀你四哥的老腰啊,看来今天的菜单又得加个腰子了。”

“噗!”少年哑然失笑,继而还是老老实实爬起来坐到对面的座椅中去了。

 

坐定身子后,奕天开始细细的打量车中一切。

年轻人此时是懒洋洋翘着一只二郎腿坐在豪奢的真皮沙发座椅中的,他的右手边便捷式桌板上摆着一只红酒杯,左手此刻正轻轻敲击在桃木圆桌上,桌头间摆着一只仿古蝠纹烟碟外加一包奕天只看都叫不上名字的香烟。

似乎是为了呼应那只看上去古香古色年代已久的桃木圆桌,全车的内饰装潢便皆是桃木的,在全车右手靠后的位置,甚至还有一只桃木特制而成的吧台。

 

奕天花费了好大气力才好不容易将目光从那些看起来就“好贵的汽车内饰们”慢慢转回了他四哥身上,后者此刻正舒舒服服将自己陷在豪华座椅中微笑瞧他,他被四哥这颇有些“不怀好意”的笑容看的心底直打鼓,继而红了脸低下头赶忙去检查自己身上哪有不对,看了半天也没看出哪有不对不由问:

“怎么了,四哥?”

游小真慢悠悠坐起了身子,他伸出手来,修长的五指好看极了。

游家现任家主就这样,坐在另一面轻轻拍了拍弟弟的脑袋后微笑道:

“长大了嘛~”

不知为何,奕天听的心中莫名有些欢喜,但好半天回过味来后才觉出了几丝不妥,他眨眨眼抬头向游小真看去,下意识地:“啊?”

“珍珠项链是打算买给谁的啊?刚刚看的那么入迷。”游小真的笑意不光不怀好意,这回还有些贱贱的。

奕天一时涨红了脸,双手分别放在双膝上坐直了身子,好半天后才显得有些焦急道:“珍珠项链不关她的事,那是想买给妈妈的!”

游小真用左手修长的食指敲敲太阳穴,突然恍然大悟般点了点头说:“对哈,师娘的生日是快到了。”话音一顿,笑容里不怀好意的成分却是更浓了:“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她又是谁啊?”

……

……

================================

见有朋友问我关于上一章的看法。

我的看法真的是“啊,三年了……”

——孩子们都长大了,学区房里苏宅的灯却再未能亮起。


而关于这章就是......

四爷日常“贱兮兮”~

2022-05-03 评论-11 热度-179 师徒原创同行现代小说暗狱军事
 

评论(11)

热度(179)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