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九、烟与酒】

奕天涨红了脸答不出来游小真的问题,眼下只好坐的笔直并将两只拳头抵在了膝盖之上。

游小真知道弟弟大了,不好再像小时候那般凭心意逗弄,便慢慢坐起了身来,他微笑着起了一瓶红酒后悠悠然往右手边的红酒杯里倒了半杯。

 

继而,游家家主捏起红酒杯的杯柱,微笑间向少年示意了一下问:“来点吗?”

正襟危坐的少年摇了摇头,游小真了然,半倚回高档沙发中慢悠悠抿了一口,在他张开口刚要说些什么的时候——

“先生。”后车内的通讯装置突然响了,继而,一只自动屏幕从车顶降下,亮起的屏幕上现出了阿掩的脸——对方在扫到画面中的少年时明显是愣了一下的。

 

游小真则照旧闲闲半靠于豪华座椅中,翘起二郎腿拿着红酒杯不发一言间点了点头。

阿掩得到他的指示,这才在屏幕那端手捧一台电子设备说道:

“一个月前您刚刚收购的那块地,市值价格几乎翻了三翻,以短期内升值空间来看,我建议咱们在今日下午找机会进行抛售,还有您此前看上的那个……考虑到目前行情大好,不知您是否考虑冲入做东?”

奕天坐在游小真的对面如同听天书一般的听,懒懒散散的游小真时而小抿一口杯中红酒,时而又将修长的左手食指在太阳穴上敲敲说:

“不妥……”

屏幕那端的阿掩便开始调出下一个项目进行请示。

这个过程整整持续了有将近五分钟,奕天看到当阿掩所汇报的事项终于见了头,游小真手中的那杯红酒便也同样见了底。在游家家主慢悠悠坐起身子一边示意阿掩继续说一边想放下手头的红酒杯时——

“还有最后两件事。”阿掩在屏幕那端深深看了游小真一眼这才说:“今天有人管咱们收购晓白高中旁的那条商贸街,出价非常可观,考虑到市值空间,我认为咱们可以先盘出一街。”

奕天听的微微一愣,这好不容易碰到了一个自己能听懂的东西,结果这内容实在是有点:他傻傻抬头向游小真看去,如此说来,难道说自己一直以来看上的那条珍珠项链,其真实店主竟然是……

游小真自然感受到了弟弟向自己看来的目光,他轻轻回给少年一个微笑,这才抬头看向屏幕那端的阿掩说:“我留着那些店铺有用,下一条。”

阿掩闻言也不再多问,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电子设备,这回看向游小真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凝重了:“帝国四大贵族今晚在‘豪庭居’设有一年一度的联谊晚会,您作为游家现任家主,需要出席。”

奕天看到他四哥明显皱了皱眉毛,继而游小真头也不抬地:“叫小公主去。”

“很抱歉,先生,小姐不具备权限。”阿掩一板一眼的认真答道。

小真的眉头一时蹙的更深了,他问:“谁说的?小公主那也是我游家名正言顺的……”

“游老先生亲点了您,您是知道的……”阿掩的话没能再说下去,因为这边的游家家主突地抬头,他无声无息……蹙眉向屏幕那边的阿掩沉沉看了一眼。

也不知怎的,阿掩竟在屏幕那头默默低头划起了手中的电子设备不再说话了。

 

“咔”的一声响,在奕天还没搞明白眼前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时,坐在豪华沙发中的年轻人突然拿起了左手边的香烟盒,继而倒出一根香烟后送入口中,小真就这样坐在豪华座椅中翘起二郎腿沉默着吐着烟气,不消片刻,便有丝丝的烟气顺着他的双指指缝间悠悠飘出……

片刻——

懒洋洋坐于沙发中的游小真突然伸直了右手,他向自己右手大拇指间那剑盾交织的宝石戒指看去,袅袅烟气于无声无息间持续从他口中缓缓溢出,他终是说话了:

“晚上原本有什么安排?”

奕天敏锐的感觉到屏幕那端的阿掩似乎先向自己看了一眼,继而他才回答道:

“您原本是排了点私事的。”

“推了。”

游小真面无表情将手中香烟按灭了在了仿古蝠纹烟碟中:

“叫司机先把天儿送回家后我们再过去。”

……

自动屏幕缓慢缩回了车顶,因着屏幕呈现前后双屏设计,所以阿掩说话的时候,奕天一直看不到屏幕那头的游小真到底是一番什么表情。

在好不容易等屏幕缩回去后,坐在奕天对面的游小真早已掐灭了手中的香烟此刻又一次懒洋洋瘫坐回沙发中了。

 

奕天就这样静静盯着他四哥看了好一会儿——小真的目光此刻却并不在弟弟身上,他正十指相扣放于身前思索着什么。

就这么沉思了好一会儿后,小真才恍然回过神来,他下意识一拍自己的脑袋,有些懊恼般看向少年问:

“呛吗?”

奕天长这么大以来,他身边的男性没人抽烟——苏萧焕不抽,乾天坤地更不可能在小少爷眼前抽。

说不呛是假的,但奕天还是想对他四哥摇摇头,只是脑海中摇头的念头刚起,游小真已坐起了身子并赶忙伸手按开了天窗说:

“四哥这坏习惯不好,竟是忘了你还在跟前,抱歉抱歉……”

奕天没说话,他看着眼前正慌慌张张按开天窗的游小真,心中突然有些说不出的触动。

——其实一个慌慌张张的游家家主大人还是挺稀奇的。

天窗开了缝,大批含着尼古丁的空气被冲了出去,奕天静静看了四哥好一会儿,抿了抿唇后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小声说道:

“我记得……你以前是不抽烟的。”

游小真晒然一笑,他伸出手来,轻轻拍了下少年的额头后微笑道:

“是,这习惯不好,四哥努力改,你可不许学。”

奕天的目光斜了一眼桌上空了许久的红酒杯,再次小声道:

“而且……你也不会一个人喝这么多的酒。”

游小真自然而然顺着弟弟的目光向那只空了的酒杯看去,这回他唇角的微笑中分明是多了些苦涩的,他就这样静静盯着那只空酒杯看了好一会儿,这才轻声开口道:

“你永远也无法预测未来的你会变成怎样的人,因为即便曾经在你心目中再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都足以改变你。”

改变你的习惯。

改变你的信仰。

最后,改变你的人生。

——无论这件事在当时看起来曾是多么的渺小而又微不足道。

奕天坐的笔直皱了皱眉,在他张开口想要说些什么时:

“天天,糖糖!”

奕天吓了一跳,这并不是因为眼下不知从何而来突然便伸到了他面前的这只手,而是因为这双手的主人存在于车内却又从未令他察觉!

奕天的额上一时冷汗涔涔,他知道,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尤其是对……对如今的自己而言——如今任何的一个活物想要避开自己的感知都太不简单了。

 

阿鬼却一如记忆中的模样,就仿佛这三年的时光在他身上下过魔咒一般,他的容颜一如既往,他一眼就认出了曾只见过一面的少年,他眼下正试图向少年讨糖吃。

奕天显得有些手足无措,阿鬼则像个孩子般持续扒在他身上说:“天天,糖糖!”

游小真看着眼前这不知如何是好的少年突然有些失笑,如此持壁上观好一会儿后他才说:“阿鬼,你还认得天儿吗?”

阿鬼冲小真做了个鬼脸,转头又见奕天好半天都不去掏糖,不由又扒拉着少年说:“糖糖,天天!”

少年很是无奈,干脆将自己的两个口袋翻了个底朝天说:“我……没有糖的。”

阿鬼嘟了嘟嘴,十分扫兴的一扭头坐于游小真背后不再说话了。

 

游小真笑出了声,颇有耐心的扭过头去刚想安慰阿鬼一句,行驶中的车子却突然停了下来,车前的司机在拿起了通讯装置说:

“先生,咱们到了。”

游小真和奕天双双一愣,继而面面相觑——他们到家了。

……

……

============================================

四爷:三年不光令我变强了,还让我变成了彻彻底底的烟鬼+酒鬼,就他妈好快乐!

天儿:……(快……乐?)


来个正经的,大家可以猜猜文中阿掩提到的那句“您原本是排了点儿私事的”会是什么私事~

【ps.四爷日常真的太忙了,他其实早都不记得当年到底给自己安排了什么私事在今天~以及这件私事他今天确实因为晚宴错过了,但不久的未来其实还是.......(哦我不能再说了,再说就没有解谜的快乐了~)】


2022-05-04 评论-23 热度-228 师徒原创同行现代小说暗狱
 

评论(23)

热度(228)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