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十、考核】

自动车门缓缓滑开,柔柔的光线紧随着打亮了一些,奕天当先走下了车,游小真便陪在他的后面随他一道儿站在了车外。


奕天自然而然的走在前方打算给他四哥带路的时候——

“天儿。”

游小真突在后轻声唤他,奕天愣了愣,背着黑色的双肩包转头向四哥看去。


游小真仰起头,他向奕天欲要前行的远方遥遥望了一眼,面上的笑意依旧是云淡风轻的:

“四哥就不去了。”

奕天赫然一愣,他傻傻看着游小真下意识惊道:

“四哥?”

——哪有转眼三年不见,如今经家门却不入的游子?


小真笑着走上前来,他伸出手去,帮眼前这个几乎已同自己一般高的弟弟理了理衣领,继而他又十分耐心的帮后者捋平了那微微有些洗的发白的黑色双肩包背带,当做完这一切后,他才拍了拍奕天的肩膀,再次微笑道:“回去吧。”

“四哥!”背着双肩包站在原地的奕天皱眉,他的身子一动未动。


游小真却不再同他多说,他于微笑间伸出那修长的左手来摸了摸少年的头,旋即他张开双手,动作轻柔却又极为深情的拥抱了眼前的弟弟一下。

继而——

“天儿。”

拥抱着奕天的游小真轻声说:

“四哥很抱歉,但……还远不到时候。”

不知为何,少年因着眼前年轻人这样轻飘飘的一句话刹那雾了眸子,游小真的肩膀一向都不宽厚,奕天从来都是知道的,不同于自己的看似瘦弱,眼前这正拥抱住自己的兄长……是真的有些瘦弱的。

然而——

奕天同样知道,时至今日,莫说帝国上下,便是放眼一整个世界,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轻视眼前这个身型略显瘦弱的年轻人。


在帝国四大家族中,游家的家主游小真如今年龄刚及二十。但他于成年之日便出手雷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火速吞并了游家上上下下整整六十四支势力。他虽年岁不大但只每每出手便定是神鬼莫测——此前事关家族关键节点上的每个决策都令人目瞪口呆并拍板叫绝。

当一连串的事件层层叠叠闹到今天以来……帝国不知从何时起传出了这小子八成是万年妖狐转世,虽是看上去不到二十岁的年龄,却指不定早已活过几百个二十年了……


眼下,这个活在帝国传说中的年轻人正活生生的站在少年的面前。

奕天看着他,一时间鼻头不由得开始发酸,人们永远只能看到旁人光鲜亮丽的那一面,却永远没有人知道,四哥为了筹备三年内这一场场令人惊叹的战争,抛弃的……却是曾经所有的一切。

——试问屡经家门而又必须形同陌路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试问心有牵绊却又必须戴着面具又是一种怎样的滋味?


大约一年半前,游家家主参加了一个节目,节目噱头大致是叫贵族们深入民间像普通人一般生活,以此来达到“亲民”的目的。拍摄组那天的安排是让游小真去百货大楼中选购几件寻常的居家物件。

赶巧不巧的,那天的暗狱,也刚好接到了一份转移文件的任务——这份任务最终被交到了自己手中,那是核定自己是否能够成为一名合格的暗狱小队长的最终任务——这个任务的成或败将会直接决定自己最终是否真的可以胜任暗狱的小队长。

父亲不知为何突然便讨要了这次任务的总监察——他将是自己这场任务最后的打分人。


奕天永远也忘不掉那天下午,天气阴沉沉的仿佛快下雨了,暗狱之主苏萧焕穿着一身休闲服坐在百货大楼二楼扶梯边的休息区里——从那个角度向下望去可以将文件交接区域一览无余。


先前一切安排都很顺利,只是在距离正式文件交接仅剩三分钟时,意外突然发生了——商场内突然涌入了一大批欲要清场的节目组,以及为了游家家主安全先行而来控制场面的保镖队,自然还有……

那一年半未曾谋面,此刻面色略显疲倦的游家现任家主游小真。


按照暗狱章程,小队长们最后一场外勤考核若有这样的意外状况发生,身为总监察的苏萧焕便必须第一时间下达指令来强行叫停这场任务,再择它日重新安排部署。

起料……

奕天足足在通讯器这边等了有一分半钟,也不见此时身处二楼的男人下发任何指令。

他下意识抬头看去,苏萧焕此刻正立于二楼休息区处居高临下皱眉看向那……那被节目组,保镖组以及早就挑选好的群演们层层围住的游小真。


游家家主近旁一如既往跟着身手非凡的阿鬼,阿鬼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感受到游小真正被什么人注视,此刻一脸不开心的同样抬头向二楼的苏萧焕看了过去。

面色略有疲惫的小真见阿鬼这般模样,自然也顺着阿鬼的视线看去……

这一眼之下,不免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二楼那站着的是谁啊?!提前进来清场的人呢?还是说那是你们谁弄来的群演吗?他是不知道今天要来的是谁吗?还敢这么看!!”

游小真身边跟着的保镖厉声呵斥着。

苏萧焕似也在这一句话后回过了神来,他默然低下头后迈步向下楼的自动扶梯走去。

游小真的目光在身旁保镖那一连串的呵斥声后就已不动声色离开了男人身上,他不再继续注视男人,并开始漫无目的且面无表情扫视起了周围的状况。

奕天知道四哥肯定是看到了自己的,但游小真这轮扫视的目光……却哪怕连片刻都没有停在他或男人的身上。


至此,苏萧焕乘着自动扶梯向下,游小真一行人乘着自动扶梯向上,二人几乎擦肩而过,竟哪怕连眼神的余光都没有留给对方!


起料当男人的身子刚刚走下了自动扶梯时,先前那个呵斥过他的保镖这会儿在游小真一行人最后压阵,他看到男人径直从二楼下来时面对家主大人竟然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属实火冒三丈,便伸出手去一把拽住了刚刚才走下扶梯的男人怒道:

“你!”

苏萧焕轻轻蹙眉,任对方扯着自己的衣衫一动未动。

“你平常是不看电视吗?!到底知不知道眼前这位是谁?!刚刚竟还以那样居高临下的眼神盯着我家先生看?!”

保镖揪着男人的衣领继续厉声问道:

“说,你到底谁!”

苏萧焕的眉头蹙的更深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这是有点不高兴了。


保镖见自己说了这么大半天对方却连一个屁都不放,心底更是又怒又疑,这回干脆揪住男人去拽衣领边的通讯装置道:

“不行,你这个人很可疑,我得叫保卫科来把你带走问……”

奕天大惊,他也好父亲也罢虽然都不怕被保卫科带走,但所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般想来,他看向那保镖的眼神便隐隐开始有了杀意蕴含其中……他在这一刻间决定,他将绝不会让对方有机会呼唤保卫科的人来,就当他正准备采取某些行动措施时——

“好了。”

由始至终一言不发的游小真终于站定在二楼扶梯口处向下看来,他的表情极为不快道:

“这人确实认识我,把他放开。”

保镖大惊,抬头间惊呼:“先生?!”

“他是我没公开身份前读大学时一直不太待见我的教授……”

游家家主懒洋洋拍了拍袖子上的灰,一脸毫不在意地:

“你们都知道的。”

的确,内部人士都知道,一年半前尚是游小公爵的游家家主参观一号设施时,曾专门打了一通电话给晓白大学中某个他特别看不顺眼的教授——而后外界更有传闻,这名大学教授最后甚至被游家家主逼得“引咎辞职”且彻底消失了。


“你好啊,苏教授。”

游家家主漫不经心在二楼扶梯前轻佻的说着。

苏萧焕沉默着,许久许久,他突然如同帝国所有平民看到贵族那般低了低头道:

“公爵大人,您好,好久不见了。”

“小爷才不会抓你走,你滚吧,小爷都懒得见到你。”

说完这句话,游小真似乎当真懒得再同他说话,就此带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离去了。


在后,先前那一直抓住男人不撒手的保镖听家主大人如此说来,终是冷哼了一声后继而一把搡开了男人转身去追大队人马了。


奕天就这样傻傻站在原地向此刻依然低头陷入于沉默中的父亲看去——

好一会儿后。

“考核结束,该次任务失败,撤退。”

通讯器里响起了男人沉沉的话音,继而,通讯器那端的信号源被单方面切断,男人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

这场原本属于自己的考核,最终便落得个如此莫名其妙的结果。

……

……

==============================

今天文后的个人想法在彩蛋里~

什么?听说某些人没票?没票奶奶的还成天不留言也不点赞??票这种东西也想白嫖且不劳而获吗~

一本正经脸叉腰且理直气壮!

2022-05-04 评论-30 热度-235 师徒原创同行现代小说暗狱军事
 

评论(30)

热度(235)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