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十三、电话】

今天高层食堂这边掌厨的刘婶是三年前紫教授带到暗狱里来的。

 

刘婶的家人走得早,她人长得不是很漂亮又有些跛脚,亏得人勤快还做得一手好菜,后来便嫁了个同村的男人。

日子起初不见怎样,但二人结婚没出两年这男人便本色尽显,不光酗酒凶猛不说还彻彻底底是个赌徒,二人结婚后的第三年,这赌鬼加酒鬼便将刘婶早年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家本败了个尽,及至后来从刘婶这儿要不到钱时甚至还动不动棍棒加身。

 

紫教授是在一次下基层考察药材基地时遇到的刘婶,那次考察因为要测试药性,紫教授便在村落里多住了些时日,毕竟身为女子诸多不便,村书记便将刘婶指给紫教授伺候左右。

一来二去间二人便熟络了,女人之间通常只需互相分享个秘密就有了交情,紫眮不平于刘婶的际遇,气愤之下但凡与丈夫通话时自然要多念叨上几句。

苏萧焕起初觉得正所谓清官还难断家务事呢,在电话那头便只是单纯劝妻子消消火,但一来二去间电话打的多了,男人觉得这么个破事儿却把妻子日日气的不行,无奈下只好问:

“那你想怎么办?”

紫教授明显还在气头上:

“叫乾天过来去把那丧尽天良的赌鬼给我打残了!”

电话那头的暗狱之主:“……”

紫教授一句话后自觉不妥,哼了一声改口道:

“反正我不管,这事你得想办法解决了!”

电话那头的暗狱之主:“……”

心想女人果然是一种不讲理起来能要命的生物,暗狱之主在电话那边摘下银框眼镜颇为无奈的揉了揉眉心,才说:“这样吧,暗狱新建成的基地里刚好缺厨子,你问问她,愿不愿过来当厨娘,提供住宿和一日三餐,工资吗……就按基层人员水准配发吧。”

刘婶起初并不知道暗狱是个什么地方,只是一来图个眼不见为净,二来,她之所以答应,也是奔着那提供的住宿和一日三餐去的,但当她拿到工资的第一个月,当她颤抖着数了又数那惊人的好几个零时……她才明白,暗狱真的不是个寻常人想进就能进的地方。

 

所以当无儿无女的刘婶每每看到大恩人紫教授的孩子——管他是不是暗狱的外勤小队长奕天时,那感情,自然又多出了许多不同之处。

 

奕天本身其实是一个很难让人去讨厌的孩子。

刘婶不知道大家庭里出来的公子哥是不是都像眼前这个孩子一个样子,但起码她在村里时,村支书家里那两个小子就总自命不凡的很,然而眼前这位暗狱堂堂正正的小少爷……

天儿平日里不是特别爱说话,他笑起来有些腼腆更有些羞涩,每当他见到暗狱里比他年长之人时,不论这人是什么身份他也总会第一时间站起身子轻轻低头,再小小声的说一句:“您好。”

打从刘婶见到他的第一天起,这个孩子小小年纪便已被父亲成天丢在一众叔叔伯伯间,平日里要上课,上课之外要跟着训练,放假的时候还得为了“偿还债务”而去暗狱南边的夏令营中给小家伙们当任课老师……

故而无论是因为紫教授还是因为这个孩子本身,刘婶其实都万分心疼。

 

眼下,刘婶正将好大一盆芸豆猪手汤端到了少年身前说:“天儿,多吃些,不够的话婶婶再给你做!”

少年晒然一笑,笑容中带着五分腼腆和五分羞涩,他在长条餐桌前坐的十分端正,拿起筷子极高兴的说:“谢谢婶婶,我开动了!”

刘婶特别喜欢看这孩子狼吞虎咽大快朵颐的模样,这让刘婶切实感受到了自己的存在意义和价值。

当少年吃完第一碗米饭时刘婶便端来了第二碗放在他的面前,继而拉开凳子坐在他的对面用干净的抹布擦了擦手,期间不忘叮嘱少年:“慢点儿吃,别噎着了,婶婶给你留了好大一锅呢,没人会跟你抢!”

奕天从碗间抬起头来冲她一笑,继而还是风卷残云的吃,刘婶无奈笑着摇头,想起什么问:“对了,你今天的篮球赛是输了还是赢了呢?”

少年吐出了一块骨头,咧开一个笑容的同时将手中筷子一指天花板嘟囔着说:“输掉了,对方比我们厉害。”

“我们的天儿这么厉害,肯定是队友拖后腿了!”刘婶在为孩子打抱不平。

奕天又从碗中抬起头冲着刘婶笑一下,突然想到了什么便停下了筷子问:“婶婶,您的手机能借我用用吗?我想给妈妈打个电话。”

“好。”刘婶用干净的抹布再次擦擦手,一边起身去厨房里找手机一边说:“苏先生还是不叫你带手机啊?”

“恩……”少年吐了吐舌头,笑嘻嘻的双手接过刘婶递来的手机想到什么说:“那倒也不是,只是……他说过的,真想用的话就用自己挣的钱买。”

少年说到这儿,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道:“但是我还有好多欠款都没还清……”

刘婶闻言气翻了个白眼,继续为少年打抱不平着:“这叫什么话啊,你才多大岁数!再说了,凭什么他或者乾天坤地二人带着你训练还要你给他们掏学费啊?还有啊,你暑期去夏令营带班外出执行任务的时候也不见他们给你发工资,一天就知道这里扣那里扣的,他们这叫雇佣童工懂不懂!这要放在别处,我早告他们去了!”

刘婶说到这儿,见少年面露尴尬只闷着头一个劲的吃,刘婶轻叹了口气,这回缓了话音说:“你等着,等婶婶下个月的工资发了婶婶给你买去!”

少年腼腆一笑,挠挠脸颊说:“不用的,男子汉大丈夫,想要的东西我自己挣就好。”

说话间刘婶还要说些什么,少年手里的电话却似乎接通了。

 

“刘婶?”

紫教授在电话那头微笑着,她的声音一如既往,六分温柔中带着三分说不出的恬淡,还有一分是职业性的平静。

“妈妈!”

奕天在电话这头唤了一声,电话那头的紫妈妈分明是愣了下的,再张口这一次话音中是说不出的激动,似乎那一分职业性平静在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天儿?!”

少年的话音不知在何时也多出了几丝激动,隐隐的,似乎还能听出一丝委屈:“妈妈你还要多久才能回来呀?”

紫妈妈在电话那头柔声:“怎么了,我的宝贝是不是想妈妈了?”

这一句宝贝瞬间叫红了少年的眸,少年悄悄抬头向四周看了一眼,见刘婶已经拐进后厨准备明日的食材这才放下心来说:“才没有!”

紫妈妈了然,在电话那头继续柔声说:“高中生活还习惯吗?今天的篮球赛是赢了还是输了?”

“妈妈……”奕天在这头沉默了一会儿,他没有回答母亲的问题,只是静静又叫了母亲一声。

紫眮微微一愣,她明白,孩子怕是有事要同自己说,便放轻了声音慢慢问:“怎么了?天儿。”

“今天的篮球比赛输掉了,还有啊……我今天见到四哥了。”少年说着说着,突然间话音变得有些哽咽了:“妈妈,我超想他的。他会回来的,对吧?”

……

……

================================

无论再怎么名为“坚强”的铠甲,亦总会在母亲一声呼唤中“丢盔弃甲”。

以及别说了,我最近这速度我自己先感动一会儿~

再及,刘婶你也就是紫妈带进暗狱来的人才敢说出去告暗狱之主这种话吧?

还及(怎么这么多及???),上一章的最后我发现了许多造句小能手,笑死我了.......


2022-05-05 评论-9 热度-194 师徒原创同行现代小说暗狱军事
 

评论(9)

热度(194)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