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十二、自由通路】

自由门前设有一间专门进行出入登记的门房,暗狱在这儿设立它却并不是因为警备,而是为了……

“小少爷,回来啦~”门房中的大叔探出头来同少年打了声招呼。

“恩……恩。”奕天有些腼腆的笑了笑,继而很是不好意思的挠挠脸颊拿起地上自己的双肩包说:“徐叔叔,这个月的生死契我应该不用再签了吧?”

——凡是第一次或者时隔三个月后想要再次进入自由门的人,都需要在门房徐叔这里签订一份生死契,合同里的条款简单极了:甲方(进入者)为自愿进入自由门及其后通路,此后遇到一切意外情况乙方(暗狱)概不负责。

 

“不用啦不用啦~”门卫徐叔大手一挥说:“您快些进去吧,这已经快过了饭点了,早晨坤地大人回来的时候还特地过来吩咐,说这些天夫人去外地出差了,请您晚上回家后过去狱司他们专用的高层食堂用餐呢!”

少年笑着应了一声,继而背起书包慢慢走到那扇巨大的自由门前,他站在门前调整了一下呼吸,旋即“喝”的一声双手推上了这道巨大之门——也不知它到底是由什么材质制成的。

 

自由门极沉极沉,事实上倘若换作两个普通男人来齐齐发力也不见得能推动它分毫,好在奕天是一名经受过严苛训练的暗狱外勤队长,绕是如此,当好不容易才推开一条勉强允许一人经过的门缝时,地面上已然留下了两道极深极深的球鞋鞋印来。

 

巨大的反推力容不得他现下再瞎胡想,少年人的身影在原地一闪而过,骤然间便蹿入了眼前铁皮门内,起料他这身子在门内还没站定——

“嚓”的一声响!

门后是一条极黑极黑伸手不见五指的走廊——这便是自由门后自由通路的主体,所有进入者都无法看清它的主体和构造,只有黑暗中呼啸着的冷箭冲着奕天所站之处一根接一根的射来!

“凸(艹皿艹 )!”

即便少年脾气再好,这一刻却还是没忍住的爆了句粗,他下意识地抱怨:

“有没有搞错啊,回个家而已,不该是触发普通模式吗?还是说刚刚又‘迎接’过了什么不速之客……”

——虽然盛名在外,但暗狱每年都会迎接一批又一批不死心的好事者们非要过来闯闯这所谓的自由门和自由通路!

毕竟第一道自由门其实还是可以依靠人多力量大来打开的,只是连接于后的自由通路却会根据踏入的人数自动匹配相应难度,故而那些好事者中的绝大多数,都化作了这自由通路里的亡魂,而适才门口的徐叔叔,其实原本是为了清理这些好事者们的遗骸和遗物才守在门岗中的。

 

自由通路里的AI系统可能因为上一批“不速之客”的到来至今还没有降下它的难度。

暗狱是不相信仁慈和眼泪的,在这里,从来只认可绝对的实力。

 

奕天停止了抱怨,眼下他必须聚精会神来应付自由通路中的一切——只见他的脚步所落之处前后不过仅仅半秒的差距,无声的冷箭便仿佛长了眼般追着他的脚后跟接连射来!

两年多来每日在自由通路中出出进进的,他太过熟悉这些重力装置了,像是这样一路被这些冷箭追出去好像实在是太狼狈,再说了……谁知道AI系统还在前面安排了些什么等待着自己……

一念至此,他突然在又是一跃后蓦地站定了身子,反正黑漆漆的看不见便索性闭上了眼,他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听觉之上!

“嚓嚓嚓”地又是三声,少年人在极暗之中静静寻找:一共三只冷箭——2点钟方向一只,6点钟方向一只,10点钟方向一只!

须臾间第一只冷箭已至身前,他微微向后一偏,下腰之际竟伸出右手顺势一把便抓住了这只呼啸而来的冷箭!

他依靠自身惯性一个转身,身子一跃而起间又用左手兜住了第二只冷箭,他飞跃而起自是有意而为,先前发射了第一支冷箭的机关此刻已开始准备着吐出第四只箭了!

少年手疾眼快,仿佛掷飞镖那般左右手先后挥掷而出,便听“唰唰”两声连着同一声“叮”的脆响——右手中的第一只箭对冲了迎面而来的第三只冷箭,而左手中的第二只箭却是径直朝着发箭机关去了!

“刺啦”一声响,黑暗中冒出了些许不大不小的小火星,奕天的身子也恰好落地站稳,他抬起头去正打算“欣赏”一下自己的战果,起料黑暗中又有两个发射装置“尽忠职守”地将冷箭再次朝他射了过来……

 

这一下避的有些险了,这两支冷箭分别在他脸上和胳膊间划出了一条不太长的血口,少年人下意识地摸了摸脸颊,当他闻到手指肚间那一丝血腥味后是真的有些生气了,在他打算对剩下两个机关如法炮制时——

“小少爷……”

悠悠一声响,是从遍布在通道中的喇叭里传出来的,少年一边继续避着冷箭一边略显急切道:

“坤地叔叔我这会儿有点忙,拜托您长话短说。”

“小少爷啊……”

坤地的话音依然是慢悠悠的,不过细细听来似乎含着些许怨念:

“属下记得,您此前因破坏组织公共设备从而产生了巨大债务,就算扣除掉上个暑假带课及日常出任务外目前您还欠着五十多万,所以属下想友情提示您,您刚刚打爆的那台机器价值一百万。”

奕天:“……”片刻,少年一边躲一边大叫道:“不是……叔叔您怎么不早说啊?!”

坤地在喇叭那头继续悠悠说着:“属下刚刚已经记账了,还有,今天是刘婶来食堂掌厨,您再不回来食堂可真没饭了。”

奕天:“……”心中默默:我勒个擦的你们这群人就知道欺负我!

吐槽归吐槽,这回他却是真不敢继续破坏余下那两台……总价值高达两百万的公共财产了。

……

综上所述。

当奕天这天颇显狼狈的走出自由通路后,身上不可避免的还是挂了些彩的。

他一般感慨着自己要想回个家是真的不容易,一边宝贝兮兮的看了眼身后那只破旧的黑色双肩包有没有受损,毕竟——现在负债一百五十万的自己是真的没钱再买任何的双肩包了。

 

走出自由通路后,便算是真正进入到暗狱的核心基地内了,当年,父亲和叔叔们多番选址才最终决定将基地建于这连绵数万里的十万大山之中——这样的决定导致暗狱内部的整体建筑群都不太高,最高的只怕还是北山外环那边的家属楼。

 

开阔的地势,清新的空气,暗狱核心基地辖域极大,外围这边设立的都是一些日常生活区——是平日里供给暗狱各处工作人员用以休息娱乐的场所。

沿着自由通路出口走过一条空无人烟的大马路,拐过一个弯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巨大的人工湖,此刻时值晚饭过后,人工湖边正有三三两两成群结伴的工作人员饭后消食,其中有个走在众人最前方的高挑之人明显是这群人的领导,他在远远看到少年时同少年挥挥手打起了招呼:“天小队,回来了?”

背着双肩包的少年腼腆一笑,他将双手抓在背包带上小小声说:“是的,许部长您好。”

“快去吃饭了,今天有您最爱吃的芸豆猪手汤,食堂的刘婶专门给您留了好大一碗呢!”被称许部长的人和身后下属吩咐了一句什么的同时笑着同他讲。

“咦?”少年一听这话眼睛都亮了,一时间惊喜道:“有专门给我留吗?”

许部长和下属吩咐完了什么,听少年这么说来一时间抬起头失笑道:“当然了,刘婶在厨房里霸着大半锅不叫我们吃,说是您最爱吃这个了!”

奕天听到这儿,先前进家门的不快一时间一扫而光,他背书包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摆手道:“谢谢您,我去吃饭了~”

许部长笑看着他渐渐跑远,突是又想起什么来远远地冲着他喊:“天小队,你今天的篮球赛是赢了还是输了啊?”

“输啦~”远远传来开心不减半分的回话。

许部长下意识欣慰的点了点头念叨着:“就是,就知道天小队的话是一定是会输……哎?”他突然回味过来好像有什么不对,向远方那已经一溜烟跑没影的大男孩看去,继而忍不住失笑起来:“这小子,怎么输了还这么高兴啊!”

许部长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身后下属则颇为好奇地问道:“老大,您刚刚是在叫那个孩子小队长?难道是我们理解中的那个……仅存的三十九位暗狱外勤队长?”

“是啊。”许部长挑挑眉,冲着少年跑走的方向努努嘴说:“并且是截至目前为止,在任最为年轻的一位。”

……

……

================================

天儿:负债累累使我……


2022-05-05 评论-16 热度-165 师徒原创同行现代小说暗狱军事
 

评论(16)

热度(165)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