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十五、暗狱之主】

奕天拖拽着变得僵硬的身子慢慢向那一片黑暗中踱步而去,他的眼睛渐渐开始能习惯搏击室里的亮度了。

 

在搏击室较为靠里的地方,那儿搁置着一把年代较显久远的小叶紫檀椅,紫檀椅雕工精美,通体由一块儿整木打造,眼下,椅中正坐着一位身穿纯黑素衣的男人,坤地则笔直跪于这男人的身前。

这男人看上去年龄约摸四十来岁,手持一把铁力木银杖,眼下他正阖着眸子坐于紫檀木椅中闭目养神,这样的坐姿若换在游家现任家主游公爵身上便会令人觉得慵懒无比,可眼前的这个男人……哪怕是在闭目小憩,他都仿如一把隐去锋芒的宝剑——即使隔着剑鞘,亦有寒光刺目!

 

只是……

 

奕天第一眼看到的却是男人鬓角处隐隐闪烁着的银光,少年人鼻头蓦地有些发酸,短暂的忘记了害怕下意识凑到男人的跟前说:“爸爸,你……”

黑暗中的眸子在仅仅三个字后缓缓睁了开来,一如既往的,这双清冷的眸子仿佛一眼便能看穿人心,但……它却多了许多往日里从未见过的……冷漠与决绝。

 

也就是这样轻飘飘的一眼后,奕天下意识的颤抖起来,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少年人“噗通”一声便屈膝跪倒在了男人的身前,一时间颤抖着话音结结巴巴的说:“我……弟子不是故意的。”

 

由始至终一言未发的男人用他那双丝毫不见温度的眸子扫了眼前这孩子一眼,继而仿佛压根就没看见跪倒在他身前的孩子,男人再次阖上了眸子突然缓缓唤:

“坤地。”

跪候于他身前坤地赶忙应了一声。

 

“你……在做什么?”

男人问话的声音很轻很轻,但这样一句问话后便是此前始终风雨不动安如山的坤地也是狠狠一颤,继而,坤地强行敛了心神强自镇定答:“属下……是来向您汇报工……”

话刚说到一半儿,男人突然缓缓睁开了眼并沉默向坤地看来,也不知怎的,后者的话音戛然而止——坤地不敢继续往下说了。

 

黑洞洞的房间中好一会儿叫人窒息的沉默。

 

“送去十八阁。”

男人的话音依旧是轻轻淡淡的:

“叫刑惩者动手,他什么时候搞明白了自己的身份,什么时候再放出来。”

黑暗中男人的身后,慢慢走出了乾天的身影,乾天沉默着向坤地看了一眼,这一眼中有太多太多说不出的情绪——十八阁里汇聚着目前暗狱最为高科技的结晶,男人口中的刑惩者并不是人类……而是一台高科技仿真机器人。

作为一台只听命于暗狱之主的专用刑惩机器人,它对于处刑的判断从来简单而粗暴——达成惩罚最终目标是它唯一的信条,而配备的测谎仪则可以很好的帮助它判断坤地是否依照男人所说“真的搞明白了自己的身份”,如若没有……坤地将持续遭受皮肉之苦……

这样的惩罚绝对称不上轻松,乾天似乎是欲言又止的,但他最终却只是低下了头,并在男人身前轻轻一颔首说:“是,主子。”

乾天上前来把坤地带走了。

 

在后,天儿焦急万分看着乾天叔架着坤地叔的胳膊将后者向门外拖去,他清楚的知道坤地叔叔是因为自己才会被送去十八阁刑惩者那里的——毕竟……这个时间出现在这种地方来向父亲汇报工作这件事的本身……实在是一件很不可能的事儿!

天儿张开口,他向已经快要走出门去的两位叔叔们焦急的看看,但……直到二人推门离开时他还是没能敢有任何的动作。

 

他是在害怕什么呢?

自三年前那件事后,男人就仿佛将所有的感情都抛弃了一般,这三年来支撑着他一路走到今天的绝非是希望,奕天眼睁睁看着男人眼中染上了那终年不化的冷漠,这让少年发自内心的感到了寒冷。

——这是一个亲手将自己埋葬了的男人。

如同眼下,他在当着少年的面将坤地送入十八阁后,却坐于紫檀古椅中面无表情地问少年:

“你呢……你又在做什么?”

奕天愣愣,他跪于男人身前愣了好一会儿后才赶忙说:

“师父,我……”

“碰”的一声响,奕天叫这毫无征兆突如其来的一脚狠狠踹在了胸前,即便因为身体在条件反射下卸了大半的力,却还是叫这狠狠一脚踹的一连滚出去了好几圈,好不容易才止住了身子,少年疼白了脸趴在地上捂着胸口向男人抬头看去。

 

“半个小时。”

坐于古椅中的男人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继而理也不理那苍白着脸看向他的少年,只是慢慢从椅中站起了身子说:

“老规矩,五十招对半开,其余之事晚上再说。”

……

暗狱之主回归,晚上有外勤作战部高层人员的内部小会,甲乙丙三道每道的十三位精英队长都需列席。

 

暗狱的外勤作战部是暗狱现存所有部门中工资最高待遇最好选拔最为严苛的部门。

每年年初,数以万计的外勤作战人员将在暗狱内部进行末位者淘汰赛,赛事评判标准多达二十七项。此外,根据二十七项末位者淘汰赛中的成绩,结合每个人不同的性格特色,暗狱还会将这数以万计的外勤人员划分在甲乙丙三道中。

每年中旬,三道会分别进行道内的精英队长挑战赛,考核先前的二十七个项目外还会追加另外三项团队指挥考核测试,最终能者居之,暗狱会从挑战赛中选出各道的前十三位委于外勤队长的重任。

——奕天的二十七项个人成绩一向不差,但却是刚刚才通过半年前的丙道挑战赛成为了丙道第八队队长,饶是如此,他也仍然是暗狱现存三十九位外勤队长中最为年轻的小队长。

 

不同于早就可以在年终高层会议上发言的燕灵儿,暗狱之主对待儿子的态度简直让暗狱中所有知情者大跌眼镜,当年年仅十一二岁的孩子被男人丢入一线作战人员中,是真正独自一人摸爬滚打从基层一点儿又一点儿才勉强爬上了丙道八队队长的位置的。

 

外勤作战部是最认可实力的地方,对于眼下这个年仅十五六岁的小队长……

“嘶……”少年眼下是有点狼狈的。

——青肿的一只眼,布满淤青的胳膊,好在他穿着的是暗狱外勤队长专配的黑色工装训练服,这令旁人无法看到训练服下又是怎样一番模样,但想必……

 

“天小队,来了?”

今日来开会的三十九位队长每位都比他年龄大,甲组里有几位队长的孩子刚巧是奕天一般大的年龄,但外勤作战部最讲实力,这些个叔叔伯伯们在见识到了他的实力后同样喜欢称他一句“天小队”。

少年勉强腼腆一笑,向对方点了点头间捂着浮肿的眼说:“严队长。”

被称严队长的男人是甲组八队的队长,目前,他更是少年的直属上司,当他看到眼前这孩子如此狼狈,便招招手叫会议室中的工作人员再拿一把椅子过来,严队长说:“你过来,坐!”

按照暗狱的规矩,虽比普通外勤人员厉害上许多,但奕天在三十九位队长中的职级却不高——眼下,他是没资格坐着开会的。

 

触犯暗狱的规矩那不是开玩笑的,奕天哪里敢坐,连连摆手说:“不了不了,严队长您不用管我,只是先前训练的时候受了些小伤,不影响大……”

话都没说完,严队长已站起身来一把拽住他将他硬拉到身旁的椅子上按下来说:“哎呀!你坐,就当这是命令!”

奕天身子僵了一下,但既然这是命令……他便也只能僵着身子慢慢坐了下来。

“哎!说个实在话,有些话真不是我们这些做下属的该议论的……”严队长见他别别扭扭好不容易才坐了下来,这才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继而又说:“主子可真是,伯伯家的那臭小子不过也就你这么大点儿,你看看他,再看看你,你说说小小年纪的你在干嘛他又在干嘛!这么重的手,主子他怎么就能……”

严队长说到这儿,似觉不妥般轻轻摇了摇头。

 

少年一时静静垂着首,他放在膝盖上的双手不知自何时起已悄悄攥成了拳,没有人知道这一刻的他在想些什么。

也就在他调整好情绪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

 

会议室中原本所有坐着的队长们突然不约而同站了起来,奕天自然也下意识的跟着站了起来,果不其然,不出三秒,面无表情的男人自会议室前门慢慢走入,他的身后终年如一日跟着狱司乾天,期间,他那凌厉且冷漠的目光静静扫视了一圈会议室中的众人。

当这目光扫到少年这边时,台上的男人突然于无声间拧起了眉,他神情冷峻,一言不发地驻足向少年看来。

会议室中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暗狱之主突如其来的异样,他们不约而同地向少年这边看了过来。

 

奕天刚刚站起的身子一直在颤抖,先前扶在椅子把手上的手心中已经是冷汗连连。

“丙道第八队长。”

台上的男人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厚重而深邃,远远自那高台上传来而后回荡在了整个会议室中:

“告诉我,你在做什么?”

……

……

=========================

天儿内心:严队长你就是个坑逼!

(最近改一章用时赶得上我写一章了......一眨眼两个小时就没了,┭┮﹏┭┮ 所以说确定还不同我讨论一下看法吗?!)


2022-05-07 评论-61 热度-256 师徒原创同行现代小说暗狱军事
 

评论(61)

热度(256)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