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十六、回来吧】

少年是以丙道第八外勤队长的身份出席会议的,所以眼下这称呼自然不能开口乱叫。

“主……主子……”

奕天结结巴巴开口,继而上前一步单膝跪倒于地讷讷道:

“我……属下是在……”

 

“谁派给他的椅子?”

长身立于台上的男人却看也不看他,反而抬起头去质问会议室最后方站着的服务人员。

先前遵照严队长命令搬来椅子的年轻人傻傻站了出来——对方看起来年龄并不太大。

 

“你是看不见他的衣着还是看不清他的配饰?这屋子里该摆几副桌椅你不清楚?”

长身而立的男人面色如铁厉声质问。

“主子,此事是属下叫他……”

严队长见状正要说话。

“我问你了?”

男人阴沉着脸蓦地打断了严队长的话,后者微微一窒,低下头不敢说话了。

 

“拉下去毙了。”

男人显然懒得在这种事上浪费时间,他面无表情摆了摆手,说完这五个字后压根不管那年轻人如何求饶抬步就径直向会议室的正首间走去了。

 

直到此时还沉默单膝而跪的奕天一时间愣住了,他没想到对方只不过是给自己拿了个椅子而已,父亲竟然就要……少年人见那年轻人已经在被人拉出去了,赶忙起身连声说着:

“主子,这不关他的事,是我要……也不是……其实是……主子,还请您饶过他吧!”

他见台上的男人理也不理自己此刻已然在准备落座了,而身后那年轻人更是快要被人架出会议室了,奕天心中焦急万分,突是想也不想突然驻足吼道:

“爸爸!”

 

在场的三十九位队长中有很多位并不出身于暗狱总部,且往日里少年与男人间更多都在以职位相称呼,所以大多人都不知道少年与男人的真正关系,故而在少年这样一吼后……

 

无论是知道的还是不知道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向少年看了过去——

奕天是凭借着个人实力才一路走到今天的,他很不习惯于这样的“万众瞩目”,但眼下却又实在不是该去考虑这种事的时候,既然已经达到了吸引父亲注意力的目的,他便一口气说着:

“不关他的事!是属下以队长身份向他下了命令,他也不过是在执行命令罢了!”

男人在看他,在那遥远的上首位上不含分毫感情的看他。

 

奕天不再说话,他将手伸到了左胸前,仅一把,他便狠狠拽下了别在自己胸前这象征身份与荣誉的队长胸针,拽下了自己三年来辛辛苦苦一步一个脚印换来的成就,他就这样双手捧着这枚内嵌智能芯片的胸针走上前去,他跪倒在了高台之下男人的脚前,他说:

“属下违反狱规,自愿请辞丙道八队队长一职,但……还望您能放他走!”

 

整个会议室中刹那间鸦雀无声,仿佛竟能听见针落于地的声音。

 

苏萧焕就这样沉默着看了少年好一会儿。

突然——!

男人站起身来走到台前,继而伸出手去自少年捧起的双手中一把拿起那枚队长胸针,随即,苏萧焕抬手,一扬手间竟是将那枚胸针摔了老远老远,嵌着智能芯片的胸针被摔碎在墙角处时甚至冒出了一小朵火花来!

 

“带走。”

男人一指门口后哪怕看也不看身前的少年,继而“唰”的一挥手后冲台下愣住的三十八位队长道:

“开会。”

少年就这样仿佛僵住一般保持着原样继续傻傻跪于原地,他跪在男人身前,捧起的双手忘了收回来……

片刻。

队长们开始有序向男人汇报工作了。

……

奕天兀自跪倒在地的时候想起了很多事。

 

虽然只有短短三年,那些事却仿佛已经变得太过遥远,他想起小时候父亲抱着自己说自己是小受气包的模样,他想起在一片月色下,父亲曾对自己张开怀抱悠悠说着:

——“儿子,爸爸累了。”

 

奕天就这样跪在原地傻傻抬头向眼前这部署着下一阶段行动任务的男人看去,明明人一如既往还是记忆中的模样,可是……

奕天突然觉得难过,他强迫自己要把目光从男人身上收回来,他静静跪于原地攥紧了双拳。

 

这些年来少年越发的不敢去回忆——回忆像是擦了毒药的刀刃,一刀一刀拉在心口上,那是仿佛要钻入骨髓里的疼。

他此刻很想嚎啕大哭,但他到底什么都没有做,整场会议中他跪在原地除了攥紧双拳外什么都没有做。

 

四十分钟的会议便在这样的状况下如常开完了。

乾天上前来帮苏萧焕收那散了一桌子的文件,奕天只当男人也许还会同自己再说些什么,然而……

当乾天把桌面上的纸质文件收拾的差不多时,便听“唰啦”一声响,男人向后撤开了椅子起身即离,唯留少年一时间傻傻跪于原地……

好久好久,当乾天跟在苏萧焕身后已走下了会议室最前方的高台时,少年这才想起了什么下意识起身向那正大步离开的背影追去说:

“爸……”

到底是跪的太久了,这猛地站起身来双腿仿佛针扎般的酸麻痛,连带着眼前都是一黑,奕天这声呼唤尚未说罢,他觉得自己跌入一个怀抱中,一个明明很熟悉却又如此陌生的怀抱中!

 

奕天感到自己的鼻头一下就酸了,起料在他还没来得及有更多的感动时——

那双大手却仿佛被烫到了一般,苏萧焕突然冷冷、狠狠的、一把推开了他,男人的话音中有终年化不开的冷漠:

“乾天,带他去办离职手续。”

奕天傻傻向父亲看去,对方的表情认真到不能再认真了,继而,便见苏萧焕转过头看着乾天又吩咐:

“还有,赶紧去安排今晚的视频会议,此次……”

男人竟是开始安排公事了!

 

大约足有五分钟后,男人终于转过头来跟他说了第一句也是进会议室以来的唯一一句话:

“你,按老规矩,好好去学学该怎么摆正你的身份。”

 

在少年张开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男人却已负着手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去了。

奕天明明是想哭的,但这一刻间他看着父亲头也不回大步而去的背影,他是真的难过到哭也哭不出来了,少年沉默着低下了头,他耳中浑浑噩噩听到乾天唤了他一句“小少爷”。

奕天就这样傻傻跟着乾天离开了。

……

苏萧焕出门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正在通过电子终端和行政部对接日程的他微微皱眉,在看到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时微微一愣,他短暂挂起了终端里的公事安排,继而接通了手中的电话说:“喂?”

电话那头在诡异的沉默着——

“婉儿?”男人觉着奇怪,于是试探着又叫了一声。

“萧焕……”妻子在电话那边一开口,男人的心仿佛揪了般的疼,紫眮少见的哭了,她在电话那边一边哽咽一边说着:“怎么办啊萧焕,失败了,又失败了……”

男人只当是怎么了,闻言一时间有些无奈的勾了勾嘴角,他按开电子终端再次确认了一下刚刚报上来的日程安排,这才夹着手机慢条斯理说:“好了,既然失败了就快些回来吧,你这好好的一个大学教授动不动就因为个人原因而‘出差’,回头校方对你有意见可怎么办?”

紫眮怎能不知丈夫这是在电话那边宽自己的心,一时间又气又难过地:“你这个人,你能不知道我是为了什么三番五次的出差,你那个身体可怎么……”

“婉儿!”男人神色一敛,突然喝断了妻子的话,他的目光下意识向周遭扫了一圈,见四下并无人后才放软了话音说:“回来吧,咱不折腾了,好吗?”

电话那头没有答复,男人听的到妻子在捂着嘴拼命压抑哭声,他轻轻微笑了一下,说话间话音竟也有些哽咽了:

“想你了,还是先回来陪陪我和天儿吧,好吗?”

好久好久的沉默——

仿佛努力扯起了一个笑意,妻子在那头一边哭一边勉强笑着:

“好。”

……

……

=====================================

眼下需要紫妈的可不光老苏一人,老苏也清楚的知道。


2022-05-07 评论-79 热度-259 师徒原创暗狱同行现代小说军事
 

评论(79)

热度(259)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