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十七、无字灵牌】

冰冷的水从他那乌黑的发丝间悠悠淌落……

少年人用一只手轻扶着洁白的瓷砖墙,他拥有着匀称的身段和一身优美内敛的肌肉线条。眼下,这十五六岁的少年正深垂着首,任喷头中哗哗的冷水流顺着发丝流过他的脸颊,继而向他那布满了无数青斑伤痕的身体淌去。

 

奕天就这样深垂着首将自己置身于冰冷的水流下冲了好一会儿,然后他突地抬起头来,仿佛打气一般用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他努力的扯出了一个微笑,抬头对着镜子中的自己说:

“加油!”

——镜中的人儿甚至还青肿着一只左眼,那模样实在狼狈极了。

少年人不再盯着镜中的自己,反是伸出手去扯下了洗漱间外一条洁白的毛巾囫囵吞枣地一阵乱擦,继而穿戴好衣物便离开了。

……

冲完凉的年轻身影向一处往日不常去的地方走去。

这地方离住宿区域很有些距离,是三年前经暗狱之主特批后单独建在山南远离住宿区的后山中的。

 

山歇顶式的建筑群坐落于群山之中,这块地儿从批复后暗狱之主便不让开发,平日里也不会有什么人跑到这边来,久而久之倒有了些荒草丛生的味道。

 

天色渐渐暗沉了下来,少年换上了暗狱外勤人员统一配发的春秋作训服,此刻单肩背着他那只破旧的黑色双肩包慢悠悠的走在山林小路间。

走过一道山坳,再往上去的地方铺着都是大块的青石板,三年来这处地来者稀少,脚下这些大块的青石板几乎要被树叶杂草掩盖了……

 

少年人的脚步轻盈脚程极快,行径了大约十来分钟后便几乎到了山丘之顶,拐过一个山坳里的小弯,便有一座仿佛寺庙般的建筑映入来者眼中。

天色于这十来分钟间又黑了几分,晚间的山林静的可怕,四下无人间唯留窸窸窣窣的虫鸣声……平添不远外那破旧古庙几许凄凉之意,少年人倒也不害怕,他走上前去“吱呦”一声便推开了门——建筑内黑洞洞的一丁点光亮也无。

 

奕天将双肩包拿到身前来,翻腾了好一会儿后摸出一只小型手电筒,他按开手电筒咬在嘴中,继而又是好一阵儿的翻腾,这回竟是从双肩包中摸出了一盒火柴来。

点燃手中火柴,寺庙一般的建筑里终于有了些光亮,借着这一丝丝光亮走到长桌前,这回依次点亮了长桌上那一盏盏烛台……

摇曳的一排烛火渐渐带来了光明,奕天关掉了手电筒,静静向烛光中的长桌看去——那里正供奉着几方灵牌。

 

牌位一共分有两层,最上首的地方,供奉牌位上书:恩师莫鼎天将军之位。

而靠下面的这一层则有牌位三只,从右到左分别是:家兄燕逸云之位,家嫂燕夫人……

少年人的目光此刻正静静定格在最后的那张灵牌之上——

令人奇怪的是,这张灵牌竟然是一张无字灵牌!

就仿佛是在为什么人提前准备的一般,这只摆放于燕校长和燕夫人二人牌位旁的灵牌上竟是一个字也没有!

 

奕天下意识皱眉,他慢慢走上前去,伸出手,轻轻,轻轻地抚摸了一下这张无字灵牌。

他心中困惑无比,便又于无声间将那只灵牌从摆架上拿了下来,第无数次的再次翻看这张灵牌,然而到底还是没能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他只好泄气一般又将其放了回去。

 

撇着嘴挠挠脸颊,奕天最终从台子上的香盒中拿出了三根香,借烛火点燃,旋即双手执香恭恭敬敬对眼前众牌位礼了三礼,这才走上前去将三根香插入了香插中。

 

“大伯。”

穿着黑色作训服的少年笔直立在香案前,有些腼腆的笑意出现在他的小脸上,这使得他脸上的青青肿肿看起来不再那么的狼狈,奕天伸出手去挠了挠脸颊小小声说:

“我来看您和大娘了。”

似有风溜入了屋中,香案上的烟袅袅飘动了起来……

少年有些不好意思的又挠了挠脸颊说:

“爸爸还是那么的忙,妈妈她又去出差了,大姐已经是名副其实的暗狱二把手了,哦对了,我也考入帝国最好的高中了……”

他说到这儿,突然想到了什么慢慢说着:

“我呢……一直觉着往后呢……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想像您和爸爸那样,去做一个纯粹的学者,像您二位那样去教书育人,当一个只是学者的那种学者……”

他话说到这儿,神色黯然了起来,仿佛是想掩饰这种失落一般,他再一次地挠了挠头,说:

“可是自从您和大娘去世后,爸爸他……他似乎一心一意的只想给您和大娘报仇。”

似乎是察觉到这话说的略有不妥,少年人连忙摆了摆手又说:

“当然我并不是说他不应该去给您和大娘报仇啊,只是,只是……”

少年说到这儿,突然低下了头,他盯着眼前的地板神色极其黯然说:

“只是我觉得这是不对的,可是啊……我也说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

话说到这儿,他攥紧了双拳轻轻说道:

“我知道,如果换做是我,我怕也是会像爸爸他一样的。”

奕天感到自己很难过很难过,他下意识小小声呢喃道:

“大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该怎么办……才好?”

没有人能回答他的问题,香插中的三炷香眼见着也快烧到一半了,少年就这样一个人兀自垂着首静静站了一会儿,继而上前磕了头后转身离去了。

……

再回到住宿区这边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少年一路回来路上皆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待经过住宿地前的两道哨岗时听到哨卫唤他——

奕天愣愣抬起头去,值班的工作人员神情有些焦急对他道:

“小少爷,您跑去哪了啊?!主子可回来有大半个小时了!”

 

奕天闻言一时间大惊,他抬腕一看手表后飞一般就向家的方向冲去。

父亲母亲这三年来经常出差,大多时候他都是住在配备给外勤人员的宿舍里的——更何况父亲身份特殊,这边的宅院几乎是被层层安检包围住且坐落在整个区域最靠后的地方的,寻常时候奕天很是不爱住到这边来,毕竟——整条路上的安检卡口实在太多了啊喂!

 

当少年终于气喘吁吁摸出钥匙打开家门时,已经是二十分钟后的事了。

一把推开了家门,时间是晚上差五分钟九点整,乾天竟少见的正坐在客厅中和男人讨论着什么。

少年一时间愣愣站于门口,本是坐着的乾天听到声音后抬头向门口这边看来,见到气喘吁吁的小少爷后他下意识站起身来礼了一礼问候着:

“小少爷。”

乾天平日里主管整个暗狱大本营的所有常务事项,真正排资论辈起来绝对算是少年最顶头的大上司,但他和坤地一般,在没有外人在时都固执的会照旧称少年一声“小少爷”,奕天则好半天想不懂叔叔怎么这会儿还在家里——父亲这些年凡是处理公事时压根就不会回到这个所谓的家里来,乾天在少年傻站在原地这段时间内一直耐心地静静等待,直到——

“叔……叔叔。”奕天有些抱歉的唤了一声。

乾天朝他又是一礼,这才将散了一桌子的文件尽数收入了黑色公文包中,他提起公文包后向男人请示道:

“主子,这一轮人事调动就按先前计划的来?”

坐于沙发中的男人无声点了点头。

乾天了然,向沙发中的男人一礼道:

“如此,属下就先告退了。”

说完这句话,他也不等男人答复,提着公文包就向门口慢慢走了过来,在经过少年身边时,他突然面无表情却静悄悄地将什么东西轻轻塞到了少年手中。

少年愣愣,下意识低头看去,大惊间发现这竟然是自己丙道八队的智能胸针,在他张大了口想同乾天说些什么时。

“小少爷。”乾天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并制止了奕天要说的话,他再次用眼神示意奕天不要再说话,继而面色如常道:“属下走了小少爷。”

不等奕天道一声再见,拎着公文包的乾天就此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少年傻愣愣站在门口好半天缓不过劲,他偷偷又向手中的智能胸针看了一眼,在思绪多少有些转不过弯时——

“你跑去哪了?”

坐在沙发间由始至终冷着脸的男人突然开口说话了。

……

……

===============================

乾天:小少爷,别怕,主子砸了叔叔这儿多得是!(看他砸不砸的过来)

天儿:┭┮﹏┭┮

老苏:你们当老子瞎的???


2022-05-08 评论-65 热度-262 原创师徒暗狱同行现代小说军事
 

评论(65)

热度(262)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