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十八、泪水】

“你跑去哪了?”

男人冷冰冰的话语将门口的少年问的下意识一颤。

奕天攥紧了双肩包背带,他低着头小小声说:

“我……我出去了一下……”

 

沙发中的男人抬眸间无声看他一眼,继而拿起紫砂水杯大步走至饮水机前,苏萧焕在饮水机前一边接着水一边头也不抬地又问:“出去哪了?”

——他往常甚是不喜这群孩子们跑去后山那边,总说后山那片地儿阴气太重。

“去……去……”奕天照旧立在门口攥紧了双肩包带低着头,少年人就这样结巴了好一会儿才小小声说着:“我到山南去看了看大伯他们……”

正在接水中的男人骤然间剑眉紧蹙,他面色极为阴沉的转过头来,呵斥:“不是节日不是祭日的,大晚上你没事做一个人往那里跑什么!”

“可,可是……”低着头的孩子觉得有点委屈:“可是去年祭日的时候您也不叫我和大姐去。”

男人在孩子说完这样一句话后分明窒了一下,他一时拧紧了眉峰面色沉沉道:“一年一次去尽个心意就是,人都已阴阳两隔了,哪来那么多的讲究!”

父亲说这段话时严词厉色,少年被说的很不是滋味,好一会儿他才背着书包站在门口小小声说:“可是,那您和妈妈都常常私下里往后山那边跑,为什么我们就不能……”

“我们去是我们去,关着你们什么事!”苏萧焕的杯中接满了水,此刻端着紫砂杯向沙发这边走了回来。

 

奕天和男人一连串的对话间心里越发地不是滋味,尤其此刻又听到了这样一句来,少年人忍了又忍突然再也忍不住的吼道:

“您说的这叫什么话啊!即便真是不关大姐他们的事,那总也得关我的事吧!您是我爸爸啊!”

男人叫少年这句话吼的大皱眉头,他突地将手中紫砂茶杯“碰”的一声墩在了茶几之上,苏萧焕抬起头来,阴沉着脸向门口站着的孩子看来……

前半刻怒火中烧中的少年此刻叫男人冷冰冰的目光一扫,突然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因为害怕,他下意识再攥紧几分抓于包带上的手,并于沉默中低下头去——他甚至不敢直视男人冷冷看来的目光。

 

好一会儿后——

 

“过来。”坐在沙发中的男人终于说话了,话音之中听不出太多的情绪。

站在门口的少年狠狠抖了一下,他站在门口的身子开始有些发僵了。

“你要等为师说第二遍?”坐在沙发中的男人静静向他看去,一如既往冷峻的面容上看不出一点情绪。

身子开始抑制不住的颤抖着,少年人一时攥紧了双拳更咬紧了牙关,因为他低垂着头,所以看不太清他那青肿的眸子和狼狈的面容间到底是一番什么模样,但……他仿佛已经快要哭出来了一般。

 

约摸两个呼吸后,奕天到底还是迈开了步子,他慢慢向坐在沙发上的男人那边走了过去。

待至身前,他拿下身上的双肩包放置于茶几脚边,继而一屈膝间缓缓跪倒在了男人的身前,他低垂着首一句话都不肯说,唯有挺直的上半身示意着那属于他的倔强。

 

“该叫什么?”眼下,坐于沙发中的男人沉眸而问,他冷峻的面容冰冷至极。

少年的身子抖了一抖,好一会儿后,他小声答着:“师父。”

“今天叫错几次了?”男人又问。

低垂着首的少年在沉默,他似乎非常抗拒回答这个问题。

 

然而长久的沉默之中,到底——

“三,三次。”他败下阵来,最终还是结结巴巴的回话了。

“老规矩。”男人也不废话,他从沙发中站起了身,伸手便去解腰间的牛皮皮带,跪着的少年就这样傻傻在原地又跪了好一会儿,期间,他青肿着一只眼抬头傻傻向眼前的……父亲看了一眼。

男人一言不发,对折了皮带面无表情立于他的身后。

仿佛万念俱灰般,少年人慢慢站起身来,他解开裤带脱了裤子,就好似自己是个机器人般机械式的趴在了眼前的沙发上。

……

“嗖”的一声响!

牛皮制成的黑色皮带毫不留情抽落在那仅剩的未曾布满伤痕的身后,少年疼的全身皆是一颤,一道鲜红色的血棱子继而应声浮现……

奕天觉得这特别疼,然而比起疼而言——

“记不记得住该叫什么?!”身后那手持“重器”的男人沉声发问了。

 

明明是应该要张口回话的,然而这一刻……他疼,他委屈,最主要的是他难过的要命,所以他趴在沙发上死死用手扣住沙发的边缘一个字都没有说。

 

“嗖”的又是一声响!

这第二记皮带是贴着前一道楞子并排抽落下来的,少年人原本白皙的身后眼见着便又是一道血棱子冒了出来,仅仅两下,他疼的额间开始有大颗大颗的汗珠冒出,继而便听见男人又问他:

“记不记得住该叫什么?!”

一模一样的两句话,甚至几乎连语调都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

但……

奕天却觉着这第二句话传入耳中似乎重了千倍万倍,他觉得眼下这种状态很奇怪,就仿佛自己开始变成一条溺水的鱼,可试问鱼又怎么会溺水呢?

——他依旧没有回答男人的问话。

 

“记不记得住该叫什么?!”

苏萧焕的再一次发问,伴随着又是狠狠一声地抽落!

奕天发觉自己手心中已全是汗了,因为剧痛使他开始无法思考,他知道,这并不是个好兆头,果不其然……

再又是一记毫不留情的皮带之后——

“呃!”

奕天疼的几乎快要从原地跳了出去,下意识地:

“爸……”

少年实在疼的紧了,开口间发现自己话音中已满是哽咽,然而这一声呼唤尚未喊全——“嗖”的便又是一声,又是一记叠在已有伤口上的捶楚,少年人疼的倒吸一口冷气,无论如何也抑制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来!

 

仅仅五下,奕天便开始疼的有些六神无主了,他下意识的想要逃脱这些发狠的捶楚,然而就在他下意识快要挣开时——身后之人伸出手来一把便按住了他,苏萧焕又问:

“该叫什么?!”

说话间,听声音似乎男人再一次高高扬起了那令人恐惧的皮带来!

 

“别……别……”奕天慌乱地摇头,继而因为恐惧痛楚忍不住答道:“师,师父……”

然而这两个字刚一出口,再也止不住的泪水便从他眼中汹涌而出!

——少年是真的哭了。

……

……

================================

别说了我八百米的大长刀已经在准备来砍老苏的路上了!

 

最近因为受到了小叶子(@江淮叶)和小风萤(@风萤)的提醒,开始给大家准备那个奇奇怪怪的小番外之:

青年乾天和少年坤地的绝美兄弟情(十八禁)故事~(?)

 

这个番外早年其实就在我的脑海里了:

乾天自十六七岁起就是跟在老苏(时名飞鹰)身边的兵蛋子。

坤地自幼走失(被怪园长送给了怪叔叔),乾天找了坤地很多很多年(他之所以参军最初也是为了找他的幼弟)。

当刚满十八岁的乾天好不容易找到坤地时,后者年龄尚幼,却已实实在在是某个组织的“头牌牛郎”了(?)

 

十八岁的乾天憨憨自个一个人“勇闯虎穴”试图救出弟弟,时年飞鹰少将不放心这兔崽子只得暗中跟去……

 

敬请期待:

当弟弟爬上了我上司的床并询问后者:“爷您今天想要什么样的服务?”是一种怎样尴尬的场面……

 

什么,你问我怎样才能看到这个温馨狗血的小番外?

那必须是一键三连,小红心小推荐小粮票刷起来!

(有种铁锅炖自己的错觉不知道为什么……)


2022-05-09 评论-155 热度-2108 师徒原创同行小说现代
 

评论(155)

热度(2108)

  1. 共6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