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天乾地坤之【二】飞鹰

“哟,小乾,回来啦?”

不远外那精神矍铄年近五十的中年男人正在招呼警卫兵帮他搬运行李上车,他肩上的少将军衔十分显目,刚刚自营帐出来的乾天慌忙站定了身子冲着对方恭恭敬敬一记军礼道:

“牛师长!”

——贪狼军原第八师师长牛云,不日之前刚刚接到了帝都下发来的军令,委任其为帝都中央集团军第一参谋长,辅佐于大将莫鼎天左右。

牛云早些年原本就是莫鼎天交给贪狼将军秀文辅佐其左右之人,当贪狼将军慢慢培养起了自己的那批人后,便只把麾下第八师交给了牛云带队,但眼见着飞鹰这代人也日渐开始崛起了,牛云的回归便显得更加实至名归。

 

虽然日常和这位正儿八经的第八师师长交集并不多,但苏萧焕和乾天他们都感念于对方打从一开始便一副“大刀阔斧”,好似这广大天地皆可任他们大有作为的模样,牛云眼下微笑着,回了乾天一记军礼后说:“小乾,走了,保重啊!”

乾天同样微笑,维持着标准军礼说:“牛师长,还请您帮我家长官给莫将军带着问声好。”

“小苏那小崽子!”话说到这儿,牛云“呸”的啐了一口后笑道:“老子好歹也是他老师身边的‘近臣’,更是他正儿八经的师长,结果这可好,老子要走了他也不来送送!”

乾天照旧行礼笑答:“长官说了,您此去是高升,他若来送了您,恐怕会落人口实的。”

“呸!”牛云又啐了一口,说话间已在勤务兵的安排下上了越野车,继而他摇下了车窗看着车窗外行着军礼立得笔直的乾天说:“得了得了,少给老子戴高帽,正所谓广大天地大有作为,老子还能不知道未来必将是属于你们这群小崽子的?”

乾天微笑而视也不答话。

牛云摇摇头,伸出手去一边摇起了车窗一边又说:“你告诉小苏那个臭小子,就说这话是老莫要我同他讲的,年轻人呢,事业心不要那么重,任务再多,过年还是要回来过的,还有啊,他岁数也差不多了,如今眼瞅着四海升平了,这找媳妇的工作是不是也该早日提到日程上来?”

乾天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应:“好嘞,这事儿,下官一定同长官转达!”

牛云笑着用手一指他,继而转过头去对司机下令道:“走吧走吧,回帝都!”

武装越野装甲车连带着后面一辆物资储备车“呜”的一声一齐开走了,乾天由始至终敬着军礼静静注视牛云的车队离去,直到对方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才慢慢放下了始终举着的右手,他忍不住地想:

未来,必将属于我们……吗?

……

乾天走进简易版作战室的时候,作战室的主人正戴着一副眼镜坐在破破烂烂的木头椅子中翻阅一本同样破旧的书籍,乾天定睛瞧了一眼,那本书的封皮上写着……满共五个字,最中央的一个字已经被磨的辨不出来了。

第八师作战师副师长飞鹰大校在看到乾天进来后也没抬头,反而伸手一指不远外的简易茶几说:“刚烧开的。”

乾天应了一声,在众多被压变形的铁缸子找了一只勉强还算能看的,拎起铜壶倒了半缸,继而低下头默默抿了一口。

片刻——

“牛师长走了?”苏萧焕头也不抬的问着。

“是。”乾天点了点头,继而想到了什么说:“还和我抱怨说您没去送他来着……”

“高升的事儿轮不到我送。”苏萧焕说话间“唰啦”翻过了一页书纸,继续头也不抬地:“等此次任务清点结束后,你去请上几位老师来给师里系统地上上文化课。”

“啊……啊?”乾天没搞懂这都是哪跟哪儿。

“啊什么?”苏萧焕面无表情的继续往后翻了一页书:“这本书叫什么名字?”他说话间,将手里的书举至空中,并把封面冲向乾天那边示意后者看。

“……”乾天沉默了一下,继而结结巴巴地:“帝……啥史?”

“帝国古代史!”苏萧焕没好气地瞪他一眼,再次将目光收回了手中书籍上说:“你们几个人各个大字不识一个,就只知道动手打架,以前打仗的时候就算了,这往后眼见着太平盛世……绝不能不识字!”

“我……”乾天偏着头想了想,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下官还是认识几个的!”

苏萧焕抬头,一敛眉间仿佛是要用剑目瞪他,乾天愕然,挠了挠头后赶紧又说:“最起码是比小古那小子强,那小子连十以内的数都还数不……哎呦!”

这回话都没能说完,苏萧焕已合起了手中那本破破烂烂的《帝国古代史》斜过来狠狠朝着乾天右侧的屁股给了后者一下子,其力度之大打的乾天差点就把手中端着的这只半瘪的铁缸子给丢了!

继而——

原本就已残破的书籍哪能受得了这委屈,“可怜兮兮”的飘落了好几张残页下来……

乾天端着瘪水缸站在原地不敢说话了。

“捡起来。”

苏萧焕话音沉沉,脸色则阴的仿佛快要掉下冰碴子一般。

 

乾天不敢再讲话,将手中的瘪水缸放在茶几上后弯下腰开始捡那些散落在地上的书页。

好不容易全部捡齐全后,乾天先是将手中的书页借着茶几整理成整整齐齐的一摞,这才双手给苏萧焕递了过去,他说:

“给……给您,长官。”

飞鹰却不接,眼下冷着脸坐在破旧的木头椅子中瞧他。

乾天站得笔直双手递着书页好一会儿,这才面色略有尴尬结结巴巴说:

“我……我没有不学的意思,长……长官。”

“哼——”

飞鹰这才冷哼了一声,一把从他手中夺一般的扯走了那几张书页,继而翻开书籍一页页把这些残页找着夹回去说:

“刚刚那是公事,还有个私事我问你,关于你……”

话说到这儿,苏萧焕蹙起剑眉,终于从书籍中抬起头向乾天看去说:

“关于找寻你弟弟坤地一事,有消息了吗?”

……

……

==================================

写苏爹这代人年轻时候的故事真的是诸多感慨。

这是一个“身如浮萍,命如草芥”的时代,帝国持续多年的内外混战让他们所有人都未能拥有所谓的一个安稳的童年:

秀文是孤儿;

苏萧焕是孤儿;

乾天和坤地自小是在孤儿院里长大的;

小古(古津)略微好一点儿,但也小小年纪就参军了;

即便像是寒毅这种诞生于权贵家族的孩子,却也同样未满十八岁就上了战场……

这样的“以万物为刍狗”在苏爹他们这一代人身上特别的常见,倘若对比后面天儿小真这代人来看,下一代的孩子真的是“踩在了巨人的肩膀上”。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这代人后来即便被“折磨”成了那样,也从未有过半点“谋反”之心,从寒毅到秀文再到老苏,他们宁可死,也不愿再度成为挑起战争的“恶鬼”。

 

Ps.还是老规矩,日常每日一更,红心若能破300便给大家加更(这就叫互相激励【?】),以及各位小伙伴的评论同样相当重要,不过评论这东西不像喜欢or推荐那般不能强求(前两者只需要观看的时候顺手双击or单击一下,后者不知道说啥的时候是真的不知道该说啥),故而我不强求~


2022-05-11 评论-101 热度-308 师徒原创同行现代小说暗狱军事
 

评论(101)

热度(308)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