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天乾地坤之【三】约定

“关于找寻你弟弟坤地一事,有消息了吗?”

乾天听到飞鹰问到这里,神色一黯下意识摇了摇头说:

“还没有,坤地五岁起被他们带走,辗转间已整整十年,至今还是杳无音信,这让下官有时不免会想——不知他……是否还在人世……”

 

“别灰心。”飞鹰见他垂着头黯然失色,伸出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事在人为。”话音一顿,年轻的大校想起了什么说:“明日就要启程回帝都述职了,这样……”苏萧焕抬起头,他向乾天看去说:“等述完职,我与你一同去找,所谓人多力量大,就先从当年的孤儿院入手!”

“长官……”乾天看着眼前这位亦兄亦长的年轻人,他心中感动无比,下意识还想说些什么,苏萧焕则已伸出手来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淡淡道:“此外,等回了帝都,找文化课老师的事儿也要抓紧安排到日程上来。”

刚刚还觉得颇有几分感动的乾天:“……”

苏萧焕不再说话,挥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乾天只好冲着前者鞠了一躬,直起身来时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那,那啥……长官。”

苏萧焕坐在破旧的圆木座椅中抬起头看他。

“牛师长说了,莫……莫将军正催着您要抓点紧找个媳妇儿呢!”乾天看似结结巴巴的,实则说每一个字时都在打量飞鹰的神色——看模样分明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苏萧焕几乎不察的蹙了蹙剑眉,继而抬起头狠瞪了他一眼道:“我要真给你们找一位嫂子来,就你和秦寿昇日常那风流的模样还指望着能有好日子过?不开窍,滚!”

乾天颇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这一笑之下则尽显他英气勃勃的模样,他说:“食色性也嘛~”

苏萧焕狠狠刮他一眼,话音不冷不淡:“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更何况,食色性几个字你认得全吗?”

乾天尴尬一笑没好答话,苏萧焕则已然抬起脚怒给了他一脚道:“滚蛋,少杵这儿烦我!”

乾天连连应是,脚底抹油一溜烟跑没影了。

 

乾天刚离开后没一会儿,简陋作战室中那台同样破破烂烂的座机电话突然响了,苏萧焕坐在圆木椅上伸出手去拿起听筒,刚把听筒放在耳边还没来得及的说话——

“受伤了没有啊~”电话那头传出一个年轻而含笑的声音,仅仅六个字,却透露着说不出的温柔与关切。

苏萧焕“唰”的一声就从椅中站起了身,继而将听筒从右手换至左手中虚空中敬了标标准准一个军礼说:“长官!”

“哎哎~”那人有些无奈又有几分宠溺般的应了一声,继续说着:“我听小秦说,胳膊上中了一枪是不是?你也真是的,好歹也是副师长了,怎么还能以身犯险自己跑去当诱饵呢?你们下午几点出发,我从帝都这边派一组专业医疗队去迎迎你们……”

“二哥!”苏萧焕听的大皱眉头,有些不耐烦的:“您是有公事还是另有任务安排?”

“你呀!”那人叹了一句,在电话那头一时间无奈的笑了,他说:“还能有什么公事,那狗皮膏药一般的残渣余孽都叫你们给清除干净了,这个硬骨头啃完后要再不给你们第八师放放假,我可真怕秦寿昇那小崽子带着人扯旗叛乱了!”

“那回去之后你得接受我全能六项的挑战!”年轻的大校说这句话时,终于见了些他这个年纪应有的模样——他的脸上写满了少见的轻狂与张扬,他说:“我们约好的!”

“好好好,接受接受~”电话那头的人儿又一次无奈笑答,他说:“只要你全须全尾的回来,伤养好后管它什么全能六项或八项,随你挑,行了吧~!”

年轻的大校似乎微微弯了下嘴角,继而,他郑重地:“君子一言!”

“驷马……啊不,八匹马都难追!”电话那边的人儿照旧温柔的微笑着。

飞鹰一时间笑了起来,继而,就仿佛想要掩饰这个笑容一般,他狠狠地嗽了嗓子,站直了身子握着话筒说:“长官早些休息,不日下官便会回到帝都向您述职!”

电话那边的人没有答话,但想来定是在静静微笑着。

苏萧焕不再说话,他伸出手去将听筒“啪”的一声扣在了座机上,继而,他站定原地,沉默着,面无表情盯着破破烂烂的座机电话好一会儿后……

毫无征兆的,他突然微笑了起来,他狠狠攥紧了双拳,他向自己左手内侧的手腕处看去,那儿正有一个与生俱来的胎记——它仿佛一只展翅的雄鹰翱翔于天际间——如果他能在全军全能六项或是八项中胜过不败神话的贪狼将军,那么……

苏萧焕的指尖都欲要嵌入掌心中一般——

那么……

帝国的历史上,便会如贪狼或是猎豹那般,终也将写下唯独属于那飞鹰的一笔!

……

……

=====================================

苏萧焕年轻的时候,曾想过像两位兄长一样“名垂青史”。

当未来的某一天,他离“名垂青史”仅剩一步之遥时,却发现他竟必须要踩在一位兄长毕生的“荣耀”及另一位兄长的“头颅”上……

一将功成万骨枯。

 

历史无关对错,历史只供后人评说。


2022-05-18 评论-31 热度-245 师徒原创同行现代小说暗狱军事
 

评论(31)

热度(245)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