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天乾地坤之【五】走读生

秦寿昇白日里的话像是一颗小小的火苗,这颗小火苗在年仅二十一岁的飞鹰大校心中燃烧了数年有余。

次日清晨,苏萧焕婉拒了兄长秀文专门给自己精挑细选于卧龙山那边的大院子,这是休假的第一天,他在换好了一身的便服后便赶个大早专程去帝都如今最高学府晓白大学中拜访那几位响名在外的老学究们。

 

常年的战火下,绕是帝都最高学府晓白大学也无法置身事外,入目处皆是断壁残垣之景。

苏萧焕少年时候曾瞒着老师莫鼎天偷偷跑来这座占地面积并不大的学府,那时候,年少的他趴在窗外,偷听着那些仿佛永远也无法听懂的课程,那位连胡子都开始发白的老先生在时不时划过天际的战机轰鸣中努力扯着嗓子喊:

“以铜为镜,可正衣冠;以史为镜,可知兴替;以人为镜,可明得失!正所谓资以往事,方能鉴以来者,故而人不可不明道义,更不可不知史!”

战火连天之中,苏萧焕早已记不太清老先生当年的模样了,只是年少的他却在心中悄悄和自己许了一个诺——

守护帝国疆土,当以兵伐之,然这振兴帝国大业,却应以文鉴之!

 

眼下,他站定在掉的唯剩大学二字的门牌下,他默默仰首看去,骤然间竟觉这二字沉重的仿佛令他无法直视。

——多年来的军旅生涯已让他身上多了太多太多的杀伐之气,即便如今同样也是便服着身,然他全身上下的气场却和身遭这些多年浸润在墨香中的书生们截然不同,他心中无由来的生出了一种恐惧,他下意识的攥紧了双拳,更于无声中默默向后退了半步。

 

“小伙子!”突有一看上去大约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自后拍了他一把,对方面目和善,此刻笑着看着他问:“你是来报名的吧?”

“您……您好……”苏萧焕略有些结结巴巴的应了一声。

“站在门口做什么?进来吧~”对方拍拍他的肩膀招呼了他一下,继而当先一步自他身侧先向大门内边走边说:“现在是太平盛世喽,近些时日多了好些你们这类想来上学的年轻人,我们头儿也说了,只要你们年轻人想读书,我们的课堂,随时随地向你们敞开大门!”

苏萧焕下意识弯了弯嘴角,身子已经跟着对方迈进校园了,他想到什么问:“敢问……敢问这位老师,是想听什么都可以吗?”

“当然了!”对方笑着转头又一次拍拍他的肩膀,说:“要说还是你们这代人有福气啊,学校这两年刚刚加设了历史社会教育民俗等新学科,其中也包括什么数学啊,物理啊……不过这都是些新鲜词儿,咱也不太懂!”

苏萧焕一时间也笑了起来,听到这儿不由问:“不知老师您是……?”

“啊!我姓白,叫白穆,是刚被聘回来教授历史学科的老师!”白穆说到这儿,微笑着冲着苏萧焕伸出手来,后者赶忙恭恭敬敬伸出两只手握住了对方的手说:“白……白先生您好,我叫苏萧焕,我,我是……我是从卧龙山来的,因为一直以来对史学非常感兴趣,所以此番是专程前来咱们学校想再学习升造一下的。”

白穆笑笑,很是亲切的握住他的手并轻轻拍了拍说:“小苏是吧,欢迎你啊!如今学校人才稀缺,也期待着将来你学成后终有一日,也能加入到咱们史学这个大家庭中来啊!”

苏萧焕微笑了起来,他感受得到对方透过双手传过来的温度非常的温暖,但他并没有说话,他是一名帝国的现役军人,他还有别的责任背负于身。

……

忙忙乱乱的一天结束了,苏萧焕最后选择报名了晓白大学近日推出的“走读生”政策,顾名思义,走读生虽没有学籍,但却能在一年之内不限专业推开任何一扇教室的门坐下便可听课。

他不想生事,便和学校申请了一处走读生的单间住宿,因为走读生是晓白大学刚刚推出面向社会人士招生的,更何况这年头也不是谁都能上得起大学的,所以当缴纳完了一整年的学费和三个月的住宿费后,绕是以他大校的俸禄,身上所剩的钱也只勉勉强强只够他接下来一个半月的饭钱了。

这玩意儿可真是个贵族活动啊……

二十一岁的大校这天晚上默默躺在床上翻开了一本借来的教辅资料想。

看得迷迷糊糊之间,窗外下起了雨,小雨起初是淅淅沥沥的,顷刻间竟又化作了瓢泼大雨,苏萧焕打着哈欠爬起身来摸到窗户跟前试图去关窗户,便在同时,伴随着天空之中“轰隆”一声巨雷,继而一个脑袋出现在了四楼的窗户口,苏萧焕吓了一跳,好在多年来的军旅生涯早已教会了他不动声色,他忍了又忍才勉强忍住了没给对方一下子,定睛一看发现这竟是一张熟悉的脸!

 

十八岁的少尉乾天此刻趴在窗户口,被窗外的大雨浇成了落汤鸡,眼下,他似乎哭了一般扒着窗户可怜兮兮的和窗内的苏萧焕说:

“长……长官……”

“你……你在做什么?!”

苏萧焕又惊又气,看着眼前这个平日里一半是属下一半更是弟弟的人儿又有些心疼的让开了身子说:

“大晚上的你不回营里睡觉跑来扒我窗口做什么?”

乾天便在他让开的时候身手十分矫健的跃进了屋里,伴之而来的是一大滩水,苏萧焕不得不转身为他寻了一只毛巾递给他说:

“说话啊,哑巴了?!”

乾天起初闷闷的擦着头上和脸上的雨水,在苏萧焕连问了两句话后才狠狠用毛巾压住眼睛略含些许哭腔说:

“寿昇哥打听到我弟弟的下落了,他……他说我弟弟八成已经死了!”

……

……

============================

小苏:又气又惊又心疼,内心深处在想,妈的大半夜的你给老子玩儿午夜惊魂呢????

Ps.乾天叔叔小时候也是可可爱爱会掉金豆豆的那种~~


本文前半段有个小彩蛋,粮票可见~

2022-06-14 评论-29 热度-175 师徒原创同行现代小说暗狱军事
 

评论(29)

热度(175)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