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天乾地坤之【六】沉梦

苏萧焕一时间怔愕于地,竟罕有的不知该如何去接乾天适才之话——眼前这小子大约十五岁时来到了自己的麾下,时任飞鹰特种队大队长的苏萧焕下到营里是去挑选自己人的,他问起了许多和乾天同批前来应征之人,有些人答: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有些人则会答:

“保家卫国乃吾辈分内之事!”

而只有眼前这小子,他盯着自己毫不避让的说:

“我……我是来学本事找我弟弟的,我弟弟叫坤地,您见过他吗?”

……

苏萧焕不知道当年为什么会独独把年仅十五岁的乾天挑选进了自己的飞鹰特种队,但他却十足感念于少年乾天当年眼中那团熊熊的烈火——何以为国?何以为家?

二哥寒毅早年曾笑着同自己说:

“不忠家之人,终不能忠国,不忠国之人,终不过蝇营苟且之辈。”

乾天是苏萧焕一手带出来的兵蛋子,而今日的贪狼第八作战师亦和当年的飞鹰特种大队般,师内皆是骁勇善战以一当十之辈,他们的信仰在国,在家,更在……小家中的亲人!

苏萧焕于沉默中低下了头,片刻,他抬起头向乾天看去,他突然肃然道:“不许哭了。”

令行禁止是飞鹰大校这些年来带兵的第一准则,乾天用毛巾捂着眼睛尚有哽咽,但又在瞬间将这哽咽生生吞咽了回去——他的样子看起来狼狈极了。

“秦寿昇那混小子嘴里从来没有半分实话。”飞鹰大校厉目看着眼前的乾天说:“他当惯了第八师的参谋长,凡是估算出来的数字都会过于冷静悲观,况且,什么叫做八成已经死了,那其余的两成又在何处?!”

乾天听苏萧焕说到这儿,一时间忘记了哭,傻傻看着男人下意识说:“他……他说我弟弟早年是被一个叫做‘沉梦’的组织给抓走了,这个组织会专门把童男童女抓去做……做……”

乾天说到这儿,便有些说不下去了。

苏萧焕叹了口气,走上前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微一沉吟,他思忖片刻说:“这样,我刚递了休假申请,现在手中一切权限都处于休眠状态,你等我一晚,明日一大早我就回师里安排部署来彻查这个‘沉梦’!”

乾天许久许久没答话,直到苏萧焕皱眉看向他时,他才低着头于沉默中轻轻点了点头。

话说到这儿,苏萧焕转头向窗外看了一眼,说:“这么大的雨,你今晚就别回去了,在这儿睡吧。”

乾天转过头,向房间中仅有的一张床看了一眼,继而坚定的摇了摇头说:“长官……我还是回去睡吧,我……我是避开门岗偷偷跑出来的,我还没递休假申请呢……”

苏萧焕自然瞪他,乾天哪里还敢抬头。

“你欠揍是不是!白纸黑字的明文条例你也敢?!”苏萧焕怒斥间乾天低着头一个字也不敢答。

知他冒着大雨不打批示急切想要见到自己的心情,苏萧焕长长叹了口气,最终很是又气又无奈道:“滚!”

乾天低着头,一转身就往窗户那边去了,苏萧焕怒不可遏,大步走到门前一把扯开了房间的门说:“去哪儿啊?走这儿!”

“哦。”乾天低低应了一声,冲着苏萧焕颔首后小小声说:“长官晚安。”

——继而,他终于灰溜溜的从门内离开了。

……

乾天离去后,苏萧焕只觉自己一个头比两个还大,他略有些无奈的走回床边,重重坐于床上后拿起先前借来的教辅资料随手翻了翻。

——自帝国不日之前军政改革后,校级以上的军官休假是非常难以批复的,至今还没听说过哪个校级以上的军官会自己选择放弃假期回到岗位上去。

苏萧焕一边悲叹于自己短暂到还没开始的假期即将结束,一边又忍不住的想不知道晓白大学这走读生的学费能不能多少给自己退还一些,毕竟……这实在是一笔不小的巨款啊!

 

脑子乱糟糟的,想东想西间不一会儿他便靠在床头上半睡了过去,直到——

“叮铃铃”的座机声突然响起!在这个沉沉的雨夜显得如此刺耳!

苏萧焕坐起身来,心想自己的这处住宿里的座机号还没来得及给太多人说过,这年头家里配有座机的也不太多,带着疑惑和疑虑,他拿起听筒将之凑到耳边说:“喂?”

“长官~”座机那头,是再熟悉不过的声音,第八师现任参谋长秦寿昇声音略有几分轻佻,听他的语气似乎还挺高兴的,他也不寒暄,直奔主题说:“我和您汇报三个事儿啊,第一、刚刚下面的人查营,报上来咱们的乾天少尉无故不在营内,这毕竟是纪律风纪问题,处分我就直接批了~”

苏萧焕下意识皱眉,抬起手腕来看一眼腕间的多功能表——乾天是一个小时前走的,以他的脚程,此刻无论如何都该到了。

“第二个事儿呢,是‘沉梦’这个组织,其实水还挺深的,这几年帝国和M国还有E国一直在互相渗透。我这边得到的消息呢,是说‘沉梦’的背后,很可能是有M国在撑腰,但这也仅是传闻,我今天调资料的时候看到咱们少说已经折了十四组顶尖特工在里面了。此外,即便不日之前M国在边境上的最后一股势力叫咱给搞得够呛,对人家‘沉梦’却同样似乎没造成什么大的影响~”

“什么意思?”飞鹰下意识皱着眉问。

“下官的看法是,此前的情报应当有误,‘沉梦’大概率应是E国的手笔。”秦寿昇挺轻浮的在电话那头说:“不过如今无论是与不是,上头刚和E国签署了一份长达十年之久的能源条约,现在指望上头那群大爷和E国撕破脸皮是不大可能了~”

苏萧焕的眉头,一时间蹙的更深了。

“最后一件事也是第三件事儿,是下官推测以及大概率的认为,咱们的乾天少尉呢,应该是已经跑去‘沉梦’设立在城北郊区那里的‘煌帝宫’了~!傻小子不开窍,我是想建议他要等等您的,不过他说那地方太脏,不适合您去,更何况这事儿要真由您这位第八师的副师长直接出面的话,怕是会上升到帝国和E国之间的事儿喽~”

秦寿昇说到这儿,轻笑了一下突然又说:“不过还是那个话啊,我觉得他弟弟啊八成是已经没了,毕竟好看的少男少女们如果在那种地方的话,啧啧……那滋味……”

知道电话对面这人常年浪迹于风月场所之中,苏萧焕捂着此刻已然变得一个比三个还大的头,下意识斥道:“住口。”

秦寿昇素来是不怕他的,嘿嘿嘿的在电话那边笑了一声。

苏萧焕握着听筒长出了一口气,好半天才悠悠一叹道:

“我听懂你的意思了,但乾天之事……我不能也不会不管,师里面最近就托付于你了,至于这大名鼎鼎的‘沉梦’,我倒也想去会上一会!”

……

……

================================

秦寿昇——风流不羁的红尘浪子,运筹帷幄的飞鹰智囊,同时……他也是为数不多活到了整部书后期的飞鹰将士。


2022-06-15 评论-24 热度-204 师徒原创同行现代小说暗狱军事
 

评论(24)

热度(204)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