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天乾地坤之【七】煌帝宫

“据情报来看,沉梦这个组织拥有着超过五百年的历史,掌控着整个大路上超过百分之八十的三危贸易(三危:huang/du/du)。此外,沉梦极其擅长培养杀手,他的每一任主人都以暗狱为名,麾下所有的所有人会称其为主人,暗狱是如今黑暗界当之无愧的无冕之王。”

苏萧焕在检查装备的时候,秦寿昇正在电话那边喋喋不休的絮叨着,年轻的大校听自己的参谋长说到这儿,冷冷淡淡斜了一眼被随意放置在桌上的听筒说:“什么暗狱不暗狱主人不主人的,起个奇怪的名字,就觉得自己真是王者,更能罔顾法律了不成?”

 

秦寿昇知道年轻的长官是如今大将莫鼎天膝下最小的学生,他自小就跟在大将莫鼎天或是贪狼将军秀文以及猎豹将军寒毅这类人的身后,即便这些年来屡次因为任务需要不得不深入一线经历着九死一生,但他从来也只坚信刚正不阿且一向都瞧不上那群“自甘堕落”的黑暗中人的。

 

秦寿昇没忍住的在电话那边叹了口气,知道年轻的长官在“错的就是错的,对的就是对的”这种事儿上固执的要命——他自然不会多劝,只说:“下官斗胆提醒您,所谓存在即合理,况且您如今并非是以讨伐者的身份去的,故而非必要情况下,还请您万万要先保全自己。”

苏萧焕很是不屑的又斜了桌面上的话筒一眼,继而扯了扯隐藏在自己袖口处的钢丝绳道:“安全处培养出来的那群特工们越来越不成样子了,这么大颗毒瘤早不收拾,非要等着我休假期间去帮他们擦屁股不成?!”

秦寿昇听到这儿一时间笑了起来,他说:“这事儿下官诚恳建议您可以直接反映给猎豹将军,他们猎豹军改组后,莫老将军明显是打算把情报局和安全处全都指派给他的~”

“哼——”苏萧焕鼻孔出气没好气的冷哼了一声,说:“寒二哥智谋策略虽是无双,但这驭下一事,怕还得多和贪狼将军学学。”

秦寿昇一时间笑了起来,但事关两位将官之事,他自然不好置喙,只说:“此外,下官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需要提醒您,即便沉梦如今已然是众所周知的地下组织了,但鉴于帝国和E国目前的特殊关系,无论您在此次任务中出现任何意外情况,帝国都将对您这种自发的个人行动行为表示——全然不知情。”

苏萧焕正在将一把迷你秀珍手枪塞进裤管内的战术枪套里,听到这儿他下意识蹙了蹙眉,继而干脆伸手拆掉了腿上的战术枪套并将其连着手枪一起塞回了装备箱淡淡道:

“等会儿命人来把剩余的装备回收了,低调点儿,我的走读生涯还没开始,莫要引发什么乱子。”

秦寿昇在听筒那边噗嗤一声笑出了声,继而又想起了什么说:

“需要叫技术部检查一下您身上的‘飞萤’吗?”

贪狼军内校级以上的一线作战军官体内都会注射这枚微型信号发射器,他们称之为“飞萤”,这枚信号发射器在特定情况下启动之后能够短暂且持续性的发出一分钟信号源,这极大限度的增加了这些一线作战军官的救援可能性。

苏萧焕翻腕,向自己小臂上天生的飞鹰胎记看了一眼,继而他背起白日刚刚准备好的那只黑色的简约大学生背包淡淡说:

“秦寿昇,不要搞错了,我还在休假中,我现在只是个普普通通的走读生。”

“这倒没错~”秦寿昇在电话那头笑出了声,他说:“像是半夜去个煌帝宫这类地方,确实也挺符合荷尔蒙无处释放男同胞们的大学生活的,您应该感激您至今为止还没找到媳妇儿,不然的话……”

苏萧焕懒得再听他胡咧咧,伸出手去一把挂掉了屋内的座机电话。

……

带着眼镜一身大学生打扮的苏同学走入煌帝宫里时,这处帝国最大的卡巴莱正如每一个夜晚那般热闹非凡:

舞池中舞动着各式各样的婀娜身影,炫目的灯光,震耳欲聋的DJ曲目,还有时不时会凑上来跟他搭讪的小姐姐或是小哥哥……

这些人无一不是浓妆艳抹,苏萧焕感到了极度的不适,坐在吧台前点完并再次喝下了一杯极贵的洋酒后,他终于引起了吧台后某些人的注意,一位看上去大约三四十岁浓妆艳抹的女人走上前来,隔着吧台倾身过来问:

“这位小爷出手如此阔绰,不知是打哪儿来的啊?”

对方俯在吧台上的动作使他能够将独属于女人的丰韵一览无余,苏萧焕下意识皱了皱眉,下意识的侧了下身子避开了视线,继而为了掩饰尴尬他伸出手来推了推银框眼镜说:

“关你什么事?我听我……一位朋友说这煌帝宫里美女帅哥无数,如今一见,不过如此。”

那女人笑了起来,一笑之下尤可见其年轻时候的风姿,她说:

“自古千金易得,知己难求,不知小爷您为了知己,又能掷千金到何种地步呢?”

苏萧焕心里暗骂了一声,帝国刚刚安定不久,如今百废待兴,故而即便是如他们这类校级军官如今的薪水俸禄也照样少得可怜,此前交完学费后预留下来走读时期吃饭的钱在刚刚的几杯洋酒下肚也已经花的差不多了……

想到这儿,他下意识往下一拉眼镜,继而隔着吧台凑到那女人跟前,眼镜下他的容颜仿佛用刀所刻,棱角分明,外加犀利的剑眉星目,他就这样隔着吧台盯着那女人淡淡道:

“怎么,你觉得我是付不起你开的价吗?”

——对方甚至能够感受到他均匀有力的呼气了!

女人有短暂片刻的失神,继而下意识的笑了起来,她伸出手来,温柔而妩媚的抚摸了一下眼前这俊朗冷冽年轻人的脸颊,在对方由始至终一动不动冷冷盯着她仿佛感受不到她的抚摸般后,她说:

“欢迎这位小爷您来到咱们煌帝宫,我叫柳如是,我年纪比您大些,您若不嫌弃可称我一声柳姐,咱这煌帝宫后场都是会员制的,素来不识姓名来历只认称号和钱,但这位小爷您长得这么帅,是柳姐我喜欢的类型,小爷您也不妨给我交个底儿吧,您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呢?”

……

……

================================

此刻的小苏内心:妈的,这地方消费好高!已然濒临破产的边缘......


2022-06-17 评论-20 热度-197 师徒原创同行现代小说暗狱
 

评论(20)

热度(197)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