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天乾地坤之【八】暗狱之主

“小爷不妨给我交个底儿吧,您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呢?”

年仅二十一岁的苏大校虽然久在沙场中沉浮,但面对着像是柳如是这样的“黑大姐”仍是太显稚嫩了,他于无声处暗自吞了口唾沫,就像是要给自己壮声势一般照例面无表情地说:“这不关你的事。”

 

同一个夜里,好不容易才处理完了第八师内务的秦寿昇站起身来长长抻了个懒腰,就在他准备回宿舍睡觉的时候——

急促的电话铃响了起来,贪狼军的最高统领贪狼将军秀文在第八师完美完成上一次任务后便“强行”给第八师放了假,所以这两日来作为第八师参谋长的秦寿昇罕少听到隶属公务的电话铃声,而眼下……

他伸出手去蹙着眉接起了电话,心道哪个不长眼的这会儿往作战部里打电话?那边的一声轻唤却惊的他下意识站起了身来。

“秦寿昇,萧焕呢?”

“首……首长?”秦寿昇长这么大没怕过什么人,电话那头的是第一且唯一的一位——电话那头的人是发现他的伯乐,也是将他从贫民窟里领出来并赋予他一切的大恩人。

 

贪狼军如今的最高统帅秀文将军是整个帝国的传奇人物,这位年仅二十三岁便成为了贪狼军军长的男人是无数军中男儿们钦羡的对象,作为帝国历史上最为年轻的少将,已经很少有人还会记起这位大名鼎鼎的军长大人如今也不过只是一位年仅二十五岁的年轻人。

——战争予以剥夺和鲜血,战争也同样予以荣耀和地位。

 

秦寿昇不敢讲话,所有的谎言在贪狼将军面前都是无力且拙劣的,更何况,以秦寿昇的观察来看,首长似乎对自家长官……拥有着很多说不清更道不明的情愫。

“秦寿昇?”

贪狼将军秀文在电话那头柔柔的又唤了一声,秦寿昇因着这一唤下意识打了个冷颤,便听秀文在那边又一次柔声说着:

“你知道我给你们整个第八师都放了假吧?”

“是……是的,首长。”即便这人眼下不在眼前,秦寿昇还是站的笔直谨慎的回话了。

“你是嫌假期太长了还是怎么,竟敢撺掇你的长官以私人名义对沉梦出手?”贪狼军最高长官秀文将军的话音依旧是温柔却十足有力的,他话音不高,却严厉至极,秦寿昇几乎是下意识地抖了一抖,他张开口想要解释些什么。

“此刻起取消对你们整个第八师的休假安排,派一组特勤人员去暗地里护着你们长官。另外,我将以贪狼军长的身份直接向你下达两条命令,这是一级保密指令,你清楚其中的意义:一,飞鹰大校是我军不可多得的人才,他要有个好歹,我保证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二,无论你同他说了什么,沉梦都还不能动,听明白了吗?”

秦寿昇哪还敢说什么,赶忙应道:“明白的,首长。”

电话那头并没有回复,此刻只剩下嘟嘟嘟的忙音了。

秦寿昇一时间瘫坐回了作战椅中,他下意识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心中生出一股无由来的后怕——他不明白,这位军区之长又是从何得知自家长官的行动的呢?

……

文弱不禁的学生装,涉世不深的行为举止以及被说破后强自镇定的模样都让柳如是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有趣极了。

柳如是隔着吧台再次趴到了他的身前,一呼一吸间柔魅而含有胭脂味的气息萦绕在苏萧焕的耳畔,柳如是笑道:

“好吧,那我换个问法,该怎么称呼你,小爷?”

“我叫苏……不,我叫暗狱之主。”苏萧焕盯着柳如是一字一句道。

柳如是原本柔媚的眸子无声一沉,她几乎是下意识伸出手来一把捂住了苏萧焕的唇,继而有些警惕的向四周看了一眼,在发现并没有人注视到他们后这才缓缓移开了捂住年轻人的手,她敛起柔软的眉,看向眼前这年轻人面色沉重的说:

“小爷,不管您是哪里来的神仙,刚刚那四个字,在我们煌帝宫……哦不,在我们沉梦都是不可轻易提及的。”

“是吗?”苏萧焕看着对方的反应心中突然有了办法,他毫不避让盯着柳如是慢慢说道:“既然你问我我是来做什么的,好,那我就告诉你,我是来找人的,一个跟我差不多高的年轻人,大约十八九岁的样子,你见过他吗?”

柳如是皱眉,直皱到脸上的粉都开始龟裂了起来。

苏萧焕则平静盯着她又一次说:“如果你能够带我找到他,我就带你离开这里。”

原本情绪复杂且很明显受到一些震惊的柳如是在听到这句话后“噗嗤”一声下意识笑出了声,她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这初生牛犊般的年轻人说:“这位小爷……您刚刚没喝几杯吧?您知道赎我们这种人得多贵吗,那可不是您喝几杯酒的钱就能解决的!”

“谁说我要赎你了?”

苏萧焕低下头一本正经的扯了扯袖口,继而抬起头向柳如是看去,他淡淡说:

“我没钱,但只要我能抓了你们沉梦的暗狱之主,你们不就都自由了?”

……

……

=================================

柳如是此刻:满脸黑人问号脸,这怕不是来了个神经病?

第八师的秦寿昇:我的哥您哥哥刚刚才威胁我不能动沉梦啊,求求您了那尊佛我是真的惹不起。

 

至于小苏:不服来干!


2022-06-18 评论-19 热度-172 师徒同行原创现代小说暗狱军事
 

评论(19)

热度(172)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