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天乾地坤之【十一】沉梦考核(始)

一行四人出了门,管事儿的开始在前面介绍基本情况了:

“我们沉梦的杀手可不是好当的,今天晚上你们都好好休息,明天再带你们到大本营里进行体能测试,这测试通过不了的人啊,最后会被……”

管事儿的在前面絮絮叨叨的,苏萧焕却全程都没进去几句,眼下,他的注意力全部被身旁那个自称时倪蝶的时姑娘吸引去了,走了再几步后,时姑娘忍了一路他的注视,忍不住蹙眉转头向他看来。

“咳……咳咳咳……”也不知怎的,苏萧焕下意识的一阵儿猛咳,继而略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微有些尴尬道:“那……那什么,谢谢你啊,叫你破费了,那个钱……之后我会还给你的。”

时倪蝶看他一眼,表情冷清的要命,她一改先前在大汉面前的能言善谈,淡淡说道:“不用了。”

苏萧焕这才发现,这姑娘其实骨子里是个冷清至极的性子。

 

虽说管事的指给他们的住宿条件实在不怎么样,但拥有常年野外作战经验的苏长官连原始森林都睡过,与之相比眼下这硬纸板铺成的“床”便仿佛天堂了。

可躺在上面翻来覆去也睡不着,满脑子皆是那相貌平凡的姑娘此前神采飞扬的模样,想久了竟然觉得她那普普通通的样貌也多了诸多可爱,苏萧焕在心中狠狠骂了自己一声,眼神却还是忍不住的向不远外仿佛陷入沉睡中的背影看去。

——这姑娘也是心大,整个屋子除了三个大老爷们外就睡了她一个女子,但她眼下睡得极其安稳,侧躺于硬纸板上仿佛已然进入了梦乡。

苏萧焕又盯着她的背影瞅了一会儿,思绪开始乱七八糟的不知道飞往什么地方去了,突然——

“你的真名是叫苏三吗?”那姑娘突然清清冷冷的开口说话了。

苏萧焕怔了怔,下意识向另外两个睡梦中的人看了一眼,在他确信这两人确实已经进入梦乡后,也不知怎的,明知这姑娘是看不到的,他却还是轻轻摇了摇头说:“不是,但真名我不可以说。”

姑娘似乎是笑了一下的,但这丝笑转瞬即逝,她又一次冷冷清清的说:“我也不是,巧了,我的真名也不可以说。”

这回轮到苏萧焕下意识的微笑了起来,他像傻了一样盯着这毫无起伏的秀美背影看了一阵儿,仿佛呢喃一样,他轻声说道:“我……我总觉得我在哪儿见过你。”

那姑娘沉默了一阵儿,继而话音依旧冷冷清清的:“这个搭讪方式太老套了,我不喜欢。”

“我……我才没有搭讪你呢!”听到这话儿,年轻的大校涨红了脸一下子坐起了身来。

“睡觉吧。”那姑娘还是半点波澜也无以侧躺背对着他,她说:“钱不用还我,但如果你要坚持,那就随你便。”

说完这句话,她便一点儿动静也没了。

……

一夜无眠,第二天早上苏大校顶着黑眼圈起床时忍不住在内心深处痛骂了自己几声——他不明白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对于他们这群一线作战人员而言,无论任何行动中,抓紧一切机会得到充足的休息是第一要务。

那自称时倪蝶的女子倒似乎休息的挺好——即便简陋的房间中并没有镜子或是各类洗漱或化妆用品,她却依然正襟危坐饶有兴致的开始摸起了自己的脸——就仿佛清晨起床后需要梳妆打扮一般。

管事儿的又来了,这回进来后也不用强,反倒是非常自然的递给他们一人一只黑色头罩示意他们自己戴,四人自然都十分配合的戴上了头,便听管事儿的说:

“大清早的我懒得上什么脚铐手铐的,你们排成一列抓住前面人的腰,今天的旅途很长,抓紧时间。”

一听要抓前面人的腰,苏萧焕下意识皱了皱眉,他转过头,向记忆中时倪蝶的方向“看去”,说:“喂,你排在最后一个抓我……”

话都没能说完,一双芊芊玉手已经抓上了他的腰,刹那间有一种奇异的全身酥麻的感觉惊的苏萧焕下意识一颤,他连动都不敢动了,一时傻愣愣站于原地仿佛失去了魂魄般。

“赶紧抓啊。”时倪蝶自然感受到他的僵硬了,她话音一如既往是冷冷清清的,她说:“你这人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啊,机灵点儿,我可再没钱给你打点了。”

苏萧焕找回了神,一时间也不反驳这句话,只“哦”了一声后照旧僵硬着身子抓起了前面一人的腰。

直到一行人上车颠了大半个小时后,苏萧焕才强制自己必须要忘记刚刚那双秀手留于腰间的触感,其余两个看上去年岁同样不太大的男的开始各种接下来他们到底会遇到什么了——

诸如什么可能会有人给他们一条狗让他们养大后再亲手杀掉这种考核……

时倪蝶于沉默中听了一阵儿,听到这儿轻轻的冷笑了一下,那个正在夸夸其谈的男孩听到了她的冷笑,即便戴着头罩看不到却还是转过头去很明显是在怒瞪她道:“你笑什么?!”

“沉梦是得多闲才会安排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儿?电影看多了吧你?”时倪蝶话音淡淡,内容却充满着浓浓的讽刺味道。

那男孩叫她怼的怒不可遏,又怒道:“那你说,他们会安排什么样的考核在前面等我们?”

“很简单。”时倪蝶话音如常的清冷,她说:“我要是沉梦初步审核的制定者,就给所有在场中人发一把匕首,最后活着的那个通过。”

苏萧焕听得心里一惊,他手心里瞬间出了一大把冷汗,即便隔着头罩,他还是忍不住地向时倪蝶的方向看去……

此后的路上,这姑娘又开始一言不发变回了昨夜他所熟悉的冷清感。

……

汽车整整行驶了六个小时,这种程度的行驶时长,即便苏萧焕受过特殊的辨路及记路能力,但已然超过了他的极限,他已经无法判断出他们到底行驶到什么地方了。

四个人依次被喊下了车,听从命令摘掉头罩后,入目处是一个仿佛已废弃很久的铁路隧道,而背后则是一条蜿蜒曲折杂草丛生几乎都有点辨认不出的丛林小路。

管事儿的见他们都下了车,冲他们指了指那个看上去废弃很久的铁路隧道说:“前来接你们的人在那边,我劝你们不要乱跑,这地方养了很多食肉动物,傍晚之前未进入隧道者便会换作它们欢迎你们,对了对了,反正你们之后也是会见到的~”

管事儿的说完话,一脚油门把那辆面包车向着杂草丛生的小路开走了。

苏萧焕在极力的回想来路上的那些标志性的声音或者气味,同时低下头去探察汽车轮胎所留下的印迹,时倪蝶则在此刻看了他一眼,继而,她蹙了蹙眉问他:“军部的?”

苏萧焕赫然大惊,转头冷冷看她,一只手已经于无声处轻轻攥成了拳。

“不用这么惊讶,此前你在那哭泣的丫头那儿挺身而出时我就有所怀疑了,无论防御姿势还是预备进攻的姿势,包括眼下你这查探车轮的微小动作……”时倪蝶淡淡瞧他一眼示意他跟上前面的两人说:“别看了,我们不出意外的话已经被带到了帝国和E国交界处的三不管地带,这里是那个有名的十万大山。”

苏萧焕愣住了,不知道她到底的是怎么判断出他们身处之处的,时倪蝶则伸出纤细的食指点了点自己的脑袋说:“军部那项专门通过气味或是声音辨识路段的技能考试中,我是至今为止全军的最高纪录保持者,幸会,飞鹰大校。”

苏萧焕:“……”他盯着扬长而去的时倪蝶,因为涉及到保密条例的原因,即便时倪蝶告诉了他——她是全军某项最高纪录的保持者,但他还是无法像对方一样知道……她……到底是谁。

……

……

==========================

紫妈:本书智商天花板梯队诚不我欺。


2022-06-23 评论-19 热度-153 师徒原创同行现代小说暗狱军事
 

评论(19)

热度(153)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