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四十四、莅临风波(一) 】

游副部在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内将一群技术部的老硬骨头们搞得服服帖帖的这件事儿很快就传到了男人耳中。

虽然或多或少这结果是在意料之中的,但男人还是抑制不住打心底油然而生的喜悦:这种感觉颇有一种想尽快向他人炫耀般的洋洋自得,也就是大哥现在不在了,倘若大哥还在世的话,他怕是真会给大哥打个电话好好吹嘘一番自家老四。

当然,暗狱之主最终换了一种方法来低调庆祝这种难得的喜悦——他特别挤出了点儿时间亲临技术部打算给他家老四撑撑场子。


赶巧不巧的,游小真在收服了技术部这群“文化流氓”后的第一个工作便是一场充满硝烟的实战:他正在吩咐手下逆向追踪之前五个小时间出现在游家三百米内的一切特殊波段—......

【四十三、Fox】

这场惊变来得实在太过突然,原以为不安的心在扣上电话后反倒是无比的平静。

适才这短短一通电话涵盖的信息量实在有些惊人,公爵大人拧着眉拖拉着那双米字拖慢慢向客厅中的沙发边走去,他在仔细梳理思路的同时不忘给手腕中的手表下了个定时——修罗的主人给他的时间是有限的。


即便曾经私交谈不上深,游小真对寒双此人却有着极为深刻的印象。打西边日益崛起的修罗如今是一个连身为游家家主的自己都不得不去戒备的组织。

在短短三年多的时间里,这个由寒双带领下的组织在西边好几个国家间急速发展,至如今除了暗狱,修罗已然是黑暗世界范围内的二把交椅了。


公爵大人觉得有些头疼,他很不喜欢跟这群人...

【四十二、惊变】

吃完午饭后游小真见天儿在帮师娘紫眮收拾碗筷,下意识地站起身来想一起去帮帮忙。

紫眮赶忙冲着他压了压手瞪他一眼示意他不许动又笑着说:

“好啦,等伤好全了再说吧,少来添乱了,你师父还有话想跟你说呢~”


游小真愣愣,转头向餐桌前夹着话筒正在记下什么的男人看去。

苏萧焕感觉到了游小真的目光,他一边继续夹着话筒一边从茶几底下拿出了一本厚厚的《暗狱章程》给游小真递了过来。

家主大人拧着眉接过,在接下来男人通电话的十分钟内翻完了这本《暗狱章程》的所有重点章节。


苏萧焕一通电话打罢,抬起头来看对面已经合上了那本《暗狱章程》的游小真,问他:“有什么意见?”

小真挑了...

【四十一、骄傲】

游小真五体投地郑重而拜,苏萧焕进退维谷,一时间竟是不知要该如何作答。


小真十分清楚他家这位太爷骨子深处是极其孤傲之人,他不能让整个事件变得好像是师父落了下风迫于无奈后才应允了自己,于是他特别狗腿的抬起头来继续用那种可怜巴巴的表情说:

“师父~~您就允了弟子吧。三年了,整整三年来弟子没放过任何一个全乎假,您就当……就当给弟子放放假成吗?”

小真见男人还不答话,便继续又说:

“游家的事儿您别担心,弟子心里有数的。说归说,那游不凡其实巴不得弟子莫名其妙消失上一阵子呢,这对外的事儿他肯定能处理好了!就是再退一步说,弟子留在游家的人要是他一朝一夕间便能策反了,那这类人不要也罢!情...

【四十、将才VS帅才】

现任游家家主游小真年仅二十余岁出头,情商智商皆高,为人虽素来低调谦逊,但每逢做事却一定出手雷霆。短短三年的时间,游小真便让无数帝国高层明白了,无论是对于贵族世家或是整个帝国而言,这个年纪轻轻年仅二十来岁的青年人是帝国近百年来难得一见的帅才。

即便手中尚未能把游家大权在握,但几乎所有人都明白,只要此子想,那他真正身居高位的那一天便近在咫尺,只不过就是个时间问题罢了。


游小真笔直跪倒在地在静静等待,他在等待师父给他的回复。

皮椅中一言不发的男人蹙紧了剑眉,他神情十分复杂,他向跪倒在自己身前的孩子看去……

他的四徒儿游小真已非昔日里的懵懂少年,真正要算起来,如今收回了六十四个......

【三十九、为将】

如果这个世界上还能有一个人,这个人在面对着今时今日的游家家主说出一个滚字后尚能不至于死得太难看的话——这人可能也只能是只眼前这位手中正拎着鸡毛掸子的男人了。

事实上,眼下马上要死得很难看的人……游小真顶着高肿而惨白的脸颊想:那大概应该是自己吧?


苏萧焕的脸色非常难看,这导致捂着肩膀的小真不敢再在这样的境地下激怒他师父。小真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惨白着脸向师父看了一眼,下意识的张开口,可余光又扫到了那只紧闭的抽屉,他突然间有些说不出来,取而代之的是眸中渐渐添了些泪色。


帝国的公爵大人自诩自己从来不是个眼泪多的人,更何况自他身居高位起泪水这个东西就名副其实的成......

【三十八、手书】

公爵大人身处高位已足有三年之久,他开始不习惯于有人用这样犀利的方式跟自己讲话——这种全然不留情面,仿佛要直戳心底的话语,三年来,他习惯了阿谀奉承,习惯了他人的谄媚或是对他有所诉求,可是……


面对着师父师娘,他永远也不是帝国的公爵或是游家的家主大人,他只会是游小真。


于是,游小真接不上话,他抬起头去,用一种哭笑不得的表情看向桌子对面冷漠的男人说:

“师父~~您且给弟子留三分薄面吧~”

闻言,苏萧焕交叉起双手在桌子那头冷声了一哼,说:

“你这样的薄面,一文不值。”

这又是一句戳在心坎上的话,小真这回有些笑不下去了。


不错——

无论是那...

【三十七、对话】

师父这般一问,游小真终于知道自己到底还是棋输一招,原来先前绕了那么一大圈却是在这里等着自己呢!


游家家主沉默了一会儿,继而他沉默间放下了手中的东西站起身来整肃衣冠,并就此一屈膝后笔直跪倒于男人的身前说:

“弟子不孝。”

——他不提正事却只罪己,苏萧焕自是有些不高兴了。


男人蹙紧剑眉于沙发中盯着他四徒儿看,但后者身子虽跪的笔挺却并不抬头正面迎他的目光,末了,苏萧焕长出了一口气后伸手一指茶几上的碗筷说:

“收进去,收拾好了再上来。”

——这句收拾,其实更多意味着要他整理好自己的思绪及情绪。


小真还没来得及应上一声,男人已当先向二楼去了。...

【三十六、利益】

游家家主今日的身份可不是开玩笑的,莫说他今日这一跪,但凡平日里游家家主脸色稍微阴沉上一些,底下便不知多少人得慌乱了手脚。


紫眮见游家家主在不远外郑重一跪后丈夫却始终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她下意识拧起了好看的秀眉说:“好了,真儿,你快些起来。”

——紫眮很是心疼这个看上去又瘦了好多的孩子:“天儿,还不快些扶你四哥起来?”


“恩?”跟在游家家主身后刚刚进门而来的少年愣了愣,下半刻连忙应了一声上前试图将沉默跪倒于地的游家家主扶起来。


“扶什么?!”

蓦地,沙发间阴着脸的男人抬起头来怒喝道:

“他这一跪是你受不起还是我受不起?!”

继而,看似是...

【三十五、回家(二) 】

游小真走出车门的时候,才发现初秋的天开始淅淅沥沥下雨了。


暗狱基地坐落在度假村中,四周都是山岭地,所以一年四季气温都要比市区里低上那么几度,更何况此刻这淅淅沥沥的小雨一下,游家家主在这样一片雨色中突然就闻到了初秋的气息。


家主大人驻足于车外沉默着环视四周一切,也不知怎的,这些年来明明淌过了大风大浪的心再也无法克制地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涟漪,他无声沉眸间向四野看去,这一眼仿佛看过了太多的星辰流转也看过了太多的岁月如梭……


一柄大黑伞“啪”的一声撑开在了他的头顶,撑伞立于他身后的云澜也不说话,继而便又有人将一件大大的风衣盖上了他的肩,游小真微微一愣...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