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二十四、父与子】

第二天是个周六,少年起了个大早照往常一样参加了队内的晨练后去食堂吃饭,起料人还没进食堂,食堂中负责掌勺的刘婶突然兴高采烈的冲了出来,少年自然傻愣愣看向她——

“天儿!紫教授!你妈妈她是今早九点半的飞机!”

激动自然是激动的,但此前毕竟有过和母亲的通关,还不至于到语无伦次的程度,奕天下意识问:“出发吗?”

“落地!”刘婶笑着白了他一眼,手中还拿着一只沾满油的铁勺。


奕天微微一愣,他抬起手来向腕表看了一眼,从基地这地方走环城高速不堵车的话到机场最少需要两个半小时,现在已经是早上七点整了!

顾不上还吃什么早饭,少年转身拔腿欲跑,突被身后刘婶拽了一把,后者往他怀里塞了个袋子说...

【二十三、抽烟去】

当天体检一完毕,忙到不可开交的暗狱之主就被乾天接走了。


少年孤零零单肩背着他那只破旧双肩包看着父亲坐上了黑色汽车,更看着疾驰的汽车渐行渐远……

他突然有些说不出的难过,他低下头来,伸出穿着运动鞋的脚踢了踢地面,他说不清楚自己到底在为什么难过,难道是在为父亲?还是在为这样的一个时代?

——为这个时代中每个行步匆匆却同样不知最终要去往何方的人们。


单肩背着书包的少年突然做了一个决定,他慢慢抬起头来,再次看向汽车消失的方向,就在他准备要做些什么时——

“天儿!”

一只大手在他身后轻轻拍了他的肩膀一把,奕天微微一愣,下意识转过头去,景三哥在他身后憨笑依旧,景...

【二十二、抽血检查】

周五高一新生需要体检的信息很快便成功地发到了所有家长的手机上。

管理行政的几位老师觉得这很奇怪,但在云澜又远程修改了他们的手机内容后,所谓三人成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们的老师都觉得肯定是自己记错了,反正高一的新生本来就需要强制性体检的,不过是个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周五可能真的早已安排好要体检吧……

——记忆是最不可信的东西,人类永远就是这样一种生物,他们会习惯性的选择相信大众,却质疑原本怀揣着真相的自己,人云亦云的欺骗着他人的同时更欺骗着自己。


引发这一切争端的少年此刻正端坐在教室里认真听讲。

奕天一边根据老师的话划出了重点,一边琢磨周五的具体行动要怎么安排——毕竟让父...

【二十一、我发誓】

奕天脱掉外套挂在训练基地入口处的衣帽架上时,陆陆续续走进来晨练的队员们同他打起了招呼:“天小队,早!”

“早啊,各位。”少年年龄虽不大,但职级和能力在这里都是首屈一指的,更何况他的身上从来不沾染半分的盛气凌人,这使得他在外勤作战人员中极具威望。


换好了作训服,本想着下到场地里陪大家一起跑跑步的,奈何身后还是撕裂般的疼,少年有些无奈的探头进准备间中说:

“钱队长,今早的晨练您来带行吗?我下去靶场里打打枪。”

被称钱队长的人是他的副手,八队的副队长。

“知道了,小老大!”

身材已经开始微微有些发福的钱副队长在准备间中笑着冲少年摆了摆手。

奕天:“……”即便已经叫了大半......

【二十、天小队】

这天早上少年醒的很早,不到五点四十他就迷糊着眼下楼了。

慢慢走下回旋楼梯,正在打哈欠中的少年微微一怔。


有一个身影,随便斜在不远外的沙发中,客厅的灯还没有熄灭,从男人睡着的沙发到他身前的茶几,再到茶几与沙发的缝隙之间,到处都是零零散散的文件页,因为立身于旋转楼梯之上,倘若从少年所站的方向一眼瞧去,就仿佛男人已被淹没在了那些白花花的文件页中……

苏萧焕的身子轻轻斜瘫在沙发上,他的睡姿看上去一点儿也不舒服,就仿佛是累到了极致继而歪进了沙发中那般,他放置在沙发边的手中甚至还捏着一张刚刚看到一半的文件。


奕天突然间便没了困意,剩下的半个哈欠在无声间消散,他蹑手蹑......

【十九、咳血】

少年统共挨了十五下皮带,男人后来虽不说话,他却明白男人之所以这样责罚他……为的竟是他今日里那三声“爸爸”。

奕天非常的难过,这不光是因为自己屈服于了疼痛,毕竟趋利避害一切生命体的本能,让他难过到无法呼吸的是——他的父亲竟是因为他叫了那三声“爸爸”而责打他。


即使在漫长的三年中这种事情早已不是头一次了,奕天却还是无法习惯,他无法接受记忆中那个高大的身影将他扛上肩膀,然后用沉沉的声音曾慢悠悠的说:

“你啊,是妈妈和爸爸历经了千辛万苦向老天爷求来的……是妈妈和爸爸这辈子最最爱的人。”

骗子!

跪倒在沙发前泪流满面的少年这一刻伸出手擦了擦眼泪,他忍不住的想——

骗子!

“...

【二十五】罪人

随着少年人的话音落定,乾天竟是被他生生从门外推了进来,二人嬉闹的身影自然是惹的屋中苏萧焕及冰玉大校双双抬头看去,跟在乾天身后那个仿佛和乾天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少年人此刻边推着乾天边笑:

“哥你快点儿,快些同你家面瘫长官介绍我!”


十五六岁的坤地除了身量以外,几乎和乾天就是两个大小号,但他性格看起来特别活泼,这又和多年以来跟在自己身侧在军营内沉沉浮浮的乾天大有不同,苏萧焕一时蹙紧了剑眉,乾天当然知道自家长官必然是听到了弟弟刚刚那句浑话,眼下有些窘迫的站于门口以标准军姿的方式冲着屋中二人颔首一礼说:

“两……两位长官……这……这便是家弟,他叫坤地。”


坤地自...

【二十四】沉睡&苏醒

当SA-365N“海豚”直升机隆隆冲上天际的时候,苏萧焕再一次见识到沉梦不凡的经济实力,这架重足4吨级的双发轻型多用途直升机去年的时候帝国才刚从大洋那头儿的F国高价购入了几架,截至目前为止整个军部也未能实现量产,然而沉梦不过派区区一组小队人员出来执行任务而已,竟就“奢侈”到如此地步了吗?

许是看出了苏萧焕心中的感慨与沉闷,乾天凑过来小小声解释说:

“长官,这是沉梦的主人暗狱之主专门配给坤地的飞机,他听说我要来接您,所以特地让我带过来迎您的。”

苏萧焕瞥了他一眼继而转过头去并不怎么搭理他。

乾天:“……”

全程翘着二郎腿观望风景中的冰玉大校见二人这般模样笑了一声,她看也不看二人照旧望着...

【二十三】请离

眼前这个刚刚年满十八岁的少尉说出口来的话可谓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苏萧焕一时间竟是忘记了发火怔愕于地,他花了好一会儿来让自己接受刚刚对方所述的事实,继而——

“飞鹰大校!”

饶是冰玉也没能拦住这汹涌到仿佛火山喷发般的怒火,苏萧焕走上前去,抬起脚来朝着冲二人笔直而立的乾天就是一脚,踹飞了后者的同时因为用力太猛牵扯到了周身的伤势一时间疼白了脸,但他眼下仿佛早已忘记了自己身上无数的伤口般,只有下意识捂住左肩的右手揭示着他眼下其实也是疼的狠了。

苏萧焕用右手捂着左肩更苍白着脸看向那抹正在试图爬起来的年轻人:

“你疯了?”

他质问他,话音中全是怒其不争和不敢相信:

“那是你弟弟,乾天!他是你的血...

【二十二】另类的爱

虽然在里面捶乾天那会儿苏萧焕就把基本情况问的差不多了,但冰玉眼下处于什么都不知道的状态,眼下是三人还在山洞内难得没有外人的时光,苏萧焕看向乾天时明显脸色就没那么好了,他抬起手来一指乾天,冷着脸说:

“你把情况具体和冰玉大校汇报一下,她有点儿事要去找余载华。”

和冰玉大校汇报工作绝对比给自己长官汇报工作舒服多了,乾天秉持着这样天真的看法站得笔直继而冲冰玉大校敬了一礼后开口汇报:“报告长官,我侥幸成为了沉梦三号小队的队长,领任务时刚好发现了余载华的第五技术队那边发布了一项任务,说需要有人前来接帝国的某位高官,所以我就领着任务来了!”

“怎么个侥幸法?我听你家长官说你也就比他早进来没几个小时?...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