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天乾地坤之【十二】冰玉

外出任务时被人叫破了身份其实是非常危险的事情,但奇怪的是苏萧焕眼下内心中竟还隐隐多了一些欣喜的感觉,他不明白这样的欣喜出自何方,但他快步追上了那个已经半个身子步入隧道中的人儿说:

“你……我要怎么称呼你才好?”

时倪蝶淡淡斜他一眼,脚步停都没停说:

“随你便,你们第八师隶属作战部队,未来……我不会也不能同你有太多的交集。”

她在说话的时候只给了苏萧焕一抹侧影,苏萧焕看着这略有几分熟悉的侧影突然啊了一声说:

“我想起来了,那天晚上的授勋仪式上,你是帝国最高科研技术部的,你当时在看一本叫做什么……《热工流体数值计算》的书,勋表特别多,外加你的级别资历别章为红色底纹,所以你也是一位大校……...

天乾地坤之【十一】沉梦考核(始)

一行四人出了门,管事儿的开始在前面介绍基本情况了:

“我们沉梦的杀手可不是好当的,今天晚上你们都好好休息,明天再带你们到大本营里进行体能测试,这测试通过不了的人啊,最后会被……”

管事儿的在前面絮絮叨叨的,苏萧焕却全程都没进去几句,眼下,他的注意力全部被身旁那个自称时倪蝶的时姑娘吸引去了,走了再几步后,时姑娘忍了一路他的注视,忍不住蹙眉转头向他看来。

“咳……咳咳咳……”也不知怎的,苏萧焕下意识的一阵儿猛咳,继而略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微有些尴尬道:“那……那什么,谢谢你啊,叫你破费了,那个钱……之后我会还给你的。”

时倪蝶看他一眼,表情冷清的要命,她一改先前在大汉面前的能言善...

天乾地坤之【十】时倪蝶

苏萧焕在听从管事之人命令出门的时候,专门停下身来等了等最后那位其貌不扬的姑娘,这女孩儿挺有意思,她在听到了门外有人的呵斥声后,走的不紧不慢,既不凸显出她的独特,但也不会扭扭捏捏等到最后才出门。

苏萧焕跟在她的身后倒数第二个出了门,出门后,走过一条乌漆墨黑的甬道,管事之人将他们带入了另一个房间中,这个房间不如刚刚那个那么黑了,房间摆着一张像是刑讯桌的金属桌子,正有一位满脸横肉的大汉坐于桌后。

“哭什么哭,给你妈奔丧啊?!”刚刚管事之人说话间踹了一直哭哭啼啼的姑娘一脚,苏萧焕下意识皱眉,正想挺身而出说句什么时——

“对不起啊对不起……这位大哥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大人不记小人过……”那个先前他注意...

天乾地坤之【九】沉梦

要抓沉梦的主人可不是开玩笑的,但苏萧焕很显然压根就没把进来前秦寿昇的那翻谏言当回事——毕竟后者的话实在是太密了!


柳如是有一瞬间真的觉得眼前这个长相还不错的年轻人脑子八成是有点儿问题的,但后者一本正经的模样又令她多少有些不忍心道破这个事实,秉持着这么好看的皮囊可不能让上面那群人给糟蹋了的心思,柳如是还是耐心说道:“这位……苏小爷,我劝您还是断了这样的心思吧,沉梦的主子可不是您这类公子哥能够惹得起的。”

——作为一个老江湖,柳如是当然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苏萧焕自报家门时的苏字。


苏萧焕一本正经瞧着她,先是皱皱眉,继而干脆摸出了自己全身上下最后的家当来全部拍在了...

天乾地坤之【八】暗狱之主

“小爷不妨给我交个底儿吧,您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呢?”

年仅二十一岁的苏大校虽然久在沙场中沉浮,但面对着像是柳如是这样的“黑大姐”仍是太显稚嫩了,他于无声处暗自吞了口唾沫,就像是要给自己壮声势一般照例面无表情地说:“这不关你的事。”


同一个夜里,好不容易才处理完了第八师内务的秦寿昇站起身来长长抻了个懒腰,就在他准备回宿舍睡觉的时候——

急促的电话铃响了起来,贪狼军的最高统领贪狼将军秀文在第八师完美完成上一次任务后便“强行”给第八师放了假,所以这两日来作为第八师参谋长的秦寿昇罕少听到隶属公务的电话铃声,而眼下……

他伸出手去蹙着眉接起了电话,心道哪个不长眼的这会儿往作战部里打......

天乾地坤之【七】煌帝宫

“据情报来看,沉梦这个组织拥有着超过五百年的历史,掌控着整个大路上超过百分之八十的三危贸易(三危:huang/du/du)。此外,沉梦极其擅长培养杀手,他的每一任主人都以暗狱为名,麾下所有的所有人会称其为主人,暗狱是如今黑暗界当之无愧的无冕之王。”

苏萧焕在检查装备的时候,秦寿昇正在电话那边喋喋不休的絮叨着,年轻的大校听自己的参谋长说到这儿,冷冷淡淡斜了一眼被随意放置在桌上的听筒说:“什么暗狱不暗狱主人不主人的,起个奇怪的名字,就觉得自己真是王者,更能罔顾法律了不成?”


秦寿昇知道年轻的长官是如今大将莫鼎天膝下最小的学生,他自小就跟在大将莫鼎天或是贪狼将军秀文以及猎豹将军寒...

天乾地坤之【六】沉梦

苏萧焕一时间怔愕于地,竟罕有的不知该如何去接乾天适才之话——眼前这小子大约十五岁时来到了自己的麾下,时任飞鹰特种队大队长的苏萧焕下到营里是去挑选自己人的,他问起了许多和乾天同批前来应征之人,有些人答: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有些人则会答:

“保家卫国乃吾辈分内之事!”

而只有眼前这小子,他盯着自己毫不避让的说:

“我……我是来学本事找我弟弟的,我弟弟叫坤地,您见过他吗?”

……

苏萧焕不知道当年为什么会独独把年仅十五岁的乾天挑选进了自己的飞鹰特种队,但他却十足感念于少年乾天当年眼中那团熊熊的烈火——何以为国?何以为家?

二哥寒毅早年曾笑着同自己说:

“不忠家之...

天乾地坤之【五】走读生

秦寿昇白日里的话像是一颗小小的火苗,这颗小火苗在年仅二十一岁的飞鹰大校心中燃烧了数年有余。

次日清晨,苏萧焕婉拒了兄长秀文专门给自己精挑细选于卧龙山那边的大院子,这是休假的第一天,他在换好了一身的便服后便赶个大早专程去帝都如今最高学府晓白大学中拜访那几位响名在外的老学究们。


常年的战火下,绕是帝都最高学府晓白大学也无法置身事外,入目处皆是断壁残垣之景。

苏萧焕少年时候曾瞒着老师莫鼎天偷偷跑来这座占地面积并不大的学府,那时候,年少的他趴在窗外,偷听着那些仿佛永远也无法听懂的课程,那位连胡子都开始发白的老先生在时不时划过天际的战机轰鸣中努力扯着嗓子喊:

“以铜为镜,可正衣冠...

天乾地坤之【四】回帝都

风尘仆仆的越野车队驶入了帝都,即便此行出发前飞鹰曾三令五申进入主城区后必须低调,但这浩浩荡荡一连十数辆清一色的土色军绿还是惹的行人频频张望。

贪狼军第八军副师长飞鹰大校此刻正襟危坐于驾驶员身后的座位上,他将双手攥成拳头抵在双膝间,身子挺得笔直,他扭过头向左侧车窗外瞧去,路上有些行人认出了他们第八师的车标,正隔着车窗冲他们拼命挥着手。


——帝国连年战火不断,如今百废待兴,第八师是贪狼军中最为精锐的作战师,近些年来,他们在战场上创造了太多太多的奇迹,因而,他们是英雄,更是许多老百姓的希望。


副师长苏萧焕年纪尚轻,车队一路进入主城区后冲出来要同他们打招呼的行人更......

天乾地坤之【三】约定

“关于找寻你弟弟坤地一事,有消息了吗?”

乾天听到飞鹰问到这里,神色一黯下意识摇了摇头说:

“还没有,坤地五岁起被他们带走,辗转间已整整十年,至今还是杳无音信,这让下官有时不免会想——不知他……是否还在人世……”


“别灰心。”飞鹰见他垂着头黯然失色,伸出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事在人为。”话音一顿,年轻的大校想起了什么说:“明日就要启程回帝都述职了,这样……”苏萧焕抬起头,他向乾天看去说:“等述完职,我与你一同去找,所谓人多力量大,就先从当年的孤儿院入手!”

“长官……”乾天看着眼前这位亦兄亦长的年轻人,他心中感动无比,下意识还想说些什么,苏萧焕则已伸出手来再次拍了拍他...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