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八、这个她是谁?】

篮球到底是个团队竞技,即使一班的这位小班长实力再逆天,却也还是没能挽回一班最终以两分之差输给了二班的事实。

刚进高中来队伍组建并不久,不光综合实力相差还欠缺打磨,这个结果是在奕天的意料之中的,在一班几个垂头丧气的队员们发现这位鼎鼎大名的小队长比想象中要平和后……十五六岁的孩子们不一会儿便又勾肩搭背的说笑了起来。


场外的观众席上,观众们倒也十分知足,一方面这场竞技早已将篮球精神展现的淋漓尽致,另一方面……他们确实狠狠被场中那英姿飒爽的少年投喂了名为赏心悦目的东西。

——看那笑容腼腆的少年打球,看他在一瞬间的进入状态,看他驰骋在赛场上的身影真的是一件很舒服的事。...


【七、三年】

盛夏的午后蝉鸣不断,炙热的大地一片寂静。

夏季,是个忍不住令人烦闷的季节,便就是在这样一番燥热的光景里——

“哎哎哎,快走快走,听说了吗,高一新生的篮球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三五成群,行步匆匆的孩子们却仿佛完全没有受到天气的影响。


“哇!今天是哪个班打哪个班呐?怎么突然这么多人啊?!”

人群聚集之处,永远不乏好奇之辈。

“你不知道吗?今天打比赛的可是高一的两个火箭班。”

这看似回答了又实则完全没有回答的话语让发问之人颇感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不是,高一的两个火箭班又怎么了?不就是今年高一新生中最学霸的一群书呆子吗?那又关着这篮球赛……”

“这你就不懂了吧~”...

【六、复仇者&决意】

男人拄着银杖慢慢走入房中时,女儿的情绪似乎在妻子的安抚下已经好多了,只是……

啜泣中的燕灵儿在听到门后男人一行的动静后转过头来,当她看到此刻立于房门口一言不发只轻拄银杖静默注视于她的父亲时——

“义父!”女儿从远方含泪冲来扑倒在他的怀中,这孩子身上甚至仍穿戴着那尚未来得及换下的……笔挺戎装。


灵儿扑入了苏萧焕的怀中,她泪流满面在父亲怀中连声说着:

“义父,爸爸和妈妈绝不会做出那样的事,义父,他们绝对不会做出那样的事的……”

苏萧焕听到女儿一连重复了数遍的话语,他心底深处突如揪一般的痛。苏萧焕眼下有半个身子使不上力气,他只能慢慢,慢慢抬起了右手轻轻抚摸着女儿那头柔顺的发...

【五、请哭吧!】

“咳咳,咳咳咳……”

小真在还未能看到师父的时候,便听到了漆黑的走廊中远远传来着那一声重过一声的咳嗽声。


“师父?!”

即使尚是个不满十八岁的孩子,乾天却同样已有很多年不曾见过眼前这位四少爷犹如眼下这般惊慌失措的模样,在乾天的记忆之中,这孩子这些年来素来都是于嘻嘻哈哈间轻易便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


小真的身子快步冲到了走廊的拐弯处,这便看到了在那昏暗的廊道中男人拄着银杖连声咳嗽的模样……

小真的身子骤然顿住了,不远外那只手持杖半倚于墙壁间咳嗽不止中的身影在这一刻间仿佛苍老了太多太多,游小真的大脑有片刻间的空白,继而——

“混账!”

滔天的怒火几乎要...

【四、怒与泪】

“好,我知道了,辛苦了。”

A城东头的一处写字楼地下停车场中,刚刚停稳了车的游小公爵面无表情走出车门,抬手用电子锁将车门锁好,继而将车钥匙环在食指上转动两圈,不远处的电梯门恰在此时打了开来。


“四少爷。”乾天站在电梯之中按着开门按钮冲不远外的游小真微一颔首。

“乾天叔~”游小真冲乾天扬扬手打了个招呼,旋即摘下了黑色的连衣帽后将双手插在裤兜之中走上前去:“路上出了点儿岔子,叫您久等了吧。”

“四少爷传信息进来时前后用两个虚拟信号源做转码,以此避免此处基地暴露,您年纪轻轻做事便如此谨慎且滴水不漏,乾天实在佩服。”乾天向刚刚走进电梯间的年轻人鞠了一躬,后者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年...

【三、偲鬼偲掩vs.阿鬼阿掩】

“站住!”赵偲和随行的军官急匆匆向不远外披着黑色大衣的年轻人冲了出去——后者正在准备进到电梯间里。

被叫住的年轻身影明显是愣了下的,他在赵偲适才呵斥声后慢慢转过了身来,这回却轮到赵偲愣住了。

“赵将军?”阿杰微笑着,说话间他揭下了自带连衣帽的黑色大衣,非常礼貌的同赵偲打了个招呼的同时开口询问:“请问您是有什么事吗?”

赵偲和身旁的随行军官面面相觑!

随即二人便反应过来这怕是中计了,赵偲莫名有些恼火,走上前去一把揪起了阿杰的衣领厉声询问:“刚刚不是你在开车?”

阿杰被赵偲揪的有些喘不过气来,面上的微笑仍是半分不减说:

“我家先生夜里突然想开车兜兜风,我一个小小的秘书又哪敢阻拦?再说了...

【二、节哀】

女儿在哭,撕心裂肺的痛哭。

男人披着黑色大衣拄着订制银杖静静立在房门口——

“咳,咳咳咳咳……”

抑制不住的咳嗽声从他口中接连不断地溢出,乾天有些担心的随在苏萧焕身侧,在男人又是好一阵儿的咳嗽后忍不住说道:

“主子,大小姐和夫人都在屋子里面,过道里凉,要不咱还是进去……”

“我该怎么去见灵儿?”

男人的这句话轻飘飘的,却一下就打断了乾天还要说出口的话,拄着银杖的他十分疲惫地靠在了墙上,似是向着某人发问,又似不过是在自问般,苏萧焕少见的轻轻呢喃着:

“我……该怎么去见灵儿?”

不消片刻——

“咳咳,咳咳咳咳咳……”

一声重过一声的咳嗽声回荡在整条昏暗的走廊中,这些咳嗽声恰同丧...

【同三前言】

卷三不定期会有奇奇怪怪的小番外掉落(?)

欢迎大家同我一起遨游其中~


另外,有些人是有反骨精神还是怎么的?说了无数遍一群人满了加不进去的!!!(然鹅这几天依然有好多人持续不懈的妄图加到一群???然后我和管理员们不得不一位位拒绝,刚开始还写说明到了后来说明都懒得写了。)


为那些“反骨者们”贴心的贴上二群群号,并因为深谙他们的性格表示爱来不来随意,开心最重要~

712552203(加群需要一个人物角色名)。

【一】苏醒

“账目洗出来了了吗?!”

身着一身笔挺纯黑色麦尔登西装的年轻人神情沉重步履匆匆,大步行径在大理石铺就的走廊中,黑沉沉的夜里只有墙壁之上那平均一米一个亮着淡青绿色的紧急疏散标志。


“先生,这个事可不好做!”手抱一只黑色文件夹紧随年轻人身后,同样西装革履回答着的中年人面色十分为难。


“噹”的一声深邃悠远之声仿佛要划破这个漆黑的深夜,巨大的标志性钟摆准时准点报时——午夜十二点!


步履匆匆的年轻人便在此时骤然停在了走廊拐弯处的大型落地窗前,他们身处的这座前帝国最高大厦足有八十八层,坐落在帝国最为繁华的地段,是帝国五年前最彰显身份的商贸大厦——此刻...

关于《同行》更新安排通知

挣扎了好久,思考了好久,纠结了好久......


说实在话真是搞不明白更个文而已自己和自己在这里是较什么劲呢(......)

但是又特别想把心路历程写下来好让大家跟着我一起纠结(???)


好不皮了让我们认真一点儿!


我知道很多朋友绝对没忍住跑去看了后面的三四五卷~

包括我的老读者朋友们在内(别说了我知道你们已经把后面的剧情忘得差不多了这种残忍的事情就不要让我知道了~)

但不管怎么说——

以上两类朋友肯定非常的了解后文到底发生了什么~!

然后我最近所做的事情基本上和大家一样——我也跑到后面把后面的三四五卷通读了一遍,然后在纠结了好多天后我还是做出了以下这个决定:...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