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一百章】谁言男儿无泪

次日清晨,穿戴整齐准备下基地检查的女军官再次出现在了镜子面前确认仪表仪容后,利落拿上军帽转身欲要出门。

“灵儿!”神色有些慌张闯进办公室来的青年满头大汗看着她,燕灵儿微微一愣,面容看似严肃实则含笑瞪了他一眼说:“叫什么呢?前段时间一个人完成了S级任务了不起啊?升迁令还没下来,老老实实给我叫长官。”

吴奇有些尴尬的抿了抿唇,继而很奇怪的挤出一个很不好看的笑容道:“燕长……长官。”

燕灵儿满意的点了点头,拿着军帽大步向外走去边走边说道:“你来的正好,陪我下基地那边去……”

“你!”脖颈后突的被狠狠被挨了一下,燕灵儿不可置信的转头向神色很是复杂的吴奇看去。

吴奇将渐渐昏厥的女子抱在了怀中,...

【九十九】一杯薄酒祭君前

他的身影快速穿梭在有些漆黑的走廊中,耳边整五分钟的倒计时滴滴答答仿佛欲扼住命运的咽喉般计着数。

钉子带来的人并不多,前四人拖住了第一波人后,男人和钉子迅速解决了第二波人留下后者善后,他是一人进的监禁室。


位于(10,24)坐标下的铁门上有些许血迹斑驳的余迹,苏萧焕一时间有些焦急的向屋中看去——


仿如锁住精神病人那般被锁在床上的高大身影此刻依然是轻佻十足的,他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的躺在拴着铁链的“病床上”,听到门这头有声响后头也不抬的说:

“老家伙们至不至于啊,一天叫你们来这么多趟你们不烦我都……”

“大哥!”男人忍不住唤了一声走上前去蹲下身来开始解束住对...

【九十八】行动

总指挥室中,乾天微有些担心的看着上首间那面色苍白伏案布置着行动计划的男人,乾天敏锐的捕捉到男人会下意识的用左手轻轻压住胃的位置。

“主子。”乾天向男人那边走了几步,继而俯身凑近男人身侧耳语:“叫医护室的医生拿点药过来?”

正布置任务细节中的男人冷冷瞪他一眼,乾天啧舌,男人不再搭理他,继续沉声说着:“一号设施是典型的军备建筑,因其特殊性设施内部每二十四个小时便会完成新一轮换岗,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任务目标现今在(10,24)位置下,根据信息部适才预测,潜入行动至少要破三道关卡,好在这三道关卡因为依赖高科技程度很高,我们可以切断电源令其自身陷入瘫痪状态。”

话音至此,作战案前有人皱眉发话:“主...

【九十七】许诺

然而男人手中扬起的皮带并未能抽落在孩子身上,乾天破门而入并面色分外焦急道:“主子……”他的目光定睛在了孩子身上,有些犹豫着说:“这家务事您怕是得往后放放了。”

苏萧焕自然知道若不是迫在眉睫的大事,乾天绝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一时寒着面看着身前这个依旧梗着脖子和自己倔上劲完全不打算退让的小身影。

“反了天了。”苏萧焕一拽别在领口间的通讯设备怒:“坤地,滚过来!”

不消三十秒,一脸无辜的坤地就出现在了训练室门口。


“啪”的一把将手中孩子推到了坤地面前,小少爷趔趄着即将摔倒,坤地吓了一跳赶忙伸手去扶,便听男人沉声怒斥:“扶什么?!都不知道这是在哪吗?!谁要是还搞不明白自己的...

【九十六】部署行动

男人将这本《所罗门王》摊开在了指挥台上,他蹙起剑眉思索着说:“所罗门王是大卫王朝的第二任国王,也是圣经之中最具智慧的代表,前段时间我将这本书的原语版推荐给了老四……”他话说到这儿,翻开了书的封面道:“进门之前那一下是大拇指,意为总纲页面的数字一……”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摊开的书页上寸寸划过,苏萧焕依旧眉头紧蹙:“出门之后则分别是代表着行数三的食指,与列数五的掌心……”

——他的手指紧跟话音停在了书页的某处。


众人凑上前来,只见手指停留之处的那一行索引标题上写着:

“整个世界都希望听众去听神赐予所罗门智慧之心”。


乾天凑上前轻轻跟读了一遍,一时间愣道:“主子,...

【九十五】传递消息

“小少爷,您不能进去,主子和两位狱司大人正在开……”

“爸爸!”身上还穿着一身篮球服的孩子一把推开了指挥室的门,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惊扰到了指挥室中所有人,十数人眼下齐刷刷转头向他看来,最上首间抱臂而立的男人蹙眉转头——他此前正紧盯着面前那一十六块监视屏一言不发,此刻,他看到愣于门口的孩子一时间眉头蹙的更深了。

片刻,苏萧焕不再搭理站在门口的奕天,转过头去继续抱臂对着屏幕淡淡说:“把十号机的信号源单独留出来,老四那边有消息了吗?”

“还没有,主子。”坐在一号主机前戴着耳机进行监听中的坤地答。

“再等等看。”苏萧焕面容不改地吩咐了一声,做完这一切后他方转过头去看向了门口的孩子说:“你去旁边的...

【九十四】一号设施案(二)

定制款麦尔登黑西装,狮口大张的金权杖,剑盾交织的宝石戒指,盘着腾云之火的金丝眼镜,他从车中走出,胸口别着那只绘有狮子盾牌剑与火象征这帝国最为崇高的贵族纹章。

这是帝国四大贵族游氏家族的继承人第一次如此高调的出现在公众面前,此前因为特殊保护法,他的样貌与姓名一直处于严格保密下,便是每年必须出席于电视上的演说也至多不过一个背影。


游小真拄着狮口金权杖慢慢站定在地,两旁等候已久的媒体人一时间蜂拥而上:

“是游小公爵,游小公爵!”

“游小公爵莅临一号‘一号设施’了!”

“小公爵这还是第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吧,为什么会挑‘一号设施’这种特殊地方呢?”

“你挤什么挤?!”

“不...

【九十三】一号设施案

天儿回来的时候,夫妻二人已经聊起了关于圆顶建筑中陈列的帝国近代史——紫教授虽是中医大家,但于史学倒也如数家珍,二人挑着前后一百年里粗略点评了几个人物,天儿便听出了父亲与母亲具有很大的区别:

于情,天生敏感的女性们总是要先占三分的,对于家国天下这四个字而言,紫妈妈会习惯以小家的立场出发。

于理,苏萧焕总能在滚滚历史的浪花中含着那一丝微妙的清醒,这分清醒多了让人觉着冷酷,少了让人觉得感性,偏偏介于冷酷与感性间的度……实难把握。


——帝国新政权稳定刚刚六十一年整,一家的兴起,势必意味着另一家的消亡,历史从来无关于对错,它只有相对下的胜与负。


夫妻二人就这样轻轻...

【九十二】风来

陪女人和孩子购物显然比想象中的还要熬人。

苏萧焕非常佩服妻子能从一家服装店头逛到店尾,配换的衣服拿满了双手后还不忘给自己的手中也塞上两件。


苏萧焕转头,向跟他有几分相似此刻正一脸无辜地抱着被妈妈塞了好多件衣服的儿子看去,这一眼下苏爸爸竟看出了些同病相怜的味道,不由开口问孩子:“渴吗?”

孩子眨了眨小眼睛,言下之意自是不言而喻。


苏爸爸把妻子挑给自己一手的衣服全部堆在了试衣间门前,连试衣间门都没进说:“看着些妈妈。”说完话,男人转身离开去买水了。

……

当他拿着三瓶水回来后妻子依然没能从试衣间出来,天儿估计早就换累了衣服此刻一言不发坐在试衣间前的小板凳...

【九十一】先哲亚圣

打开衣橱,清一色的衬衫西装挂了满满一衣柜,青青黑黑一眼扫过去也见不着几件浅色的衣服,苏萧焕伸出手去,下意识去拿挂在最前面的青色衬衫和薄款正装外套——

“给你。”一只秀手从后探了过来,手的主人拎着一件纯棉的V领T恤颇有无奈的看着丈夫说:“苏教授,我们又不是去开会,裤子你等会儿穿那件藏青色的牛仔。”

苏教授拿着手中纯白色的V领T恤沉吟了片刻,终日奔波于暗狱学校家这三点一线间,自己其实很少有机会穿这么休闲的浅色系衣物,但今天……男人轻轻叹了口气,甩了身上原有的衬衫将白色V领T恤套上了身。


一手插在口袋里在门口打了足足三通电话后,妻子和孩子终于收拾停当有说有笑的走了出来,男人挂了...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