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爱  

【九十】晨报

孩子这样一声含着哭腔的怒吼终是惊动了一直忙碌在厨房中的母亲,紫眮擦着手从厨房中跑了出来连声问着:“怎么了?怎么了?怎……”话都没能问完,紫妈妈便看到了被压在沙发上的儿子以及丈夫扬起在空中的手,不由地皱了皱眉有些无奈的唤丈夫:“萧焕。”

——她意图叫丈夫松开孩子。


男人却仿佛没听见一般沉着脸看眼前这趴在沙发中照旧很固执的小身影,片刻:“说什么。”

一句不是问句的问句。

“萧焕!”紫妈妈见丈夫并没有松手的意思,一时间眉头蹙的更深了。

然而眼前这个含着泪咬着牙却硬是不吭声的小家伙彻底惹怒了男人,苏萧焕的话音不有得又沉了几分:“把你刚刚说过的话再说一遍!”

天儿眼泪汪汪狠咬...

【八十九】父&子

周六这天早上苏家众人吃完早饭后,游总裁一周没回公司,打了声招呼便提前走了。

天儿吃完了饭,把碗筷端回厨房时抬头问妈妈:“妈妈,咱们今天去哪吗?”

苏家周末生活向来丰富,很少会有宅在家没安排的时候,但接连两周来紫教授也因系里大考连轴转了好多天,故而完全没顾上安排周末外出游玩的问题,她一时竟似被孩子问懵了片刻才反问:“天儿呢?有想去玩的地方吗?”

小家伙眨眨眼想了一下,继而抬头盯着母亲瞅了一会儿说:“不如我们去逛街吧~?”

紫教授身上这套家居服穿了近三个年头了,换往以前,这根本是一件完全无法想象的事,近几年来她总同孩子们说是自己没有时间,实则时间就像是海绵里的水,挤挤总会有的。紫眮内心深处...

【八十八】与君共老

阴历年满十七岁的这天晚上,小真终于如偿所愿被香槟红酒交替着灌晕了。他抱着沙发枕瘫睡在沙发中,天儿从花盆中折了片绿叶蹲在沙发旁戳他四哥的鼻孔,游小真在迷迷糊糊中念叨着:“再来一杯……”

“噗!”那头正在收拾桌子上一片狼藉的紫眮忍不住失笑,想起什么扭过头看着陪小真喝了一晚上酒此刻坐在侧手沙发中的丈夫问:“感觉怎么样?”

捏着酒杯的苏萧焕抬头,素来冷峻的面上倒也少见的多了几丝浮红,但他沉甸甸的眸子依旧是清明内敛的,他对着妻子压了压手,声音有些沙哑又有些低沉:“吃药了,没事。”

话说到这儿,苏萧焕又一次将酒杯送往唇边——浅饮低酌,这个男人,举手抬足间随便喝口酒也尽书诗词画意。...


【八十七】儿子生快

不出一周大考的成绩下来后,游小真一脸悲哀的看着自己——不出所料还是搞出了好几个……稍微比零分好那么一点儿的成绩单。

XX!

习惯了西方不公开成绩的小真愤愤看着手中的成绩单想,也就帝国的大学还会搞这一套,这是什么死规定?怎么不顺便让自己拿回去找家长签个字儿呢?


这天是个周五,游小真和夫妻二人下午都没课。

所幸一回家后忙着去书房写考评的苏教授还没想起来这茬子事儿,游小真便抓紧自告奋勇帮师娘准备晚饭顺道探探风。


“师娘……”厨房这头样似漫不经心洗着菜的游少爷问:“您中医系那边也有给学生们发成绩单的传统吗?”

正在调配一锅汤料的女子闻言笑看了他一眼,说:“你...

【八十六】黎明将至,暗夜未远

苏萧焕口中话虽说的狠,但他自己也清楚握在自己手中这东西远非一般人受的起的,就更不用说眼前这混小子的特殊体质了。


男人轻轻一眯剑眸,见游小真扶着墙的身子一直在颤抖,他清楚的听见自己内心深处轻叹了口气,负手拎着皮带的手却无论如何也抬不起来了。


片刻的沉默,苏萧焕指了指墙边说道:“跪下。”

小真的脑袋微微向后偏了偏,很明显原本是想向后看一眼的,但这念头一闪而过,继而他一言不发,向后退了半步干脆利落地对着墙壁跪了下来。


“老四,能耐越大,越该谨慎,越要量力而行。”苏萧焕看着眼前跪着的孩子慢慢说:“你如今日渐身处高位,任何一个微小的举动都牵一处而发...

【八十五】责罚

“滚过去,再多说一个字,为师今日有的是时间给你重新立立规矩!”

仅仅是这样的一句话,小真便觉得身后那光溜溜的屁股下意识疼的一抽抽,他自十一二岁起跟在男人身边长大,再是清楚不过眼前这人儿的性子。

一定要说得话,正如当年燕伯伯所想,师父近些年来得益于三尺讲台上的韬光养晦,性子中早已少了许多那些年里从暗狱所带出来出的狠决暴戾——正所谓书香圣地,为人师者,自是要修些大度柔和之气,只是燕伯伯口中师父已然少了的“匪气”,实则还是要分开来看的:

于公于明,苏萧焕执师者之名,正身养性,德之本也。

于私于暗,苏萧焕为暗狱之主,杀伐决断,说一不二!


小真很清楚师父刚刚那句话并不是在跟自己...

【八十四】攘内安外

比预期中好一点儿的是,男人在一声呵斥之后却先丢下了游小真,反是转过身去看着坤地并指了指寒双道:“坤地。”

“主子?”站在寒双身后的坤地应了一声。

“叫修罗的少主人走。”男人指了下寒双淡淡说着:“顺便给修罗的高层们把他这次和上次的两个玩具一道儿寄回去。”

男人话音刚落,寒双已是赫然一睁双眸怒:“苏萧焕,你……”

“听着——”男人沉着声打断了眼前孩子的话音慢慢道:“想杀我,现在的你还远不够格。所谓攘内安外,这攘内总该是排在安外之前的,修罗今日的现状你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我知道你恨我,那么,下一次就带着足够的实力再来向我展示你的恨意吧。”

男人话说到这儿,突然从座椅中站起身来一步步向寒双走了...

【八十三】“乱炖”

 苏萧焕这沉声一呵之下,坤地自知失言,他转过头来向男人颌了颌首,松开了强行压住寒双的手。

“师父……怎么这么吵……?”里间的游小真其实自坤地翻窗那会儿就醒了,“俊杰如游少爷”适才其实是选择了继续装睡。

奈何眼瞅着外面这动静大到这会儿,估计连聋子也该被吵醒了,此刻便也只能揉着睡意惺忪的双眼一副刚刚被吵醒的模样从屋里走了出来,在看到从地上站起来的寒双时,先是假装愣住,继而目光再一扫后看到了屋里墙壁上的弹孔和坤地叔缴械去的枪后,游少爷却是真的愣了一下。


他刚刚在屋里心有所思,外边的动静听的并不全面,此刻一眼之后却是把所有的情况猜透了七七八八,游小真锁着眉毛看向寒双:“...

【八十二】相框里的照片

这天夜里,里间挂断了手机的小真睡不着,外间合衣躺在沙发床上的男人也睡不着。


凌晨快三点了,苏教授一翻手腕看了看滴滴哒哒中的银色腕表,他张开大手从太阳穴到眉心间捏了一遍,阖上眸子慢慢坐起身来沉默着交叉双手在沙发床中先坐了一会儿。再睁开眼时这双凌厉十足的剑眸中已没有了半分睡意,男人站起身来,慢慢向书桌那边走了过去。

拉开座椅坐下身来,干净整洁的桌面上摆着一只小小的木质相框,他伸出手,将相框拿近了几分:照片中的天儿还小,那时的孩子像是被什么气到了般被妻子抱在怀中一副气鼓鼓的模样,十二三岁的小真个子小小的,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小西装,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洋溢着自信而又明朗的笑意站在妻和...

【八十一】继承人

这天晚上十二点多,苏教授听见办公室门外哼着小曲的孩子上来了。

游小狐狸随手敲了敲门,哼着小曲进了屋子,带上门的同时向男人办公桌这边看来,便听:

“站门口别动!”

戴着银色半框眼镜的苏教授收起了桌子上大考预备选题,待全部锁进了抽屉这才说:“过来吧。”

“切!”小狐狸很是不满的翻了个白眼,说:“不看也能猜到老古董们都出了些什么题,不外乎就是……”

“少套为师的话。”苏教授拿着紫砂杯站起身来指了指他佯装正色:“俗话说闲谈莫论人非,这办公室里休论真题。”

“噗!”小真哑然失笑,见男人拿着杯子朝饮水机那边走去便吆喝着:“师父我也渴了!”

听到这话,男人下意识俯下身从饮水机的柜子里又取了个玻...

©泓爱 Powered by LOFTER